孤独是我人生的主格调

从高中时代开始,孤独就成了我人生的主格调。

我在孤独中奋笔疾书,我在孤独中埋头苦读,我在孤独中静观这世界,我在孤独中默默思考,我习惯了在孤独中生活。

或许这也是我家的一个传统,我几乎所有的[……]

阅读全文

我的养生之道

几乎每个找我看病的患者或者患属,见到我都会说一声:“这么年轻啊!”

一方面这是个事实,不惑之年,虽然人生过半,但是对于相信医生越老越有经验的我国人来说,四十岁的中医,还是年轻人。

另一方面[……]

阅读全文

小小去杖汤,能治痉挛痛

张仲景的《伤寒论》中有一张很小的方子“芍药甘草汤”,该方仅两味药:芍药和甘草各四两,现代一般是各用12克的量。

在《伤寒论》中,芍药甘草汤是用来主治“脚挛急”的。

实践中,该方对部分患者因[……]

阅读全文

祭友归来

9月12日,我从北京到绍兴,去祭奠我的一位患者兼挚友。

去年年底,他在美国过世了。

到了绍兴新昌,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令我既感动又惭愧的是,他的两个姐姐,还有他年迈的母亲,都来接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