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思想

死便埋我,何等洒脱

刘伶,字伯伦,沛国人也。身长六尺,容貌甚陋。放情肆志,常以细宇宙齐万物为心。澹默少言,不妄交游,与阮籍、嵇康相遇,欣然神解,携手入林。初不以家产有无介意。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谓曰:“死[……]

阅读全文

秋日怀思

偶尔,

你从我的生命中经过,

恰如潮起潮落,

来时掀起波澜,

去时寂静无声。

 

这样也挺好,

就像花开花落,

又像春去秋来,

让我见过[……]

阅读全文

中秋偶感,不求圆满

1. 身所在处,即心安处

以前我觉得“心安处即是身安处”这句话很有道理,所以到处找“心安处”,寻找世外桃源。

如今可能是麻木了,也可能是年龄大了,人豁达了,也没力气再折腾了,所以不再找什么[……]

阅读全文

孤独是我人生的主格调

从高中时代开始,孤独就成了我人生的主格调。

我在孤独中奋笔疾书,我在孤独中埋头苦读,我在孤独中静观这世界,我在孤独中默默思考,我习惯了在孤独中生活。

或许这也是我家的一个传统,我几乎所有的[……]

阅读全文

祭友归来

9月12日,我从北京到绍兴,去祭奠我的一位患者兼挚友。

去年年底,他在美国过世了。

到了绍兴新昌,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令我既感动又惭愧的是,他的两个姐姐,还有他年迈的母亲,都来接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