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养生之道

几乎每个找我看病的患者或者患属,见到我都会说一声:“这么年轻啊!”

一方面这是个事实,不惑之年,虽然人生过半,但是对于相信医生越老越有经验的我国人来说,四十岁的中医,还是年轻人。

另一方面[……]

阅读全文

祭友归来

9月12日,我从北京到绍兴,去祭奠我的一位患者兼挚友。

去年年底,他在美国过世了。

到了绍兴新昌,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令我既感动又惭愧的是,他的两个姐姐,还有他年迈的母亲,都来接我。[……]

阅读全文

追忆似水年华,我的灵魂在写作中得到了清洗和安息

我这个人,生而粗鄙狂妄,小时候愚钝且自大得很,属于无可救药之辈。

偏生运气好,遇到了几个跟我对上眼的老师,勉力挽救,总算培养出了一二可取之处,写作即是其一。把这个面目可憎的我,也改良了万分之一二[……]

阅读全文

隐居的快乐

县君好砖渠,绕水恣行游。
鄙性乐疏野,凿地便成沟。
两岸值芳草,中央漾清流。
所尚既不同,砖凿可自修。
从他后人见,境趣谁为幽。

——李翱《戏赠诗》

我出生在农村,上小学和初中的时[……]

阅读全文

中医治疗淋巴瘤和淋巴转移瘤的两张经典名方:香贝养荣汤与和荣散坚丸

“香贝养荣汤”出自《医宗金鉴》,“和荣散坚丸”出自《外科正宗》,这两张方子都是中医外科的经典名方。

我之所以将这两张方子一起介绍,是因为临床使用时,这二者常用来治疗同一类病。其适应症主要是各种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