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媚俗,不媚雅

​有些人活着,拼命的哗众取宠,媚俗。也有些人活着,拼命的清高,媚雅。这两种生活态度我都不崇尚,我比较崇尚的生活态度是自在洒脱。俗人懒得去媚,雅客也懒得去媚。喜欢或者讨厌我是别人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以前有读者跟我说,你写文章要注意自己的形象,有些文章该写,有些文章不该写,有些文章会影响你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对这类读者我不怎么客气,直接把他们忽视掉了。

我写文章不需要注意什么形象,我做人也不需要按照他人的期望去装饰我自己。我本来是什么样子,就保持这个样子好了。

我就是我,我有我的追求,我希望我能在医学的道路上不断进步,为解决更多人的健康问题找到更好的方案。但这所有的追求是因为我自己喜欢这样做,而不是我做了这些别人喜欢我。

我是个自足的人,自足的人是不必依赖其他人的赞美和欣赏而活着的。自足的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总能为自己找到快乐。

自足的人也不会因为其他人的攻击和伤害而感到不快。有人告诉我,网上有人骂我,也有人告诉我,有些文抄公抄袭我的文章,我都置若罔闻。我觉得这些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更希望的是,大家看到了这些连告诉都不必告诉我,因为听这样的话会占用我宝贵的时间,不要来打扰我的宁静。

最近我的宽带到期了,宽带公司总是打电话催我续费,我懒得去续费。催多了我干脆把宽带关停掉,偶尔用流量上网写点东西就够了。从1998年到2019年,我上网21年,够了,也腻了。我觉得这外在的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跟我没关系,不需要再花心思去关注。

任正非先生说,华为的5G技术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很大的改变。也许他说得对,但对我来说,我觉得这种改变没有太大的意义。自给自足的生活让我很满意,所以这个风潮我就不跟了。

我只是渺小但是却又独特的众生之一,很多人在试图洗我的脑,他们想告诉我,我需要这样活着或者那样活着。各种意见领袖和营销大师你方唱罢我登台,贩卖着焦虑情绪。亲朋好友们也时不时的提醒我们,我们该做啥做啥。很少有人的大脑不是乱哄哄的。

我不受这些干扰,我的大脑里没有外界的声音,只有发自我内心深处的声音。所以我的生活过得很舒适,没啥烦恼。除了会给信任我的患者提一些建议外,我懒得建议其他任何人做什么。我又不是神经病,为啥要为不相干的人担忧?

我也不愿意去洗任何人的脑,甚至对我儿子,我都只希望以一个朋友而非一个父亲的身份存在。我在他未成年时当他的监护人,唯一从始至终的坚持了的事情是保障他的健康。

从小我就告诉我儿子,他可以不听我的话,也可以不听老师的话,因为我们讲的不一定是对的,即便是对的也不一定适合他。他要有他自己的判断力,他有自己的自由,要锻炼自己决择的意识和能力。

他现在真这样干了,有时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有时能听进我和他说的话。我觉得这就够了,我不是那种觉得自己总有理的家长。我也不爱操心,能不为孩子操心就不为孩子操心,我相信生活会教给他一切,何必我来着急呢?

人在舆论环境中活一世,颇不容易。我认可萨特所说的“他人即地狱”的说法。除了极少数知己之外,我们是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的,也没有必要让别人在乎我们的看法。

我上大学的第一周遇到了学校给我们安排的一个“班主任”,其实是一个正在实习的高年级学长。这位学长可以用八面玲珑来形容,为了拉近与我们之间的距离,他拿自己的血统做文章。他说他的外公、外婆、祖父、祖母分属不同省份,他自己出生地又和祖籍不一样,成长的过程中又呆过很多地方。这么一算之后,他和我们班一大半的同学都是老乡关系。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我的这位学长是否发生了一些变化。我隐约觉得,一个这么极力讨好别人的人,活得不是那么轻松。他的笑容的背后,或许有不安存在。我如今从心理学的角度去分析,不免有些猜测他从小缺乏安全感。但愿我只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人内心深处的安宁和幸福来自于自我的满足。媚俗也好,媚雅也罢,本质上都是一回事。只有内心深处不安的人,才会急于得到别人的承认。当我们自己的内心安宁了,外界对我们的态度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