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您的微笑

​楼下前台有位女士,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每次看到我都会和我互相微笑致意。我们偶尔也会打声招呼,微笑之余,向对方说声“您好”,但是却从不曾认真的交谈过一次。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但是通过彼此的微笑,我们像是有了一份默契似的。每次看到她的微笑,我的心情都会很好,想必她也一样。

我和她大概以后一直都会这样,不会走近彼此,也不会疏离彼此,见面始终都会微笑致意。茫茫人海,有很多人跟我们既熟悉又陌生,一个微笑,代表的是彼此的尊重和接纳,微笑能带给对方的是精神的愉悦。

很多人读我的文章,似乎觉得我很难接近,因为我确实不热衷交朋友。但是在生活和工作中我很有亲和力,总是尽量对身边所有的人微笑相待,从不喜欢与任何人横眉怒对。我最喜欢的文化名人是胡适,因为他能向所有人露出朋友间的微笑。

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同样的对待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遭遇到的最多的不快是被猜疑,我最不能接受的也是这一点。当患者或咨询者像警察审问小偷一样的审问我,或者从语言中可以明显的看出他们对我的不信任的时候,我同样会在心中排斥他们。

宽恕并帮助所有人,圣人也办不到。即便是爱唱高调说自己有多慈悲和宽容的佛祖,也和他的堂兄提婆达多势不两立,派遣弟子四处去诽谤和攻击自己的这位亲戚兼意见不合者。

孔夫子比较老实,他提倡“以直报怨”。直到现在,全世界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还是“以直报怨”的多。我不想与人结怨,但是确实也更希望自己能与那种可以和我始终微笑相对的人在一起。对于那些不能这样对待我的人,我会选择远离。

我愿意带着微笑去为我的患者服务,同情并帮助他们。但是这有个前提,他们也得是同样的通情达理之人,是能和我一样的以善待人而非总是以恶意去揣测他人的人。不幸的是,很多人习惯了以恶度人。

我想多数人都更愿意与令自己心情舒畅的人在一起,只有在百般无奈时,我们才会与那些让自己心情不快的人在一起。我属于有自己的选择自由的人,我可以选择那些令我心情舒畅的人来打交道。

而且,对一个医生来说,心怀善意的患者往往意味着不会有医疗纠纷。而缺乏信任和尊重的患者,往往意味着会给我们带来更高的职业风险。所以医生从自己的直觉中去选择风险更低的服务对象是很正常的。

我个人的直感是,医患之间能够愉快的相处才是医缘的根本,其余的说法可能都是遮遮掩掩的瞎扯淡。患者让医生很紧张很不爽,或者医生让患者很愤怒很不愉快,都不可能有真正的“医缘”。在彼此不信任的情况下,患者不敢轻易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医生,医生也不敢冒险给患者治病。

我喜欢以真诚的微笑迎接每一个人,也喜欢看到别人的脸上露出真诚的微笑。真诚的微笑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礼仪,它像阳光一样温暖人心。两个陌生人之间要建立起良好的关系,需要从真诚的微笑开始。

在人际关系理论中,一个人只有在与另一个人相处的过程中收获到“肯定”与“赞赏”,才会有动力去继续拓展这段关系。倘若我们从一段人际关系中收获到的是“否定”和“猜疑”,我们就会想要结束它。

我对这一理论有深刻的体会,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需要与大量的陌生人建立暂时的或者长久的关系。医患关系也是人际关系中的一种,从其本质上来说,与普通的人际关系没有什么两样。

每一天我都在被求助者选择,同时也在选择求助者。我只是不爱交际而不是不善交际,真正不善交际的人是不适合当医生的,因为医生在工作中需要处理非常复杂的人际关系。

大概也正是因为工作性质如此,多数医生都会对过多的人际交往感到头痛。老实说,维持任何一段人际关系,都会耗费一个人的时间和心血。耗费的时间和心血太多了,人都会感到疲惫。

我不是故意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确实拒绝了很多希望接近我的人。工作已经让我精疲力尽,哪里还有精力去广交天下朋友呢?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不希望紧锁眉头,把一脸的不快带给任何一个人。所以在生活中,我更愿意向他人微笑,也更愿意看到别人的微笑。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