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无大志,性喜农耕

端午节,我种植的风雨兰盛开。早起推开窗户就看到了阳台上盛开的花朵,心中甚为喜悦。

我不知道该用素雅还是该用娇艳来形容它,也许它是既素雅又娇艳的,我懒得像贾岛那样辛苦的为它“推敲”出一个最贴切的形容词。

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一点点美好即足以让人心情舒畅很久。同样令人舒畅的是端午节收到了一些长期治疗的患者的小礼物,一个患儿的妈妈给我寄来了一些她自己包的粽子,另一个患者给我寄来了一点家乡特产杨梅。他们的病情已经被我控制得很好,相交多年,我在经济上也照顾过他们。

我很少收礼物,尤其是刚刚认识的患者的礼物是一概不收的。但是像这样的老患者的不怎么破费的礼物,偶尔还是收一收的。一般来说,我收的都是多年来在经济上受我照顾的患者的小礼物——礼尚往来,收他们的礼物不会让我问心有愧。人有时要给他人感激我们自己的机会,否则的话,别人以后就不好意思再找我们帮忙了,毕竟谁都不好意思欠人家太多的人情。

逢年过节的时候,有一些这样长期的患者记挂着我,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还是有价值的——起码还是有少数患者的生命被我挽救过来了的,他们家庭的幸福因此而得到了保障。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普通人,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家人能团聚在一起,没有阴阳两隔,就是最大的幸福。

与垂死之人打交道多了后,我比以前更容易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每天张开眼,发现自己还活着,而且不用为当日的食物发愁,就会有一种幸福感在内心深处流淌。偶尔,种的花儿开了,或种的蔬菜可以摘回家吃了,心情就会更加的欢快。

我已经过了那个热血沸腾的年龄,不再老想着干一番改天换地的大事业——凭我这点能力也干不出什么大事业来。相比起远大的理想,我更喜欢眼前真实的生活。在书房里看看书,写写文章,养养花;到菜地去锄锄草,摘摘菜。这些简单的可触及的快乐,已经让我感到很满足了。

偶尔碰到一二意外遇到的朋友,那就更加的“不亦快哉”了。今天我在菜地干活儿时,邻近的一块菜地的主人突然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周志远大夫,我很意外,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说他已经关注我的公众号好几年了,长期看我的文章,每篇必读。去年就知道我在香山脚下种地,恰好他也在这附近种菜,所以一直希望能在这里碰到我,那时他还给我的公众号发过信息。

他还说有好几次他在这附近大声喊我的名字,希望我能听到,就此结交,不过遗憾的是此前我们一直没有缘分见到彼此。他说他虽然没有见过我,但在心中已经想过我长的应该就是他现在看到的样子。今年我换了菜地后,我们两人竟意外的成了种菜邻居。

我问了问他在哪里工作,他告诉我他是人大附中的老师,刚好我们在教育理念上还很吻合。于是这一上午我们一边干活,一边相谈甚欢,颇似我小时候在老家干活儿时的情景。小时候,村里的乡亲们在田地里也是喜欢一边干活儿,一边聊天。最后我们还互通有无,我收到了他送的一根西葫芦,想回赠给他一些菜花,但是他家菜园里的菜花数量亦不少。既然是邻居了,以后肯定少不了互相赠送充满了虫屎和虫眼的自家蔬菜的机会,以及互相打趣打趣,排遣一下独自种菜时的寂寞的机会。

年少轻狂时,我也曾梦想有一天能够成为大人物,如今撒了无数泡尿照出了自己的真容后,对眼前这种返璞归真的生活就感到很满足了。但我不是虚无主义者,我依然每日不辍的努力,而不是谈玄论道,虚度此生。只是我的心态已很平和,如果这一生我走狗屎运做出了点成就,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做不出来也不会感到遗憾。我的恩师曾对我说:“自然而然,方为高明”。我把他这句话中的“高明”改成“洒脱”,把老师赠送的这八字真言当作我的人生信条了。

这信条被我一以贯之的用到生活和工作的每一处,以前我不够成熟,与患者或患属交流时,还做不到自然而然。如今久经磨砺,已经可以自然而然了。真实而自然的交流,既不会有后患,亦不会给自己带来太大的负担,渐渐的就不觉得工作有多苦了。

这样平凡和平淡的日子,真的好极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