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育儿心得:让小鹰自己去飞翔

人类之所以进步,主要是因为下一代不怎么听上一代的话。

——最近的一条网络流行语录

从我儿子上幼儿园时开始,我就给他灌输这样的理念:父母和老师不一定是对的,你不必一定得听我们的,凡事你要有自己的思考。

我的爱人是个教师,每次听到我这样教育孩子的时候,脑袋都有点大,她担心我会把孩子教育得极度叛逆。不过好在她是我中学时代的同学,她对我的过往了如指掌,见证过我在学生时代取得的辉煌成绩,最初是因为崇拜我而和我谈恋爱的。所以她并没有太多的干涉我对孩子的这种在许多家长看来很冒险的教育,毕竟,我们中国人大多数是希望孩子听话的。

小时候,我的儿子很喜欢冒险。出去玩的时候,走路的时候总是喜欢走不寻常的路,每次他问我:“爸爸,我可以走那条小路吗?”我都会如此回答:“可以,只要你对自己选择的结果负责任就行,摔倒了不能哭。”

冬天的时候,他喜欢在冰面上走路,有两次踩破了冰块,掉进冰窟窿里。夏天的时候他喜欢爬树,有一次被枝桠扎伤,血肉模糊。我就在他的身边,不帮助他处理伤口,只是递给他一些面巾纸,让他自己去处理伤口。我也因此而遭到旁边的老太太的破口大骂,老人家一片热心肠,她觉得我这个当父亲的太不尽责了。这其实没有影响我们父子间的亲子关系,孩子遵守诺言,为他自己的每次选择“买单”,不迁怒于人,也不哭闹。

初中过后,他变得少年老成,思维缜密,性格比一般孩子谨慎许多。那些被父母过度保护的孩子长大后反而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我的育儿理念很简单,我从小就和我儿子说,每只小鹰都应自己去飞翔,每只幼狮都应学会自己去捕猎。我只会为他提供有限的帮助和保护,他要靠自己去思考、判断、抉择,要学会保护自己。

人天生有自由意志,我们只要仔细的观察幼儿便不难发现,即便是刚刚蹒跚学步的孩子也希望由自己来主宰自己的行动。叔本华先生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意志被他人左右。儿女最痛苦的事情也是莫过于自由遭到父母的干涉。人世间有许多父母和儿女之间的冲突,归根结底只不过是彼此都希望左右对方的意志而已。倘若从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便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决定此生不左右孩子的意志,亲子关系是不会恶劣到不可救药的程度的。而且孩子的独立意识也能从很小的时候就被培养起来。

同样,我坚决不肯出手扫荡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任何障碍,尽管有些障碍我去帮他解决不费吹灰之力,但我仍然作壁上观。曾经有个老师很反感我儿子,孩妈希望送点礼物给老师,以求其欢心,被我断然拒绝。孩妈担心老师的反感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成长,我的看法则不一样,我认为人从本质上就是生物,来此世间,必然要经历无数的环境事件,只有锻炼出很强的适应环境的能力,才能在这波澜壮阔的人世间如履平地。所以这样的障碍应由他自己去解决,而非由我们来帮助他解决。在解决这种障碍的过程中,他的社交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会得到很大的提升。我的一生总是在困难中进步最大,因为困难才能让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并改进之,每次战胜一个困难都会让我的自信倍增,对人生的满意度上升许多。所以有时候我们看似是在帮助孩子解决难题,其实只不过是在剥夺他的成长机会和成长乐趣。

我也坚决不同意让孩子上课外辅导班,我身边的许多朋友对我说,仅仅课堂上学的那些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他们还预言我在孩子上高中时一定会追悔莫及。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孩妈的意志不是那么坚定,所以有几次张罗着让孩子上辅导班,被我和我儿子联手反对,半途而废。

我阅读过有关脑科学方面的文献,知道人的大脑要到青春期后期(也就是高中阶段)才能开足马力去学习。过早地拔苗助长必定会剥夺孩子享受人生的时间——即便是儿童,也完全有资格去享受人生,玩他们喜欢玩的游戏,看他们喜欢看的“幼稚”的漫画书,不受干涉的发展自己的爱好,并且有权朝三暮四,喜新厌旧。这世界在我们成人的眼中可能已经没什么新鲜感,但是对孩子而言,新鲜的东西还有很多,最不应该的的就是我们用成年人的思维模式去代孩子做决策,帮他“少走弯路”,培养他的“专注力”——这世上的任何弯路都具有比捷径大得多的价值,正是这些弯路训练了我们的判断力,只是我们大多数人目光短浅,看不到这一点而已。

在儿童时期充分享受过人生乐趣的孩子长大后大多数是积极向上的乐观主义者,反而那些被父母过度管教的孩子长大后郁郁寡欢,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丧失活下去的勇气。我很感激我的父母从小就不干涉我的成长,这让我很少被困难所挫败。

如果一定要说我对孩子的教育做出了点什么“努力”的话,那就是在他很小的时候,我每天晚上给他讲的那几个自己编的故事了。我记得有两年多的时间,我们在讲同一个故事,那故事的名字叫“欢乐山”——在一座名叫“欢乐山”的山上住着一批搞笑的动物,他们总是在制造笑料,彼此间斗智斗勇。这个故事让我儿子如此着迷,以至于他上小学的时候,有段时间很想学漫画,他想让我把这长篇的连环故事写出来,他来配漫画。不过我没时间,也没耐心去做这件事,我无意也没有精力去当儿童文学作家,有很多患者需要我救治他们。

我可能有意无意的在讲故事的过程中寓教于乐过,教会了孩子如何计算,如何分析故事情节,如何预判事情的发展方向。这其实并非多么难和高大上的事情,只是时不时的在故事中穿插一些简单的数学应用题,让他动脑子去算。或者每天讲完了当天的故事让他猜猜接下来“欢乐山”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第二天根据他自己猜测的方向去编新故事。

我一直把“人之患在好为人师”这句话牢记在心,不但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摆教师爷的架子,连在自己儿子面前也不大愿意摆出一副教师爷的面孔。我觉得对他人指手画脚是一种令人极度厌恶的习惯,所以在孩子的学习上,我几乎从来没有摆着脸孔训导过。我甚至连学习方法都不和我儿子交流,我信任生物本能,我相信他能自己摸索出最适合他自己的学习方法,不必吃我的剩饭。而且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学习方法一定比我教给他的更可靠,那些常见的学习方法他都能在学校和从同伴中学习到,又何必我多此一举呢?况且,摸索学习方法本身也是最重要的一种学习过程,为什么做父母的要剥夺孩子的这种学习机会?

做个不让孩子反感的父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难就难在成年人要放弃自我的意志,放弃对孩子的控制欲和控制权,承认并接纳孩子,站在儿童而非成人的视角去看待他们的人生。

我几乎从来没有给我儿子制定过考试目标,只是孩子到了高中阶段后,势不可挡的展现出了散养孩子的后发优势,在最近的四次全国性和北京市全市性竞赛中,获得了三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而且成绩在稳步的上升。他的成长让我对脑科学家们的研究成果非常信服,只要从容的静待花开,没有孩子会令父母失望。

生命在地球上已经繁衍了四十亿年,遭遇了无数次的危机,才进化成今天的这个样子,几乎所有的生物天生的都有安身立命的本能。我们人类的基因组是如此的强大,所以才走到了食物链的顶端。除了极少数有基因缺陷的同胞会被大自然淘汰外,大多数人是不需要担心自己和后代的未来的。那些焦虑的父母,只不过是在毁灭孩子和自己的人生乐趣罢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