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家欢喜几家悲,为谁学医为谁忙

大年初二,亲朋好友互相电话拜年的时候,惊悉昔日的一位同窗好友于2020年8月份因为“原因不明的病毒性发烧”在武汉某医院经抢救无效,与世长辞,我心中哀恸不已。据说另外两个在武汉工作的学医的同学当时赶赴过去,参加了这位同窗好友的治疗,但是效果不好,这位老同学病情进展迅速,只两三天时间就去世了。他们好歹还出了点力,我则只能在他去世后半年才得知这一消息,心中颇感愧疚。

我曾经抢救过许多人,但是却未能抢救自己的同窗好友,这让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一直闷闷不乐。大概五六年前,我和这位老同学在老家见过一面,互相叙了叙阔别之情,也谈了谈各自的人生规划。当时他正在老家基层当民警,他说他希望在民警的工作岗位上服役十年后,转行去当律师,干十年律师后,再经十年商,赚点养老钱后,回到老家做普法工作。

他感慨中国的法治环境太差,在基层社会,人治大于法治的现象很普遍,所以他有志于为推动中国的法治建设工作做点贡献。这是我们七十年代出生的这代人的一个共同点,我们都有点理想主义色彩,希望做点实际的工作推动社会的进步。尤其是在我们为人父母后,更是如此,因为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孩子们仍然生活在一个我们认为不够理想的社会环境中。

黄冈这个地方的读书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勤奋和自律,尤其是我们那个时代的黄冈人。我们创造了中国教育的神话,竞赛成绩和高考成绩都独步中国,甚至在全球名列前茅。这与我们的老师们的贡献有关,也与此地学风优良,学生们刻苦努力,理想高远有关。

黄冈曾经出过的名人数不胜数,此地人文风气在中国很独特,这里从不缺乏锐意进取的人。黄冈人不但好学上进,而且大多有志于改良社会。我的老同学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在工作之余把律师执照考下来了,这对中年人来说是一件挺需要毅力的事情。大概两年前我有次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已经转行当律师了。我很佩服他能说到做到,只是可惜的是,这么好的一个同学现在却“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老友泪沾襟”了。

大年初三,北京下着蒙蒙细雨,我和内子一起在雨中漫步,我一直在忆念着这位老同学生前的一点一滴,难有欢颜。我们这个社会上太多的“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人,像他这样的有“兼济天下”的理想的人并不多,失去了真是很可惜。

我另有一个同学在澳洲,一直在默默的资助我救济部分穷困患者。去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导致大家收入锐减,我让这位在澳洲的同学停止援助,把钱留下来照顾好自己和家人。他不肯,他说人到中年,我们应该活明白了,知道哪些事情是真正值得去做的有价值的事情,认准了就要坚持到底。

我很为自己有这样两位同学而感到温暖,倘若没有他们存在,我不免会觉得自己孤零零的像堂吉诃德一样,一个人去和风车战斗。只是现在痛失了其中的一个。

我们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经常受人嘲笑,身边的人大多觉得我们幼稚可笑,傻得不可救药,觉得我们为自己的人生设定的目标愚不可及。所以有一二知音的时候,就会无比珍惜。痛失这样的知音,我的难受之情真是难以言表。这几天一有空想起他时,眼泪就不自觉的湿润了我的眼眶。

老实说,新冠疫情加大了医生们工作的风险和难度,去年年底的时候又出来了一系列的医闹伤医事件,我有一段时间有些沮丧。我和另外的几个同样沮丧的医生朋友一起想谋点新的出路,减少临床治病的工作量,尽量只治疗少数友好的患者。我去年底曾打算今年一边继续写作进行医学科普,一边做点生意养家糊口。但在我同学不治身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学医的还是不应该因为行医环境太恶劣而逃避和退缩。

这些年中国的行医环境确实很糟糕,医生们经常被患者或患者家属伤害,去年湖南娄底甚至发生了一起村医长期免费为自己的一个家庭困难的邻居诊疗疾病,最后这位邻居竟然因为对疗效不满,把他杀了的恶性伤医事件。要说这类事情对医生这个群体没有影响,那是不可能的。

中国的医生们都是很能容忍的人,至今为止,我们只看到医生被医闹所伤所杀的新闻,未见医闹们被医生所杀所伤的新闻。我很幸运,患者中没有医闹。假如以后有人想到我这里来闹的话,我或许会成为第一个杀医闹的医生。要刹住这股歪风邪气,医生们需要站起来奋起抗争。

我在写公众号进行科普时也不时的遭到一些陌生人的网络暴力。以前我对这些都是沉默应对,今年我不打算再像以前一样容忍这些网络暴力。以后有人胆敢再在阴暗处对我进行网络暴力,我就要在公众号上曝光他们,让大家人肉他们,让这些人付出代价。这是另一个公众号作者告诉我的办法,他说他采取了这个办法后,他的公众号上那些恶毒诅咒的垃圾读者少了许多。因为这帮人很卑鄙和自私,很怕付出代价。

无论是学医行医还是进行医学科普,我们都不可避免的要触及到一些敏感问题,总是会有一些人罔顾大家应该遵守的道德底线,采取暴力手段来对待医生。我们需要光明正大且强硬的保护自己,而非为这些人所吓倒。

这个世界需要医生,不但别人需要医生,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亲友也需要医生。没有人当医生,将会出现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社会公众也需要理解和体谅医疗工作的特殊性,很多医生朋友对我说,他们期望我一直科普下去,促进社会大众对医疗工作的理解。因为我们每个人在工作中都遇到大量的因为不理解医生的工作,而对我们或恶语相向,或施加暴力的病人。

但是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许多患者家属也需要这样的科普。这些年有许多癌症患者和癌症患者家属因为我的科普文章,或多或少的受到了益处。有些人通过阅读我的文章解决了他们的实际问题,有的人通过阅读我的文章远离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也有人通过阅读我的文章收获到了内心的安宁。有这些作用,我就应该坚持下去,无论这种坚持需要牺牲多少休闲时间,也无论在坚持的过程中会遭遇多少人恶意的攻击,我都会坚持下去。我这个人连强权都不畏惧,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许多人不敢说的话,又怎么会畏惧几个懦夫一般的躲在暗处中伤我的人呢?

经济学家马歇尔说,人都首先是利己,利己的过程中逐渐走向了利他,很多人创造财富的过程中也帮助了别人。我不知道别人学医的初衷是什么,我自己学医的初衷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但是在帮助自己的家人的过程中也帮助了其他人,这也印证了马歇尔的观点。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我们愿意为他们做些什么。我们为谁学医?为谁忙碌?最初或许就是为这些我们关心的人们吧。但渐渐的就演变成为了更多的陌生人,为了社会大众,而不仅仅只是为谋一个饭碗。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