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毒素在治病?还是被它激发出的特异性免疫系统在治病?

几年前,有个江苏的放射科医生来找我,她很不幸的罹患了晚期肠癌,在经历了痛苦的手术和放化疗后,她的病情还是没有被遏制住,她希望得到中医的帮助。

在找我之前,她自己也尝试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用各种毒物浸泡的药酒治疗癌症。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的亲舅舅罹患中晚期肺癌后,拒绝了各种治疗,自己用药酒治疗自己,并且达到了治愈的效果。最开始的时候,她舅舅用壁虎泡酒,后来又加了毒蛇,再后来又加了蟾蜍,到最后,她舅舅泡酒的毒物多达几十种。她的舅舅就这样每次吃饭时,喝上几杯自己用毒物泡制的药酒,最后癌症被治愈了。

她很不幸,她照搬了她舅舅的做法,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她的癌症迅速发展。她的同事对她说,她舅舅也许是误诊,但是她完全不相信,因为她自己给她舅舅做过多次检查,她舅舅的穿刺病理也是她的熟人做的,而且病理还在不同医院里做了三次,结果都证实了她舅舅患的就是癌症。所以她不能接受她舅舅被误诊的说法,她相信她舅舅的确是那些毒药泡酒治愈的。

这是一个很不幸的患者,我对她的治疗也以无效告终,她后来又去尝试了许多其他的办法也无效,最终在2018年底去世。在她去世前,她一直叮嘱我好好研究一下她舅舅的药酒的抗癌原理。

在以前,我可能会很简单的说这是以毒攻毒。但是随着我阅读的文献越来越多,我开始意识到这种治疗方法的作用原理的复杂性。

美国有位著名的毒素科学家Bill Haast从1948年开始不断的给自己注射微量的眼镜蛇毒素,后来他还尝试注射各种其他的蛇毒,最后他甚至一次性给自己注射几十种毒素的混合物。Bill Haast不是发疯了,而是在自己的身体上做人体实验。其他科学家往马身上不断的注射蛇毒,以制造有效抵御蛇毒的抗体,最后从马血中提炼出抗毒血清,用于治疗被蛇咬伤的人类。但是因为这些抗毒血清来自于马,所以它不可避免的掺杂了许多容易引起人体过敏的异质蛋白质。Bill Haast希望用在马身上制造抗毒血清的方法,在自己身上制造抗毒血清。他成功了,他的血清有抗蛇毒的效果。

Bill Haast在本地有人被蛇咬伤又没有合适的抗毒血清的时候,会向这些被蛇咬伤者捐献自己的血液,他的善举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Bill Haast后来被视为自我免疫的先驱之一。现在全球各地有许多人在尝试这种自我免疫的办法,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是有毒爬虫动物的主人,他们或因为职业需要,或因为个人爱好,养殖着各种毒蛇或毒蜥蜴,他们也采用Bill Haast的办法,不断的给自己注射毒素,以提高自己的免疫力。

到目前为止,这种自我免疫的做法还存在巨大的争议,但是科学界已经开始研究这种现象。Bill Haast一生被毒蛇咬伤过170多次,虽然有几次生命垂危,但他最后都顺利康复了。不但如此,88岁的时候,Bill Haast还宣称他因为受益于这种自我免疫实验,身体非常棒,他的免疫力比一般人强大多了,所以他相信自己能活过100岁,最后他的话果然应验了。

还有一些其他的自我免疫者(SIer)的健康状况也令人羡慕,他们很少感冒,在流感季节,他们的免疫力足以抵抗流行性感冒病毒。但是这种危险的尝试也让许多人受到了惨痛的教训,一些人在尝试自我免疫的时候,出现了生命危险。所以直到现在,大多数科学家都不赞同这种尝试。

对这种自我免疫行为,中国人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都曾经接触过或听说过药酒,有许多中国的中老年人在家里泡各种药酒。他们所用的药材中不乏毒蛇、蜈蚣、蝎子之类的毒物,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毒蛇。这些药酒最常见的作用是治疗风湿,风湿这种病在现代医学中被列为免疫病——人之所以罹患风湿,是因为免疫系统出了问题。

如果我们参照Bill Haast的自我免疫实验,就不难发现,传统的药酒治疗风湿病是一种科学的方法,而且饮用药酒比注射蛇毒的方法安全多了。药酒治病的原理,可能也不是以毒攻毒,而是通过不断的接触毒物,提升自己的免疫力。最终治疗我们的风湿的,也许不是那些毒蛇,而是我们不断强健的特异性免疫系统。

同样被广泛用于治疗风湿病的另一种毒素是蜂毒——全球各地都有人采用蜂疗的方法来治疗风湿病,有一些人是注射蜂毒,有一些人是直接让蜜蜂用它的螯刺来刺伤自己,还有一些人是在用蜂蜜和蜂胶之类的蜂产品治疗风湿。这种治疗方法也有一定的效果——如果完全无效,不会有那么多人效仿。

很多人把蜂毒治疗风湿的原理解释为以毒攻毒,实际上,蜜蜂的蜂毒基本是无害的。蜜蜂蜂毒的主要成分是一种叫蜂毒肽(melittin)的化合物,蜂毒肽会捕捉组成细胞膜的分子,有选择的将它们切成信号化合物,从而激发人体的免疫系统做出反应。

所以被蜜蜂的螯刺刺伤后,人之所以那么难受,只是人体免疫系统出现的一种过敏反应,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过敏”。

医学界将过敏定义为“过度敏感的反应”,引起过敏反应的物质被称为“过敏原”——能够激发免疫通路并刺激抗体生成的任何东西都可能成为过敏原。人体过敏时并非因为接触的过敏原的毒素有多毒——想一想最常见的过敏原是花生就知道,而是因为这些过敏原会刺激身体产生IgE(血清免疫球蛋白E)抗体,而不是更常见的IgG(免疫球蛋白G)抗体。IgE抗体会让身体释放出大量组胺和其他炎症化合物,引起全身性的过敏反应,轻则导致血压下降,重则触发心脏骤停。

免疫学家们至今仍然不明白我们人类在演化的过程中为什么会在免疫系统中出现IgE抗体这种看起来弊大于利的东西,实际上这种抗体很少见,在所有抗体中的占比不超过0.001%。但是另一项研究证实,过敏体质的人罹患癌症的比例更低。

1991年,一个叫Margie Profet的科学家首次提出了毒质假说,她认为过敏不是其他过程的副作用,过敏的存在自有其意义。从演化的角度来说,过敏的确会让我们的身体付出代价,但既然人体保留了这种机制,就说明这种适应性演化利大于弊。她认为自然界的毒质无所不在,大多数毒质会造成即时性的和长久性的影响,比如有些毒质(如黄曲霉毒素)会刺激突变,引发癌症。过敏反应保护我们人类免受这些肉眼看不见的毒质的损害,常见的过敏反应如呕吐、咳嗽、喷嚏等,均能帮助人体排出毒质,血压降低也能延缓毒质在体内蔓延的速度。所以Margie Profet认为过敏是特异性免疫系统应对毒质(包括毒素)的最后一道防线,是免疫系统在与有害物质背水一战。

1993年,Margie Profet因为她的这一假说获得了马克阿瑟基金会的“天才奖”。2013年,科学家在实验中发现,小剂量的蜂毒和它触发的过敏通路能保护小鼠免遭随后注射的致命剂量毒素的伤害。随后,科学家又尝试了毒性更强的山蝰毒素,结果发现,和蜂毒一样,提前触发的IgE同样能够保护小鼠免遭随后注射的致命剂量毒素的伤害。Margie Profet的假说得到了验证。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常常有一些百毒不浸的人物——比如五毒教的教主,这些人长期与各种毒物打交道,饮用一些浸泡过毒物的药酒后对其他毒物免疫,这虽然是小说家言,但是其实也有科学道理。

当然,以我个人的实践经验,毒物对人体的作用是非常复杂的。有些毒物确实可以直接杀死癌细胞,比如砒霜;有些毒物则是通过激发人体的免疫系统来产生作用,比如蜂毒;还有些毒物,既不能治疗疾病,也不能激发人体的免疫系统,而是直接致人死亡,比如一些致命的水母毒素和某些蛇毒。而致人死亡的毒物致死的原理也各不一样,比如箱形水母毒素中最致命的成分是一种孔蛋白(porin),它能在细胞上穿孔,从而导致钾泄漏,在它的破坏下,人体血钾水平急剧升高,短短几分钟内便能引发心血管衰竭。而蛇毒致人死亡主要是因为它的金属蛋白酶(metalloprotease)会致人出现致命性的出血问题——长期服用利用蛇毒制作而成的降压药有导致内出血的副作用。

所以有毒物治病和致命的原理都非常复杂,中医中的以毒攻毒的治疗也是很复杂的。只有当基础科学发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我们才能更清晰的认识到人类祖先的一些生存和治病经验的原理。我个人认为我们这些学医者,不管是学习中医还是学习西医,都要与时俱进,多阅读基础科学方面的文献,提高自己的综合水平。

我个人还有一点拙见,我认为中医应尽量避免与主流医学发生冲突,我们可以在替代医学的位置上(不管中医界是否承认,仅从现在从业的中医师人数不到西医的十分之一这一点来看,中医实际上已经是处于替代医学的位置上),结合现代科学知识,默默的更新中医的理论体系。我相信再过数百年,与现代科学相结合的中医将会脱胎换骨,变得比传统中医更有疗效,也更精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