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像字面意义那么简单的“以毒攻毒”

几乎每个学过中医的人都知道中医有一种治疗方法叫“以毒攻毒”,作为一个成语,“以毒攻毒”这四个字在华文世界里也可以说是妇孺皆知。但是绝大多数人都只能理解其表层的意义,却无法知道“以毒攻毒”背后有非常复杂的科学原理。

毒物是自然界广泛存在的一种东西,人类也已经能够合成许多种毒物。不但有些生物有毒,还有许多没有生命的物质也有毒。自有人类以来,我们便不断的与毒物接触。

毒物甚至促进了我们人类在自然界的演化过程,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人类学教授Lynne Isbell提出了一种名为“Snake Detection Theory(蛇检测理论)”的学说,她认为致命的毒蛇对我们人类的影响十分深远,人类的大脑的演化很可能就是由蛇驱动的。

大约在6000万年前,亚洲和非洲的蛇毒性变得更强,蛇捕食哺乳动物的历史也长达数百万年,哺乳动物为了能够逃避蛇的捕猎,就必须得演化出更好的视觉。而要有更好的视觉,就要有相应的发达的视觉神经系统,这促进了人类大脑的演化。人类的大脑正是在这种演化过程中,越来越大,随着脑容量的增大,人类的智慧也与日俱增。

有毒物也帮助地球维持了生态平衡,帮助我们人类控制了人口的过快增长,蚊子在这方面居功至伟。这并不是说蚊毒很可怕,而是因为蚊子可以作为中间宿主,传播许多疾病,每年造成大量人口死伤。蚊子传播的疟疾每年会带走超过60万条生命,黄热病可以杀死3万人,登革热会造成1.2万人死亡,流行性脑炎会夺走2万余人命,还有基孔肯雅热、西尼罗热、裂谷热、寨卡病毒和其他脑炎,也可以通过蚊子传播。尚有多达4000万之众的人因为蚊子传播的淋巴丝虫病(象皮病)而深受折磨。

蚊子为什么是如此高效的病毒传播者?这得益于蚊毒。蚊子通过向人体注射毒素来达到吸血的目的,蚊子会利用蚊毒中的血管扩张剂、抗凝剂和抗血小板生成剂来确保伤口在蚊子吸血期间保持开放,蚊毒中的抗炎化合物能够防止免疫系统发出人体被蚊子侵袭的信号,大多数时候当我们意识到自己中了蚊子的毒时,蚊子已经扬长而去。蚊子在我们身体制造的伤口,为寄宿在蚊子体内的各种病菌创造了侵入人体的条件。小小的蚊子,简直就是天然的化合物生成大师。

站在人类的立场上看,蚊子是一种很可恶的有害生物,但是从维护自然界的生态平衡的角度来看,蚊子是功臣。如果没有蚊子传播的各种疾病,地球上的人口数量会多得可怕,过多的人口给生态环境造成的压力,可能早已经把我们人类这个族群毁灭掉了。

所以我们人类与生俱来就是与毒物并存于地球上的一个物种,毒物也促进了人类医学的进步。一方面,人在中毒后需要抢救;另一方面,各种毒素也是治病的良药,能治愈许多疾病。人类的医学水平通过治疗中毒和利用毒素治病,不断的得到提升。

举例来说,肉毒素是已知的地球上对人类最致命的毒素——仅仅60纳克(1纳克等于百万分之一毫克)肉毒素就足以杀死一个人,要杀死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只需要某个人用手抓一把肉毒素就足够。但是把微量的肉毒素注射到额头上,却能够有效的抹平额头上的皱纹。人类常用来治疗高血压的某些药物,也是从一种蛇毒中提炼出来的。

中药中有大量的以毒攻毒的药物——砒霜、斑蝥、蟾蜍、马钱子、藤黄、红娘虫等中药都是剧毒药物,致死量很低。但是它们之所以能治疗疾病,也正是因为它们的毒性。砒霜的主要成分三氧化二砷虽然剧毒,但能杀死多种癌细胞,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患者的有效率更是高达85%。

人类的免疫能力也是在与毒物的接触过程中不断的增强的,毒物训练了我们的免疫系统,使得我们不那么脆弱。千百年来,我们正是在病毒、细菌和毒素的帮助下,才在自然界中演化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

哺乳动物的免疫系统分固有免疫系统和特异性免疫系统两种。固有免疫系统是我们抵抗病毒、细菌和毒素的第一道防线。我们的身体有很多方式来预防外来粒子侵害我们的重要组织和器官,我们的皮肤、鼻子、咽喉和肠道的黏液层既是天然的物理屏障,又能分泌抗菌化合物。一旦有对身体有害的物质侵入我们的身体,它们便会奋起反抗,保护我们的身体。

如果这道屏障被突破,我们固有的免疫系统就会立即启动,受伤或被感染的细胞会释放化合物,告诉附近的免疫细胞来消灭侵入物。我们的身体还会在与有害的病毒、细菌和毒素抗争的过程中,产生出一些对某种特定的病菌或毒素有抵抗作用的抗体,下次再遇到这种病菌或毒素的时候,我们体内的抗体就会帮助我们抵抗这些有害物的侵入——现代医学中的疫苗和抗毒血清就是这么产生的。

不过应用于人体的许多抗毒血清的研制程序非常复杂,需要借助一些大型哺乳动物如马和羊等来完成。比如制作蛇毒血清就需要先把蛇毒注入到马的身体内,让马的血液系统对蛇毒产生抗体,抵御蛇毒对马的身体造成的破坏作用。然后通过非常复杂的提纯方法,将马血中的蛇毒血清提纯出来,用于治疗被蛇咬伤的人类。对于一些新型的病毒,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一原理来制造血清,治疗那些重病患者,这种疗法叫血清疗法。

我们身体能对毒物产生免疫作用也为用毒物治疗疾病制造了不少麻烦,比如癌症这样的慢性病需要长期治疗,医生只能用小剂量的有毒药物来杀死人体的癌细胞。这些有毒药物使用的时间长了后,患者身体便会产生相应的特异免疫功能,能抵抗这些药物的作用,这是许多癌症患者对抗癌药物产生耐药性的原因之一。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其治病的原理有相通之处,其耐药的原理也有相通之处。所以笔者自己在采用以毒攻毒法给患者治疗癌症时,会经常变换药物组合来解决耐药性问题。

有毒药物治疗疾病,还会有许多副作用,比如抗癌药物既能杀死癌细胞,也能杀死正常细胞,而且还会对人体的重要器官如肝脏和肾脏等产生毒副作用。有些有毒药物会对人体的消化系统造成损伤,有些有毒药物会对人体的神经系统造成损伤,还有一些有毒药物则会损伤心脏和血管等。今天,我们要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治疗疾病,已经不能再停留在古代的粗糙的水平和层次上,而要借助现代科学对毒理和药理的研究,做更多的精细化工作,以提高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