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周某中医治疗医案

神经母细胞瘤(neuroblastoma,NB)号称儿童肿瘤之王,治疗难度极大。神经母细胞瘤起源于交感神经节或双侧肾上腺,它是儿童期最常见的颅外实体瘤。流行病学研究提示下列因素可能促进神经母细胞瘤的发生:早产儿和低体重儿;怀孕前或怀孕中使用性激素;怀孕期间每日饮酒史;患儿父母从事与电子相关的职业。

目前西医对神经母细胞瘤的主要治疗手段是手术和放化疗,虽经各种手段治疗,但四期高危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治愈率极低。笔者目前接触到的主要是四期高危的患儿,因为一般来说只有四期高危的患儿才会寻求中医的帮助,更早期的患儿多选择西医治疗。笔者多年来所见四期高危患儿,经常规的手术和放化疗治疗,无一得生,目前中医治疗神经母细胞瘤有效的案例也屈指可数,可见此病治疗难度是极大的。

本例患儿周某,女,2010年2月18日生,湖南人,长期在湖南娄底生活,2018年7月13日初诊。被确诊为节细胞性神经母细胞瘤(混杂型)(北京儿童医院病历号:0175288),在北京儿童医院做过两次姑息手术,术后化疗。手术和化疗达到了减瘤的效果,但身体内肿瘤负荷仍大。西医建议患儿放疗,并认为按照肿瘤发展的速度,患儿如不放疗控制椎管内肿瘤,将很快会瘫痪。但同时也告知患儿父母,放疗有截瘫的风险。患儿父母不知如何抉择,经其他神母患者家属介绍,寻求笔者的帮助。

患儿从小便秘,每七日一次大便,发育不良。一岁至两岁这一年间基本上每个月发高烧一次,输入抗生素后会自己好一些。三岁以后不怎么生病。四岁半开始患儿父母感觉患儿发育不好,去医院就诊,未发现异常。

2017年7月份,患儿母亲发现患儿脊椎侧弯,肩膀一边高一边低,在当地医院拍片子未见骨科有问题。后在省儿童医院发现腹部巨大型肿瘤,到北京儿童医院就诊并行减瘤手术,前后做过两次姑息手术,术后化疗。未能完全缓解,现右肾后方、腰部肌间可见瘤灶,向椎间孔内走行。

左右脉均濡软无力,水滑舌。患儿小时大便呈羊粪状,颗粒便,干硬。现已经成型,成条。患儿很小时就不长头发,囟门闭合迟。

儿童医院中医科处方:

炒稻芽9g,炒谷芽9g,炒建曲9g,草豆蔻3g,砂仁4g,焦山楂9g,鸡内金9g,黄酒9g,阿胶9g,枸杞6g,炙黄芪6g,生地黄9g,熟地黄9g,女贞子9g,芦根10g

后基本上在此方基础上适度调整,先后加过淮山药和仙鹤草等。服用上方后,患儿食欲好一些,大便好一些。但是久服后无效。

患儿盗汗严重,发热。晚上睡觉时热,上半夜出汗,下半夜汗停。不爱喝水。患儿母亲除有慢性肠胃炎外,无其他疾病。患儿父亲基本健康。祖父患肺癌去世。

中医辨证:鳖甲青蒿汤证

汤方:鳖甲青蒿汤合二至丸加味

青蒿6g(后下),炙鳖甲12g,知母6g,牡丹皮9g,地骨皮9g,生地黄12g,墨旱莲10g,女贞子10g,茯苓20g,猪苓10g,炒薏苡仁15g,焦三仙各15g

两日一剂,早晚各服用一次

中成药:六味地黄丸(同仁堂)按照成人三分之一的量服用;复方斑蝥胶囊(贵州益佰)一日两次,一次1-2粒;黄芪建中汤颗粒(日本汉方药,备用药,如果用汤方后盗汗等现象不能缓解,改为此药);另以蜈蚣、全蝎、山蛩虫、蟾酥、牛黄、麝香、壁虎、藤黄、乳香、没药、儿茶、血竭等几十味中药制成丸剂服用以抗肿瘤。

2018年11月2日二诊

近期在北京儿童医院复查,腹部原检测疤痕瘤灶较前缩小,椎间孔肿瘤未见明显改善。左右脉均滑数,舌尖红。患儿感冒中,有鼻涕。

遂予中成药感冒清热颗粒、贞芪扶正颗粒、复方斑蝥胶囊、西黄丸等。并让患儿父母以玄参120g,川贝100g,煅牡蛎100g,煅龙骨100g,三棱60g,莪术60g,两头尖30g,海藻150g,昆布150g,露蜂房60g,共打成细粉,每日两次,每次用夏枯草15克煎汤后,送服1.5-3克药粉。上次所用丸药继续。

2019年2月16日三诊。左脉细弱,右脉细弱数,舌苔白淡,便秘。

汤方:黄芪生脉饮加味

生黄芪30g,麦冬6g,五味子6g,党参15g,焦三仙各10g,肉苁蓉30g

中成药:散剂与丸药基本同前。去感冒清热颗粒。

2019年5月22日复诊。脉已平缓,舌苔基本正常,多处肿瘤在缩小,唯椎管孔内肿瘤未见缩小。大便多日一次。

此时笔者用中药复方多靶点抗癌的思路在成年肿瘤患者身上取得了较为明显的疗效,遂决定将同样的方案应用于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但是剂量和药味减少。用药方案见拙文《我用中药复方多靶点广谱抗癌的实践经验》,并嘱患儿补充益生菌。

2019年8月23日复诊。大便仍然多日一次,颈部新增淋巴结,脉和缓,略数。中医辨证为牛蒡解肌汤证。

汤方:牛蒡解肌汤合升降散加味。

牛蒡子10g,薄荷10g,荆芥12g,连翘12g,炒栀子10g,牡丹皮10g,石斛10g,玄参15g,夏枯草10g,片姜黄6g,炒僵蚕10g,蝉衣6g,三棱6g,莪术6g,麻仁丸20g

一日一副,早晚各一次

中成药:完全按照《我用中药复方多靶点广谱抗癌的实践经验》的方案治疗,用药剂量为成人的一半。

2020年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患儿不能再复诊,遂远程指导用药,坚持原方案治疗,因服用汤药不便,将牛蒡解肌汤改为丸剂,遵照牛蒡解肌汤原方制丸。疫情稳定后,患儿复课,服药不方便,无法每日服用两次药。患儿家长遂将每日服药次数减为一次,晚间回家服用,但是用药剂量加大。患儿每隔三个月到湖南省人民医院复查。2020年7月23日患儿在湖南省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椎管内肿瘤缩小。现该患儿仍在继续治疗。

此患儿自2018年7月初诊以来,放弃了所有的西医治疗,单纯服用中药治疗,虽尚未痊愈,但能取得这样的疗效,而且一直在改善,亦非易事。笔者认为该患儿的疗效与其后期未再进行放化疗,为身体保留住了一点正气有很大的关系。倘若频繁的放化疗,免疫力下降,食欲不振,中医治疗恐怕是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的。

该患儿的疗效也证明,按照专病专治的思路研究中医抗癌是有前途的。肿瘤的治疗,应该抓住肿瘤这类疾病的主要矛盾,重视辨病论治,有针对性的用药。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