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岁末感言:人生不易,且行且退

昨天晚上是平安夜,但是平安夜并不平安。

我的一个姑姑在平安夜因为脑血管瘤破裂导致脑出血住进了医院的ICU,被医院通知先交十万准备手术。北京一位女急诊医生也在平安夜因为被一位95岁的老年患者的家属用刀扎伤,经抢救无效而死亡。

年终岁末,我最关心的医疗领域出了不少的事故,有几个年富力壮的医生过劳死,也发生了几起恶性伤医事件。

除北京这位女医生被患者砍死外,12月3日,湖南某乡村女医生也被其同村的一位患者砍死——杀人者杀人的理由竟然是因为他偏执的认为体检会让人的身体越来越差。

比医生这个职业更苦的,是女医生。女人是弱者,在这个高危的职业中,女医生更容易受到暴力分子的人身伤害。

我自己的亲人在2019年有好几个生病了。

一方面,我看到了包括我自己的亲人在内的普罗众生们需要医生的帮助。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医疗行业存在的巨大风险。

社会很复杂,我也想在剩下来的人生中活得既有意义,又能轻松一些。

患者不易,医生们也不易。中国有很多学医人在逃离医生这个职业。在医生圈子里有句话很流行: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我决定学医时,我的师兄——我们当地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一位医生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不要选择从医之路,如今我很理解他对我的关心和爱护。

如果我有个弟弟现在想学医从医,我也会劝说他放弃这个念头。我儿子虽然跟随我学习过中西医,但是却一点也不愿意当医生。他的兴趣在数学和物理,他希望他自己今后能够在这两个领域做学术研究。我觉得我整个家庭有我一个人来学医就够了,后代可以学医,但是不必行医。

而且说实话我自己现在也正在准备从临床实践转向基础医学和药学研究。如果未来的十年我有幸能够转型成功,我想我的余生更愿意花在药物研发和医学教育上。

但我不会放弃那些跟随了我很久,治疗得很有效的病人,我会对他们的生命负责到底,他们与我的亲人没有两样。

前几年我跟了一个已经退休被返聘了的老大夫做临床。我的这位老师有一次跟我说,你不要急,哪怕四五十岁后再行医都不迟,干二十年医生就退下来吧。我的老师对我说,在中国这种医疗环境下,干二十年医生你的激情会燃为灰烬。

我的这位老师现在可能去澳大利亚带孙子了。我很感激她教了我很多医学知识,也感激她教了我很多医生做人和自保的技巧。

我现在确实不像当初那样对当医生充满了激情。医生越当越小胆,越当越小心。我很庆幸这么多年我没有遭遇到最偏激的患者与患者家属。

虽然有部分人因为对医疗行业和我个人的不理解而在网上骂我——谢天谢地,当面骂我的暂时还没有。比起多数医生来说,我算是幸运的了,我的人身安全没有受到威胁。

可是在中国当前的社会环境下,没有学医人敢掉以轻心。谁也不知道接触到的下一个患者会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遇到的下一个患者家属是什么样的人。但愿那些性格偏执的人能够自己学医行医,如他们要求医生们那样的要求自己,无私的救死扶伤,而且能够药到病除,无一失手。

积累了这么多年的医疗经验,我并不想丢掉。所以我今后会一面继续帮助熟人抗癌,一面潜心学医学药,研究医药。如果可能,这一辈子研发出一些对癌症患者有不错的疗效的药物或方剂,写一些对癌症患者有帮助的文章,也不算辜负了自己学医的初衷。

我的母亲因为癌症去世已经八年,我曾经有三年深陷在丧母之痛中不能自拔,但是现在时间逐渐平复了我的伤口。

我对癌症患者群体有很深的同情,因为我自己曾经和这个群体内的每一位患者家属一样备受煎熬。但也有很多时候,我战斗得身心俱疲。

从2020年开始,我希望我的生活过得轻松些。一面保留着自己对医学的热爱,一面离是非远一点。

我对中国的绝大多数医务工作者抱有深深的敬意,我感谢治疗过我和我家人的每一位医生,无论他们对我们的疗效是好还是坏,我都感谢他们能够不避嫌疑的为我们做尝试。

所以这一生我还是会继续为促进社会理解医生这个群体而做一些工作。我的能力有限,也只能通过我的文章来影响我的部分读者,让他们对医务工作者多一些体谅。

我也对所有的患者抱有同情之心,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将我自己学习到的各种医学和药学知识写成文章传播。这些年不断的有一些读者告诉我,我的某一篇文章帮助到了他们,解决了他们的一些问题,这种反馈令我很高兴。我喜欢看到他人因我而获益,无论我自己是否受到过经济回报。

但是我也深知自己这些年未能满足每一个向我求助过的读者的愿望,我的能力很有限,很多人满怀希望的向我求助,但是最后收获的却是失望。

医学就是那么难,无论一个人多么努力的学医,都没有能力满足每一个患者的期待。对那些失望而归的人,我深深的抱歉,如果我能预先知道结果令您们失望,我是不会开启您我之间的关系的。

每一个人都很不容易。我愿意宽恕他人对我造成的一切伤害,但是不奢求别人宽恕我自己——宽恕与否是他们的自由。我会反思我自己犯下的错误,但是无意于把自己的目光投向别人的短处。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路上有风雨,我选择更安全的方式前行也是迫不得已。希望各位能够体谅。

我会去过我认为相对美好的生活,虽然这种生活在别人眼中可能不值一提。我会继续保持自己对生活的热爱,保持自己对医学的热爱。我会用我四十年来从生活中学习到的技巧,远离是非,避开人生的暗礁。

​也愿每一位读者都能够迎来更美好的一年。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