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哭,祭奠本月被杀害的两位女医生

2019年12月26日,一大早我就来到了北京航空总医院。几十个小时前,这里发生了一件杀医案。一个95岁老年患者的家属,把一个上夜班的急诊女医生杀了,被害的杨医生经抢救无效死亡。

我相信全国的医务工作者看到这条新闻,心情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我的情绪也很低落。
我赶到这里来,一是想看看能否找到杨医生家人的联系方式,能不能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二是希望自己能够亲临现场感受一下这种极端的杀害医生的事件,提醒自己今后更加谨小慎微的对待医疗,避免发生医患纠纷。
虽然刚刚发生过这样的惨案,但是医院里的诊疗工作还是在正常的开展,只是这里的医务人员们大多内心沉重,情绪低落。
杨医生被杀后,各大媒体都报道了她遇害的消息。网络平台上有很多偏执的仇医者,完全罔顾杨医生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被无情的剥夺的现实,罔顾杨医生家人的悲痛,居然在大声叫好。这无异于在向杨医生再捅一刀,也无异于在向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心上再捅一刀。
我们生活在一个戾气深重的时代,社会被撕裂了,各阶层存在严重的对立情绪。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医生充满了仇恨,各种对医生偏执的谩骂声不绝于耳。也有人通过网络对我施展过语言暴力,之前我一直忍气吞声,昨天杨医生被杀的事情发生后,我开始奋起反抗,为自己维权。
医务人员一味软弱忍让,只会助长部分人嚣张的气焰。我在我自己工作的地方放了足够的武器,有任何人敢挑衅我,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当然,也有很多理性的网友强烈的谴责这种杀医行为,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这种漠视他人生命的行为必须要付出代价。
医患矛盾在最近的十年愈演愈烈。仅仅本月内,就有两位医生被杀。
2019年12月3日,湖南衡阳的一位乡村女医生也被杀害。12月5日,杀害该医生的同村单身汉汪某落网,据落网后的汪某交代,其之所以杀害该女医生,是因为她提醒他去做体检。汪某偏执的认为,政府要求村医为村民提供的每个月一次的体检和拍照会让人身体变差。
这种令人无法理喻的杀人理由,断送了一个女村医的生命。但是网络上也有很多人在为这位女村医被杀欢呼叫好——这种变态的群体心理让我觉得毛骨悚然。
我有一个患者是护士,她安慰我说这种恶性情况是小概率事件。不过我不这样认为。
几年前我在我师兄的办公室和师兄聊天,我们聊天的过程中,有个没有挂号的病人家属直接找到师兄位于住院部的办公室,对我师兄愤怒的说:“X医生,我已经找过你好几次了,你为什么不肯给我开证明?”
这个患者家属希望我师兄给他开具一张他的家人罹患精神病的证明,但是我师兄是神经内科的医生。师兄只好跟他解释,他应该去找精神科医生开证明,这种病神经内科医生开的诊断证明是无效的。
这位患完全不听解释,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精神病就是“神经病”,神经病就应该找神经科的医生开证明。被师兄婉拒后,这位患属十分愤怒,几乎是在咆哮。我们师兄弟俩面面相觑,只好都默不作声。
我在想的是,如果当时我师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大概网上的舆论也会有罪推定的认为我师兄该杀。
我认为这两个被杀的女医生都相当的无辜,而且令人心酸的是,不断加剧的医患矛盾正在伤害医生,也在伤害其他无辜的患者​。
因为当医生这个职业不再安全时,曾经满腔热血的去学医的人,自己都得如履薄冰的活着,哪里还敢冒风险去治疗有风险的患者呢?
有一个人死,便有一家人哭。马上就要过年了,两位被害的医生的家里从此少了两个至亲至爱之人,也少了很多的欢乐,这个春节对他们家来说是哀痛的。希望今后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谨以此文,祭奠这两位被害的女同仁。愿您们在另一个世界,​再不用如履薄冰的活着。​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