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临床观察到的癌症患者使用PD-1后的几种副作用

早在两三年前,就陆陆续续有用过PD-1的患者向我报告他们用PD-1的一些副作用,我自己也参与处理过部分使用PD-1的癌症患者产生的副作用的诊治工作。

我一直迟疑着要不要写这篇文章,因为我个人的公众号的很多文章,容易在癌症患者群体中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我担心自己因为数据不足,而对PD-1的副作用发生误判,写出来的文章,影响到某些患者对PD-1的判断和治疗决策。

但是这两年我接触到越来越多的使用PD-1后产生了严重的副作用的患者,觉得还是应该写作这样的一篇文章。并且希望通过自己的自媒体平台,收集更多的PD-1使用者的真实的临床数据,进一步探讨这种受到癌症患者追捧的新的免疫疗法的作用和副作用,探索PD-1出现的系列副作用的解决办法。

我本人对PD-1并不存在任何偏见,虽然我现在以研究中医为主,但是作为曾经的理工科生(而且数理化成绩基本上都接近满分的水平),我对现代医学没有任何抵触情绪。所以我希望尽可能的以客观公正的态度,而不是带着偏见的态度来讨论PD-1.

我接触到的使用PD-1治疗癌症的患者的数量有限,仅四五十例而已,而且这些患者既然找到我,多数是采用PD-1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或者使用PD-1无效。所以本文只是一种初探性的文章,我希望各位读者中有真实的使用过PD-1的患者,能够向我提供更丰富和更全面的数据,帮助我建立对PD-1的全面的认识。

我不太希望通过阅读某些推广PD-1的机构提供的文章来了解PD-1,实事求是的说,这些文章都太乐观,而且隐瞒了PD-1对部分患者会产生严重的,甚至是致命性的副作用的事实。我从这些机构里,找不到真实的数据。

对有些患者来说,PD-1的副作用比放化疗和中医药的副作用大很多,严重的肺部感染、持续的发烧、低血钠症、不可忍受的疼痛、水肿、恶性积液,这些是我观察到的使用PD-1产生的最严重的几种副作用。其中有好几个患者,在使用PD-1后的一个月内因为无法解决副作用问题而去世。

而且,有种莫名其妙的说法,据说来自于某些推介PD-1的项目团队和医生,他们认为PD-1不能与中药同用,尤其是不能与含有黄芪和党参之类的中药同用。提出这种说法的组织机构或者个人,拿不出任何临床试验数据,仅根据个人的直觉来下此定义,对患者造成了严重的误导。

没有临床双盲试验对比数据,没有任何研究报告,仅凭一些对中医药并不了解的医生的直觉,就下此结论,这显然违背科学精神和医学伦理。我将举例证明我是如何使用中医药帮助使用PD-1后出现严重的副作用的患者解决他们的副作用,并且帮助他们消除身上的癌症的。

部分患者的数据,我甚至已经提交给我们省卫计委,我省卫计委也对病例进行了核实。如果有正规的医疗机构或者国家机关需要我的病人的数据,我会配合调查,提供给诸位同仁,以供核实和研究的。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那种认为使用PD-1时不能同时使用中药,尤其是不能使用中药生黄芪等药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现在有很多使用PD-1的患者,出现严重的副作用后,西医束手无策,只有坐以待毙。反而是中医,根据临床用药经验,能够救回来部分患者。

我希望这种认为中药对使用PD-1的患者有害的荒谬的说法不要继续传播,这样的传播只会误导患者和患者家属,尤其是在患者出现严重副作用,生命垂危时,这种偏见直接会导致患者无辜死亡。

PD-1最常见的副作用就是严重的肺部感染,因为缺乏全面的数据,我无法统计肺部感染的患者在使用PD-1的患者中占比多少,国内的很多医疗机构的西医,在向患者推介PD-1时,也对PD-1会引起的这些副作用缺乏了解。

有个患者家属对我说,某个三级甲等医院里的推荐其家人使用PD-1的医生,对PD-1的副作用的了解,甚至没有她自己了解的多,这是符合事实的。因为PD-1作为一种新疗法,还没有在国内广泛开展,临床数据匮乏,导致很多医生对患者会出现的副作用不了解。

肺部感染后,很多患者不但会持续发烧,而且还会因为肺部感染出现胸腔积液,因为对这些副作用预估不足,多数医生未予重视,结果部分患者在使用PD-1后,因为肺部感染后的一系列综合症死亡。我自己亲自接触到的,起码有3例是这样的。

PD-1治疗或者PD-1联合化疗后,还会造成低血钠症,这种低血钠症较为顽固,有些患者补钠并不能成功。低血钠症造成的颅内压过高会导致部分患者严重嗜睡,精神萎靡不振,严重时会造成患者昏迷不醒。

PD-1治疗或PD-1联合化疗后,部分患者会出现严重水肿。我已见过多例使用PD-1后,腿肿到皮肤发亮,完全无法穿鞋和走路的患者。

PD-1还会给部分患者带来剧烈的疼痛,曾经有两个患者在使用PD-1后,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无法忍受,请求笔者给予帮助。我均以中医辩证论治的思路,缓解了患者的疼痛。

下附患者王某(兰州某高校教授)的治疗医案的部分(因为该患者长期在笔者这跟诊,医案太长,所以本文只节录其使用PD-1治疗阶段的部分)

2017年5月15日患者复诊

患者上次复诊后,再次入院行放射治疗,后又用从美国带回来的opdivo进行免疫治疗。目前肝转移,肺转移,双肾转移,右肺膈隐窝软组织转移,多发淋巴结转移,颅内转移,脊髓转移,右侧胸腔积液。目前白蛋白和总蛋白偏低,凝血时间偏长,下部出血。脉细数,尺脉弱。

近期脚肿,恶心,无食欲,下腹部胀痛。大便不能自己解,需要用开塞露,服用归脾丸后口腔溃疡,下部流血严重。已瘫痪,坐轮椅。

现服用金匮肾气丸脚肿略有改善

处方:生黄芪30g,汉防己30g,生白术30g,茯苓30g,猪苓30g,怀牛膝10g,车前草15g,墨旱莲15g,女贞子15g,白芨10g,陈皮10g,法夏10g,藿香10g,佩兰10g,小蓟10g,大蓟10g,地榆10g,焦三仙各15g,鸡内金30g,蒲公英30g,金银花30g(后下),野菊花10g,天葵子10g,地丁10g,薏苡仁60g,玄参15g,浙贝母15g,生牡蛎30g(先煎),海浮石30g(先煎),海藻30g,昆布30g

复方斑蝥胶囊(贵州益佰)

西黄丸(北京同仁堂)一日一次,临睡前服用,用量3-12g

金匮肾气丸

平消片

中间因为服用止痛药后小便不出,调整处方如下:

猪苓30g,茯苓30g,泽泻15g,滑石15g(包煎),阿胶15g(分三次冲服),羌活10g,独活10g,姜黄6g,炒僵蚕10g,蝉衣6g,柴胡10g,黄芩10g,五味子15g,生大黄10g(后下)

2017年6月5日

患者opdivo治疗两次后,严重肿胀,剧烈疼痛,无法耐受。患者服用汤药后疼痛减轻明显,已经能睡觉,不服用汤药前无法睡觉,但是出汗较多,衣服湿。

患者畏寒,睡觉时盖厚被,右脉滑数有力,左脉沉细数。舌淡苔薄白,齿痕舌。腰痛减轻。

处方:猪苓30g,茯苓30g,泽泻15g,滑石15g(包煎),阿胶15g(分三次冲服),羌活10g,独活10g,姜黄6g,炒僵蚕10g,蝉衣6g,柴胡6g,黄芩6g,五味子15g,地鳖虫10g,桃仁10g(后下),生大黄10g(后下),生黄芪30g,炒白术30g,汉防己30g,防风10g,茵陈20g,车前草15g,怀牛膝15g,杜仲10g,续断10g,蒲公英30g,金银花30g(后下),野菊花10g,天葵子10g,地丁10g,薏苡仁60g,玄参15g,浙贝母15g,生牡蛎30g(先煎),海浮石30g(先煎),海藻30g,昆布30g,白豆蔻10g,藿香10g,佩兰10g,熟地30g,炮附子10g(先煎),苍术15g,厚朴15g,白芨15g,凤尾草15g

2017年6月21日

上次吃药后,疼痛已经基本消失,水肿消失,白细胞下降,癌胚抗原降低明显,肝肾功能不好。胃隐隐作痛,不烧心。大便干结,用开塞露的话就能每天大便,成型。白细胞低,打了升白针后恢复。红细胞和血小板偏低,血红素偏低。服药后出汗。脉沉细涩

蒲公英30g,金银花30g(后下),野菊花10g,天葵子10g,地丁10g,玄参15g,浙贝母15g,生牡蛎30g(先煎),海浮石30g(先煎),海藻30g,昆布30g,片姜黄6g,炒僵蚕10g,蝉衣6g,地鳖虫10g,桃仁10g(后下),生大黄10g(后下),麦冬10g,天冬10g,生地12g,当归12g,川芎10g,柴胡10g,黄芩10g,五味子15g,凤尾草15g,小蓟15g,大蓟15g,生黄芪60g,肉苁蓉60g,火麻仁30g,炒鸡内金30g(后下),焦三仙各15g,杜仲10g,续断10g,菟丝子10g,沙苑子10g,女贞子10g,墨旱莲10g,三棱6g,莪术6g,红花3g,炒栀子10g,牡丹皮10g,薏苡仁60g

中成药:平消片 一日三次,一次4-8片

笔者自拟的抗癌散结散方:每次冲服1-2克,一日两次

2017年7月7日

近期再次用pd-1(仍然是opdivo),下腹部胀,腿肿。昨天开始下体流血。食欲很好,腹部胀,大便不下。脉沉细平缓。

汤方:生黄芪30g,党参20g,茯苓20g,炒白术30g,炙甘草10g,陈皮10g,青皮10g,厚朴20g,苍术20g,熟地15g,当归10g,川芎10g,白芍15g,巴戟天15g,淫羊藿15g,仙灵脾15g,菟丝子15g,沙苑子15g,猪苓20g,汉防己20g,怀牛膝15g,车前子15g,杜仲10g,续断10g,柴胡10g,黄芩10g,五味子15g,炒栀子10g,茵陈20g,女贞子10g,墨旱莲10g,薏苡仁60g,凤尾草15g,生地24g,麦冬24g,玄参30g,仙鹤草30g,凤尾草30g,白芨20g,大蓟20g,小蓟20g,焦三仙各15g,炒鸡内金30g,连翘15g,浙贝母15g,生牡蛎30g(先煎),海浮石30g(先煎)

中成药:同前

2017年7月16日复诊

食欲很好,腹部胀减轻了不少,大便仍然不下,腿部走路比上次更好,腿麻木。脉沉细平缓,手脚凉,皮下易出血

汤方:生黄芪60g,党参20g,茯苓20g,炒白术30g,炙甘草10g,陈皮10g,青皮10g,厚朴15g,苍术15g,熟地15g,当归12g,川芎10g,白芍15g,巴戟天15g,仙灵脾15g,菟丝子15g,沙苑子15g,汉防己20g,怀牛膝10g,车前子10g,杜仲10g,续断10g,柴胡10g,黄芩10g,五味子15g,女贞子10g,墨旱莲10g,黄精15g,薏苡仁60g,仙鹤草30g,凤尾草30g,白芨20g,大蓟20g,小蓟20g,焦三仙各15g,炒鸡内金30g,连翘15g,玄参15g,浙贝母15g,生牡蛎30g(先煎),海浮石30g(先煎),干姜30g,肉桂30g,桂枝30g,生姜30g,木瓜20g,大枣10个,防风10g,制首乌30g

中成药:基本如前

2017年8月7日复诊

脉儒软细数,患者近期因便秘服用西药后胃痛。

方一

柴胡12g,郁金12g,香附12g,木香6g,陈皮6g,槟榔10g,佛手12g,乌药12g,藿香6g,炒白术15g,炙甘草6g,莱菔子30g,当归12g,白芍12g,防风15g,白芷12g,荆芥10g,蔓荆子10g,川芎10g,琥珀粉3g(分二次冲服),丹参20g,胆南星10g,肉桂10g,升麻10g,羌活10g,乳香8g,没药8g,生姜3片,大枣5个,天麻10g,钩藤15g,枸杞30g,杜仲10g,续断10g,沙苑子10g,菟丝子10g,巴戟天10g,仙灵脾10g

方二

蒲公英30g,忍冬藤30g,野菊花10g,地丁15g,天葵子10g,藤梨根30g,大血藤30g,冬瓜仁30g,薏苡仁30g,小蓟12g,大蓟12g,半枝莲15g,白花蛇舌草15g,马齿苋30g,鱼腥草6g,玄参12g,浙贝母12g,生牡蛎30g,海藻30g,昆布30g,枸杞30g,杜仲10g,白芍12g,当归12g,续断10g,沙苑子10g,菟丝子10g,巴戟天10g,仙灵脾10g

一日一剂,方一方二分单双日服用,每服用4天休息1-2日

中成药:如前

2017年8月16日

脉沉细乏力,舌红润黄腻。胃偶尔隐隐作痛。

汤方:蒲公英30g,忍冬藤30g,野菊花10g,地丁15g,天葵子10g,藤梨根30g,大血藤30g,冬瓜仁30g,薏苡仁30g,连翘15g,赤小豆30g,小蓟12g,大蓟12g,半枝莲15g,白花蛇舌草15g,马齿苋30g,鱼腥草6g,玄参12g,浙贝母12g,生牡蛎30g,海藻30g,昆布30g,枸杞30g,杜仲10g,白芍12g,当归12g,续断10g,沙苑子10g,菟丝子10g,巴戟天10g,仙灵脾10g,墨旱莲10g,女贞子10g,沙参10g,麦冬15g,天冬15g,五味子15g,天麻15g,钩藤15g,山慈菇6g,三棱6g,莪术6g,柴胡10g,黄芩10g,肉苁蓉30g,焦三仙各15g,炒鸡内金30g,牡丹皮10g,桃仁10g,白芨15g,仙鹤草30g,凤尾草30g

中成药:如前

这个患者在经过PD-1(试用的药是opdivo)治疗后,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水肿,剧烈的疼痛,严重便秘(后来便秘是在加用了芒硝和大黄各30克解决问题的),如果没有中医的支持治疗,该患者完全无法完成pd-1的治疗。

而其整个治疗过程中,笔者大量的使用生黄芪,非但没有给患者造成严重的副作用,反而帮助患者解决了一系列的问题。患者使用pd-1后,自己称其万万没想到,pd-1的副作用比化疗的副作用大多了。

在此后接触到多例因为pd-1的副作用致死的患者后,笔者确信,该患者当时如果不是采用了合适的中医药作为辅助治疗,是熬不过那么大的副作用的。

该患者经pd-1联合笔者给开出的辩证论治方剂以及抗肿瘤方剂后,治疗效果理想,癌肿基本消除,癌指标均下降到正常值内。现正常生活。

PD-1作为一种新的治疗癌症的方法,确实给部分晚期癌症患者带来了希望。但是PD-1的副作用,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目前中西医界应对PD-1的副作用的经验,都没有应对放化疗的经验丰富。所以特别需要大家开诚布公的探讨PD-1的副作用,以及应对这些副作用的办法。

笔者撰写此文,并没有任何否定PD-1这种新的治疗方法的目的,只是目前癌症患者群体中,部分患者对PD-1以及PD-1联合化疗会产生的副作用和风险所知有限,过度乐观。有些患者和医生因为对副作用预估不足,使用PD-1后,患者迅速死亡。

我希望暨此文收集更多的来自患者反馈的PD-1治疗的真实数据,作为临床治病的参考,也希望暨此文纠正部分不应有的偏见。今后我还会继续关注PD-1,并在合适的时机,发布更多的文章,讨论我对PD-1的副作用的中医治疗思路的研究的进展。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