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宝贵的药:人体自我康复能力

老来疾病,都是壮时招的;衰后罪孽,都是盛时造的。

——《菜根谭》

我每年都在跟成千上万的癌症患者打交道,很多患者找到我后问我:“为什么以前我什么病都没有,现在却突然得了这么严重的不治之症?”

一场大病,绝非突然而至,以前你没有感觉到身体有异常,不过是自己疏忽大意了而已。如果仔细去回忆和检讨,一定有很多的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在促使我们的身体走向患病的状态。

尤其是癌症这样的疾病,绝非一天两天就能得的。很多癌症,从初期的癌前病变状态,发展到最后被检查出来,确诊为癌症,经历了几十年。

我今年四十岁了。四十岁,是人身体的一个分水岭。到了四十岁,一个人会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出现各种不健康的信号,对此我深有体会。

专业的医学书籍上,经常会有类似的文字表述“此病多发于四十岁后”。中医的古典名著《黄帝内经》中,也认为男人过了“五八”(四十岁),女人过了“五七”之后,就开始盛极而衰。

衰老是不可避免的自然现象。但是一部分人却衰老得比正常人快,甚至被一场看似突如其来的不治之症打垮。究其根源,70%以上的原因,要归咎于自己在盛壮之年,没有善待自己的身体。

重大疾病是由迁延不愈的小毛病甚至是一些小的不良习惯,日积月累,逐渐发展而来的。仅仅一个坐姿或者走路姿势不正,四十年坚持下来,就会成为四十岁后日夜折磨人的严重的骨骼和关节退行性病变。

在工业革命以后,四十而渐衰这种自然规律,正在被快节奏高压力的生活和高污染的环境改变,很多人身体走向衰老的年龄大大的提前了。

中医讲,上工治未病,我们的祖先非常重视预防医学,认为疾病在刚刚出现信号,尚未出现严重症状时,就应采取干预措施,通过调整人的情志状态,作息习惯,生活习惯,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杜绝疾病的发生,这是最理想的医学。

而在英语中,“Doctor”(医生)一词是源自于拉丁文“教师”一词的,医生的基本职责应该是教会人们不得病,传授预防医学知识。

人体是大自然最精致最杰出的作品之一,人的身体本身有非常强悍的自我康复能力,一般是不会得病的。通常,我们之所以会有疾病,都是因为我们没有善待我们的身体。

一个人只要在疾病尚未严重之前,即采取纠正措施,人体的自我康复能力是完全可以让我们重获健康的。

即便是已经身患重病之人,只要能够找到致病之因,努力避开它们,也是可以最大程度的祛病延年,甚至创造康复的奇迹的。

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的美国医生Andrew weil,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临床实践后,因为觉得现代医学在很多疾病面前无能为力而深感沮丧。

后来他历时数十年去研究人体自我康复能力,撰写出了一本曾经非常知名的畅销书《Spontaneous Healthing》(中文译名《不治而愈——发现和提高人体自我康复能力》。

在这本书中,Andrew Weil博士收集了大量的被受过现代医学教育的医生们放弃,但却通过各种办法,莫名其妙的自愈了的病人的案例,追踪了一些被视为陈旧的和不入流的康复医生们治疗疾病的全过程,他的研究发人深省。

Andrew Weil博士对自我康复之道,没有给出特别明确的答案,但是通过阅读他的著作,我们却可以得到很多启发。

我对这位出身于哈佛医学院的医学博士书中的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如果有一天我病了,我不愿意让人像我学到的治疗别人的方法一样来对待我,除非别无选择。”

Andrew Weil博士进一步解释了他这样做的原因,他说这是因为他在哈佛医学院四年的学习和一年的实习期间,他所学到的东西都没有触及病变和康复的本质,而只是抑制病变或只是消除显状病征。

Andrew Weil博士说,大部分的药,英文名前缀都是ANTI(抗),抗高血压药,抗焦虑药,抗抑郁药,抗组胺剂,抗心律失常药,镇咳剂,退热剂等。这些药物实际上只是在抑制病人的各种症状。

而一些看似难登大雅之堂的江湖人——比如Andrew Weil医生接触到的一个美式整脊医生福尔夫特,他的治疗却反而是真正的找到了病人患病的根源,所以福尔夫特医生总是能以看似奇怪,甚至可以说是令很多以正规医生自命的医生不屑的方式解决了纠缠病人多年的痛苦。

而福尔夫特医生最擅长的只不过是整脊,整脊完毕,福尔夫特医生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剩下的问题就交给自然之母来解决吧!”

正规的医疗界对类似福尔夫特医生这样的民间康复医生很不屑,然而他却创造了比正规的医疗机构更令病人信服的疗效。

通过病人的口碑传播,他忙到了八十岁,仍然求诊者盈门。甚至到他九十多岁时,还要应邀到美国各地讲学。

福尔夫特医生的治疗理念,有点像创造了精神分析学派的弗洛伊德医生的治疗理念,他们都认为患者的疾病,通常都是在幼年期身体上或者精神上受过创伤,之后便产生了一种“应力”,长期的紧绷的“应力”,会导致一系列的病变。所以医生的职责在于找出患者受伤的根源,然后将患者调整过来。

所不同的是,弗洛伊德医生侧重于精神治疗领域,而福尔夫特医生侧重于人体的骨骼以及与骨骼紧密相关的神经组织领域。

我从去年开始,大量的阅读了包括印度的阿育吠陀在内的自然康复医学方面的著作。

我之所以开始对这样的一个领域产生兴趣,只是因为我在治病的过程中,遭遇了与Andrew Weil博士曾经遭遇的同样的困境。

面对越来越多的求助者,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无能为力,同时对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的疗效都深感失望。越来越多的求诊者意味着我要见证越来越多的死亡事件,每一次死亡对我来说,都意味着中西医学无能为力的一次力证。

几年前我对发达国家的医疗还是抱有敬仰之心的。但是最近两年我开始接触到一些一边在发达国家做高端的现代医学治疗,一边在我这里进行中医康复治疗的患者。也有幸能与世界上最顶级的医疗机构的医生们一起切磋。

实践打破了我过去对发达国家医疗水平的迷信,说实话,单就减缓患者的痛苦而言,我个人取得的疗效,比那些我过去非常景仰的世界顶级医疗机构的疗效更出色,而治疗费用上则不可同日而语。正如Andrew Weil博士所言,过度依赖科学技术的现代医疗,费用之高令人乍舌。

但我对自己疗效同样深深的失望。我在医学的海洋里,到处遨游,也是为了寻找令我自己感到安慰的突破性进展。

我治疗了一个抑郁症患者两年,除了将纠缠她多年的顽固性头痛解决了,适度的减缓了她抑郁的情绪之外,几乎一无所获。

这个患者自己也一直在寻求其他的解决办法,一度她在北京某禅宗修行中心呆过,希望佛教的一些知识和方法能帮助到她,结果更不理想。

最近她开始接触园艺疗法,去一家靠园艺来治疗疾病的自然康复机构工作,我明显的感到她放松了不少。

而且她进入了这个群体后,接触到了一些重度的抑郁症患者,以及自闭症,脑瘫患者,通过种植盆栽,痊愈了或者接近痊愈了的案例。

我也见闻到了一些很意外的创造了生存奇迹的癌症病人,比如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及的贵州的一对患癌夫妻,通过在荒山上种树造林,奇迹般的存活了几十年。

这些病人的康复,医生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真正帮助他们走出绝境的,是人体的自我康复能力。

那么是什么触发了他们的自我康复能力呢?

这个原因可能非常复杂。但是通过多年的观察,我认为以下的这些因素有助于患者建立和提高自体的康复能力。

首先是有趣味的生活。

哲学家罗素先生曾经说,走在大街上,我们所见的每一个人,几乎都难展欢颜。人们忧虑重重,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社会规则和个人的人生追求,而愁眉不展。

患病之人更是如此。

说实话,我本人都觉得从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人生的一大灾难。我们注定要接触大量的“眼泪包”,人患病了很难有阳光的心情,医生成了他们最佳的倾诉对象,病人总是有一肚子苦水,而患者家属也很难有阳光明媚的时刻。

我见识了很多生存期非常长的癌症患者,也见识了很多迅速死亡的患者。一个患者到我这里来只要看过一次,我就已经知道他(她)会不会是长期生存者,只是不说出口而已。

原因无他,我能感受到患者生命中散发出的气息。患病后,一直忧郁重重的患者,我没有看到一例可以长期存活的。而我所见到的那些长期存活下来的患者,也没有一例不是心胸开阔之人。

但是,什么样的人会忧虑重重,什么样的人可以心胸开阔呢?

我不认为每天大量的灌心灵鸡汤就能心胸开阔。那些心胸开阔的病人,多是找到了有趣味的生活,焕发出勃勃生机之人。

除了以上我所举的几个例子之外。我还见识到了酷爱钓鱼,以至于达到忘我状态的癌症后长期生存的患者;见识到了癌后痴迷于到野外寻找各种植物药,以至于忽忽间忘了自己是个病人的患者;见识到了热爱骑行胜于一切的癌症患者。他们都活得很久。

当然也有一些依靠心中的宗教信仰,获得新生的患者。

他们沉浸在新的生活中,不亦乐乎。而此快乐,逐渐替代了过去的忧愁,成为他们生活的主旋律。

阳光的心情,不来自于任何其他人,只能来自于患者自己的改变。

接着,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意识的列出一张自己易被激惹的清单来。

有些人容易在精神上被激惹,有些人容易在食物上被激惹,有些人容易在行为上被激惹。

我个人认为,人体之所以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疾病,必因为一些特别的因素,导致患者成为某方面的易被激惹的人。

比如说,一场不幸的婚姻,可能会导致一个人成为一个歇斯底里的人。那最应该做的就是结束婚姻。

国学大师张中行先生曾说,在成人世界里的各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男女之间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婚姻不但会影响一个人的事业,同样也会影响一个人的身心健康。

两个人结为夫妻,共同在一起生活,相处起来,非常不容易。

人类学者费孝通先生曾说,最容易磨合的婚姻其实是内婚制,也就是在一家人中的兄弟姐妹或者堂兄弟堂姐妹表兄弟表姐妹之间寻找自己的终身伴侣。因为在高度近似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男人和女人,容易在各种观念上达成一致。

不过近亲结婚是违反大自然的进化规律的。人类目前通过各种办法与家族之外的伴侣结为夫妻,必然会因为不同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而产生一些个性上的差异,有时候这种差异很难被弥合。最终就会导致一些夫妻之间,总是互相给对方带来伤害和负面情绪。

无数的患者,其身心疾病,应归咎于自己糟糕透顶的婚姻,和令人疲惫不堪的家庭。

中医古籍《医方考》中有句话:“情志过极,非药可医”,若一个人是因类似于婚姻关系这样的容易激惹一个人歇斯底里的情绪的原因而致病的,靠医药是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的。扬汤止沸,莫若去新,找出这样的致病因素,并解决这些问题,比医药更有用。

同样还有一些人会对很多食物不适,只要吃上某种食物,就会激惹出一系列的症状来。这样的食物,乃至于科学家们发现的可以致病的食物,都是应该被列入这样的名单的。

还有一些行为习惯,有同样的激惹身体致病的作用。最典型的莫过于抽烟喝酒,沾惹上了这些习惯的人,要想康复,是应该把它改过来的。

我自己最近腰腿痛,我除了在治疗之外,细致的观察自己的每一个行动,看看那些行动可以加重自己的腰腿痛。比如我走路多或者走路快了会更痛,坐在软沙发上会比坐在硬板凳上要痛,翘腿比把两腿平放更痛,我逐渐就通过这些观察找出了自己的各种易激惹行为,一一避免,康复速度很快。

经常有人问我患者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或者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其实这个问题由医生来回答,是错误的,应该由患者自己去自我观察,自我找到答案。

有些患者吃甜的胃就痛,有些患者吃辣的胃就痛,每个患者对食物的反应完全不一样。

有些患者不运动或者走路慢就会腿痛(如不宁腿综合征患者),有些患者走路多走路快就会腰腿痛(如腰间盘突出或者骨盆不正的患者)。

就是同样的疾病,在不同的患者身上,也会有不同的诱发因素,这些因素只要病人自己细细的观察,总是能找出来的。

在自我康复领域,医生只能起到很小的一部分作用,患者自己才是最大的功臣。

我在癌症圈子里结识了一个老大哥,他是一个不明原因的继发性淋巴肿瘤患者,他的生存期相当长。很多病友认为,也许只是他幸运,患的只是恶性程度较轻的癌症而已。

其实不然,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时时刻刻都在观察自己,他不向医生请教自己应该做什么吃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吃什么,他把自己对来自外界的各种刺激性事物对他身心产生的不良反应都研究透了,自己给自己开列了一张禁忌清单。

毫无疑问,他给自己开出的禁忌清单远比医生依据一般的统计规律开出的禁忌清单有用多了,同时,他也是我在上文中所提及的那个痴迷于到野外寻找各种植物药的心胸开阔之人,所以他的长寿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2012年,我们相识于一场聚会,当时他已近六十岁,体力健旺,在上百人中,他和我以及另一个胃癌患者,在登山时,体力表现最佳。一大堆的没有得癌症的患者家属赶不上他的体力。

自救者,天助之。

福尔夫特医生所说的自然之母的力量,只会眷顾这样的病人。

人只有热爱生命时,生命才会为我们焕发光彩。也只有在善待自己的身体时,我们自己的身体才会善待我们。

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逐渐的尝试减少用药。我自组的抗癌药方的成分,经历了一个从少到多,再从多到少的过程,最后一些丸药方被我逐渐精简到只有3-6味,但是也有相当不错的抗癌效果。

我去年下半年接诊的病人中,颇有一些人,尤其是肺癌患者和脑瘤患者,在我尝试的仅用几味药治癌的试验中,取得了令我自己意想不到的疗效:肿瘤迅速缩小,体力明显恢复,生存质量很高。

原因无他,我逐渐从过去固化的思维中挣脱出来了。只靠一些很有针对性的药物去控制病人主要的症状,其余的,就交给自然之母吧。

所以我给这批病人的精神上的鼓励和指导,比给他们用的药更多。医生要相信病人的自我康复能力,才能调动病人自我康复系统,使之成为我们处方之外的最重要的“药”,帮助病人恢复健康。

而病人自己,则更需要有重新审视自己的眼光和能力,为自己找到自我康复之道。

我现在正在把这种治疗理念推广到其他的病种的患者身上。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很多病人跟我说,他们确实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但是他们没有勇气和毅力去改变自己,比如放弃不了让自己不开心的工作,结束不了令自己痛苦不堪的人际关系,找不到自己热爱的事情。

我只能说,这就怪不得别人了。当断不断,就慢慢受苦吧。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