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常用的治疗杂病的中医名方:柴胡桂枝汤

春季,是一个乍暖还寒的季节,经历了一个漫长的秋冬季节后,逐渐进入了雨季,春季的空气湿度也一天比一天高。这个季节,多发各种寒热夹杂的疾病,湿润的空气也会诱发一些陈年旧疾。

柴胡桂枝汤是笔者在春季较常用的一张治疗各种杂病的方子,只要抓住了患者的主要症状,多有良效。柴胡桂枝汤是《伤寒论》中的一张方子,小柴胡汤和桂枝汤各取一半合用为一方,故以柴胡桂枝汤命名。

笔者常用的柴胡桂枝汤方处方和剂量如下:

桂枝6g,白芍6g,黄芩6g,人参(或党参)6g,炙甘草3g,法半夏7g,大枣3个,生姜6g,柴胡12g

《伤寒论》146条记:“伤寒六七日,微恶寒,支节烦痛,微呕,心下支结,外证未去者,柴胡桂枝汤主之。”

也就是说,柴胡桂枝汤的适应症是:伤寒六七日后,微微怕冷,四肢骨节烦痛,微微恶心反胃,心下痞满,肋周胀痛不适,烦躁不安,兼有发热等症状。

实际上,柴胡桂枝汤的应用范围,远比这一条条文为广。桂枝汤是用来治疗太阳中风之病的,小柴胡汤是用来治疗少阳证的。

只要有少阳证和太阳中风证的一些症状,由春季这种乍暖还寒的气候条件诱发的多种疑难杂症均可以用柴胡桂枝汤治疗,不必拘泥于原条文的束缚。

 

谨以笔者今春用柴胡桂枝汤治疗的几例顽固的疑难杂症为例,说明一下柴胡桂枝汤的使用技巧。

病例一:

张某,女,1980年生,济南某高校教师

患者从2006年硕士毕业开始,出现过敏性鼻炎症状,春秋二季尤为明显,患者自己怀疑是因其上研究生时期,学校实验室装修污染导致的过敏。迭经中西医治疗十余年,苦无疗效。

去年(2017年)秋季患者过敏后来京找笔者面诊,笔者据其当时的脉象(左沉微,右弦细)和症状(流涕,喷嚏,口干,口苦,口臭,燥热不安,便秘,牙龈肿等)开出处方“玉女煎”:

熟地30g,生石膏30g(先煎),知母6g,麦冬15g,怀牛膝6g

服用三剂后,患者各种症状消失大半,遂继续服用一周,诸证消失后停止服用。

今年春季,患者因与家人争吵,郁怒伤肝,出现闭经现象,并因闭经诱发过敏。遂自行去医院按照笔者去年开的处方拿药,无效。

该院有另一中医,向患者毛遂自荐,声称自己是专门研究过敏性疾病,并因为在此领域研究有成而被作为优秀人才引进山东省的,为患者开出中医处方让患者服用。

结果患者遵其处方,拿药服用,越吃越严重,渐至于鼻子几乎完全不能通气,流涕,喷嚏不已,月经不至,口苦口干,眼睛奇痒无比,鼻子肿大,脸部浮肿变形。遂再次求诊于笔者。

笔者嘱其先服用加味逍遥丸,解决闭经的问题,服药六天后,患者月经来了。再嘱其经期停药,月经期过后,服用柴胡桂枝汤,笔者就照着柴胡桂枝汤原方处方。

服药两剂后,患者各种症状大减,面目清爽,焕然一新。遂嘱其服用至无症状为止。

这里要注意一下,虽然是同一个病人,患的也是同一种病,但是在不同的季节,因为诱因不一样,气候条件不一样,患者出现的兼见症不一样,用的处方就截然不同。

此患者第一次求诊时是秋季,天气干燥,患者出现的是一派阴虚火旺的症状,故可以用玉女煎滋肾阴泻胃热,肾水既足,胃热亦除,内火就熄灭了,当时因为肺胃之热引起的过敏性鼻炎的症状,也就自然而然消失了。

而患者第二次求诊时,正值肝经当令之春季,患者肝火旺盛,肝经郁热,兼染风寒,属于寒热夹杂,少阳之邪不得透发,所以理当用柴胡系列的方剂,综合病因,处方柴胡桂枝汤,当然有效。

从这个病例,我们也可以看出,中医治疗疾病,如果见病治病,而不详细审查患者的病因,像那位号称专门研究过敏性疾病的同仁那样,研究所谓的专病专方,是很难有出路的。

有很多的患者在互联网上看到一些医案后,照着某医生给别的同类病人开的处方,即贸然服药,非但无效,反而可能会有很大的副作用,不可不慎。

病例二:

笔者的恩师,因为长期伏案,素有颈椎病。去年夏季吹空调过多后诱发,笔者给他用上了葛根汤颗粒后,病情控制住。今年春季生活在海南,该地早晚凉,中午热,风多,再度出现症状。自行服用葛根汤颗粒无效后,让我给开处方。

恩师自感胃内有燥火,颈肩疼痛,四肢酸楚,心悸心烦,中气不足。笔者据其症状,认为属于太阳经和少阳经合并的柴胡桂枝汤证,也照着桂枝柴胡汤原方处方。

服用一周后,诸证大为缓解。嘱其服用至差不多后停药,或用补中益气丸善后。

病例三:

笔者的师娘,过敏性哮喘,慢阻肺患者。今春因为跟随笔者的恩师在海南居住,更兼接触到幼儿园的幼儿,疑被传染上了感冒,开始出现咳喘。

师娘每次咳喘都很难痊愈,常诱发出严重的病情。所以有些担心,让笔者处方治疗。

笔者先让师娘用橘红止咳化痰丸,无效。遂决定亦用柴胡桂枝汤解决问题,服用柴胡桂枝汤后,咳嗽逐渐减少。遂再予清肺汤和加味二陈丸(加薄荷)善后。

附带一提,柴胡桂枝汤的用量宜轻不宜重,用药中病即可。方中柴胡,素有劫肝阴之说,用长了患者会有燥热燥咳现象。

日本厚生省曾报告小柴胡汤有严重的副作用,长期大剂量服用,可以诱发间质性肺炎。

所以除非对高烧不退的患者,短期内可以大剂量使用柴胡,烧退下后即需要减少至安全用量。对于久病的体弱病人,用柴胡系列方剂,缓解其病情后,便当调整方剂,不宜见其有效便多用。

病例四:

王某,男,常住北京,顽固型鼻炎,鼻甲肥大患者。今春因过敏,出现鼻炎,咳嗽现象,每日早起吐大量白痰,每夜都会因为鼻子堵塞而憋醒。屡试各种中西药无效。

服用柴胡桂枝丸(按照柴胡桂枝汤方制成的中成药)和加味二陈丸(加薄荷),服药一日后,症状明显减轻。目前正在继续服药治疗中。

病例五:

张某,男,51岁,河北人,农民,关节炎患者,今春以来,浑身上下疼痛难忍,口苦,烦躁不安,肋满,畏风,不发烧。

患者服用多种中西药无效,仅服用奥斯康定后能短暂止痛,但用止痛药后严重便秘,腹部胀满,停药后骨痛如故。求诊于笔者。

笔者根据其症状和季节性特点,决定开柴胡桂枝汤原方治疗,服用七剂后,浑身上下,轻松了许多,刻下正在治疗中。

病例六:

李某,男,山东威海人,腹间皮瘤患者,在笔者处治疗多年,近期因自行停药半年,病情复发,出现癌热和腹水等现象,食欲不振,腹胀如鼓。

笔者遂据其症状,以柴胡桂枝汤合并黄芪防己汤加味治疗。服药一周后,腹胀大减,癌热减退,现也正在进一步的治疗中。

同一张方子,治疗完全不同的病,在中医中叫异病同治,之所以能够异病同治,是因为这些疾病的诱因和按照中医辨证论治思想认定的病理是一致的,故可以异病同治。

同一种病,用不同的方子治疗,在中医中叫同病异治,之所以要同病异治,是因为虽然表面上看,病人患的是同一种病,甚至是同一个病人患的,但是实际上,因为季节不同,诱因不同,辩证上是不同的病,故应采取的治疗措施也不同。

以上的几个例子中,济南患者张某和笔者的恩师,就是同样的病,因为复发的季节不同,所用的处方就截然不同,他们是同病异治的典型案例。

所以中医要取得疗效,很不容易。唯有多学多记多思考,勤于临床,积累经验,才能临证应变,解除病人的痛苦。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