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三十八岁生日时

我的生日是在农历七月十八,小时候每年中元节到了,我就知道我的生日快到了。

我生在农村,家里条件不好,小时候吃得很差,一年到头清汤寡水的日子居多,加上干活又比城里的孩子多很多,不免嘴馋。所以每当生日快到的时候,我还是会很兴奋的期待打一顿牙祭。

每到中元节,母亲总是开玩笑的对我说,儿子,今天中元节祭祖,吃过一顿好吃的了,就当为你过生日了,你的生日就不用再过了。

那时候我会表现得很失落和难过,甚至会发脾气。真的到了生日那一天,母亲还是不忘给我们兄妹三个弄点好吃的,煎几个荷包蛋,下锅鸡蛋面,寿星多两个鸡蛋,这就足够我们开心的了。

今天中午吃完饭,出去散步时,看到路边有很多昨晚别人烧纸祭祀先人的痕迹,我才意识到昨天是中元节。离乡忘俗,我竟忘了给九泉之下的母亲烧几刀纸钱。

母亲去世五年多,而我也不知不觉间满了三十八周岁了。看着别人五六十岁还有个年迈的老娘在,我总是由衷的感到很羡慕。

自我成年后,我的母亲便不大记得我的生日了。

有几年我兄弟俩都在北京,每当我哥生日快到的时候,母亲总不忘打电话提醒我给我哥哥过个生日,而一到我生日时,母亲就选择性的忘记了。

那时候我心中不免觉得母亲有些偏心,但是现在明白,母亲只不过更担心大儿子一点。我这个小儿子从小调皮捣蛋,又有了自己的人生伴侣,就免掉了她很多的牵挂和担心。

母亲去世那一年,我心灰意冷,万念俱灰,有一次我和我高一时候的班主任聊天。他劝我振作点,他说我要到三十五岁到四十五岁,才会步入自己的黄金时代,不宜过早的心如死灰。

如今我年满三十八,母亲离开我也有五年多了,我渐渐的从母亲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内心日渐平静。虽然对我的恩师所谓的人生的黄金时代并不在乎,但是也意识到我的老师说得对,我三十三岁时的心智还是谈不上成熟,并不了解自己,以为自己从此后会一直沉湎在丧母之痛中无法自拔。

时间帮我弥合了我心中的伤口,时间也把我一步一步的推着向前走,不知不觉间,在医学殿堂里越走越深。

最近这段时间,我在大量的读书,广泛的阅读中国的中医学家以及日本的汉方医学家的医学专著和他们的传记,以及一些哲学和人类学方面的著作,读书效率空前的高,几乎每天都会读完一本书。

在这种摒除了外界的各种干扰,安静的读书的过程中,我渐渐的体会出孔夫子“韦编三绝”和“三月不知肉味”时的滋味来。

我过去一直在谈淡泊名利,一直在试图把自己的生活过得波澜不惊,但是实事求是的说,我还是没能完全的从名利场中脱离出来,没能真正的过上完全波澜不惊的生活。

当然,选择学医救人,大概这辈子都做不到波澜不惊。抢救一条条的生命时,总是避免不了要发生一些惊心动魄的事情。

一个人学医,要想完全的脱离名利场,大概也是办不到的。读了这么多的医生的传记,自己阅历世事多了后,我也意识到,除非完全的放下医学,完全的换一种身份去活在这世上,否则就不可避免的要卷进名利场。

一个人学医有点小成,就会有慕名而来的患者登门求助,每治疗一个患者有效,都会带来更多的患者。所以医生的医术过硬,病人是越治越多的,医生的一辈子是会越来越忙的,名和利都少不了。

明治维新时代,日本的汉方医学巨擘浅田宗伯,去世后被评论者誉为“栗园(浅田宗伯的字号)之前无栗园,栗园之后栗园无”,据说他去世时,上至天皇,下至贩夫走卒,都因为他的离世而悲痛不已,日本很多地方自发辍市,为其送殡。

北京近代四大名医之一孔伯华先生去世时,也是上至政府领导人,下至贩夫走卒,都来吊唁。可见一个医术高超的医生,声望之高是可以达到轰动朝野的程度的。

我们这些一般的学医者,达不到浅田宗伯和孔伯华这样的影响力,但是每个水平中等偏上的医生,都会在一个特定的患者群体中,有一点名气,这是不争的事实。

否定名和利是连在一起的,是不诚实的。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医生的收入会越来越高。所以淡泊名利这四个字,我现在再来说的时候,有些惭愧。尽管我未曾去追逐过,但是名和利却悄然而至。

按照我原来的想法,只要能够吃饱穿暖,在医疗界有一席立足之地,能让我一生好我所好,研究医学,治病救人,我就很满足了。

但是随着自己被卷入名利场后,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内心还是被名利刺激到了,未能免俗,心中竟偶尔也对更大的名利有了欲望。此时才深切的体会到,佛经中说的“见好不求难”是多么的有道理。

所幸的是,这点欲望起来没多久,我就意识到如果任其发展,终将毁灭我平静如水的研读生活。所以,我就像王小波先生所说的“反熵现象”一样,一步步的放弃名利,从新回到简单的读书、学医和随缘治病的生活中来。

人生无所谓成功的模式,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性情的生活模式。对我来说,适合我性情的生活模式就是这种简单的读书写作和治病救人的生活。

假如说,我的恩师当年对我说的人生的黄金时代,所指的是这种身心愉悦的安居乐业状态的话,我想他所说的的确是对的。

至于说更大的辉煌,则不是我所期待的。能力所限,我不对生活有更高的期待,不期待豪车裘衣,也不期待鲜花掌声,能有闲庭散步,静看花开花落的时刻就足矣!

生活总是不免要历经大浪淘沙,淘来淘去,剩下的那点淘不掉的东西,不管是不是黄金,都是一个人真正的性情深处的东西。哪怕淘剩下的是一坨屎呢,也会有苍蝇视之为最爱。

一个人能够在四十岁上下寻找到,并且安乐于这种性情深处所钟爱的事业,把这种状态称为黄金时代,也是非常确切的。

毕竟,内心愉悦的价值远胜黄金白银的价值。就如我小时候,不识黄金白银时,母亲在我生日时,为我煮的一碗鸡蛋面,就够我开心很久的了。

买椟还珠的故事被人嘲笑,但是我就是那种愿意买椟还珠的人,如果我喜欢那椟,对我来说,椟的价值就比珠宝的价值高,而且这椟还具有唯一性,不可被替代。

经过这些年在医疗行业的磨练,如今我处理自己的工作也越来越娴熟了,这种娴熟体现在多方面。

一方面,我的医术确实在逐年提升,不是说我现在能治好一切病人,这种能力我一生都不会具备,因为医学本身就是一门不完美的科学,没有一个学医人能够治好一切病人,甚至可以说每个医生手下都避免不了屈死的冤魂。

但是随着读的书越来越多,临证越来越多,我在治疗很多疾病时,确实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另一方面,在处理和病患及患者家属之间的关系方面,也越来越娴熟了。

什么样的求助者与我是有缘份的,什么样的求助者与我无缘,我现在只在几分钟内就一清二楚了。有缘的不错过,无缘的不强求。有这样的心态,自然就不会再为医患纠纷所困。

还有就是能够比以前更娴熟的处理自己内心中积淀的负面情绪。

毋庸讳言,医疗行业是最容易积累心理阴影的行业之一。

医护人员所面临的,几乎清一色的都是身心疲惫的需要帮助的对象,其中不乏性情偏执或暴戾者,总会有人在我们心中留下阴影来。

再加上经常的要面临死亡,所以学医者的心理压力是很大的。我过去的确不能像现在这样的娴熟的应对这些不愉快,但是现在好多了。

这就像化蛹成蝶一样,久经磨练,人自然而然的会从量变发展到质变,从不成熟发展到成熟。

总的来说,这一年过得平平淡淡,只是我又长了一岁,多读了几本书,多懂了一些道理,少了一些张狂,也少了一些火气,多了几分心平气和。更能放下,更能随缘。

仅此而已,有此已足。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