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医生会越来越胆小

曾经有人跟我开玩笑说,你真是华佗再世啊,我也跟他开玩笑说,我可真的不想成为华佗再世,华佗是死于自己的病人曹操之手的,比华佗更早的西汉时期的名医淳于意也差点因为自己精湛的医术而死于自己的患者之手,幸好他的女儿缇萦向汉文帝上书请求代父亲领罪,感动了汉文帝才捡回来一条命。成语”缇萦救父“讲的就是这么一件事。

有一次我的师父在诊室里教我行医规范,师父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当医生,第一件事情是要注意安全,首先是要注意病人的生命安全,然后是要注意医生自己的人身安全。师父跟我说,她以前看过一本急诊方面的专著,里面有一段话令她印象很深刻,书中告诉医生在接诊急诊病人时诊室的门应该怎么开着,防备病人突然发难时,医生好跑路,以保证医生自己的安全。这是一本西方人撰写的专著,可见医生遭遇患者非难,并非中国独有的发明,环球同此凉热。

医学是一门不完美的科学,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在这个问题上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一个医生可以保证自己能够把患者的病治好。所以现在有些患者告诉我,你若是能把我的病治好,诊费再高我也出了,这时候我就会告诉患者或者患者家属,鄙人才疏学浅,对这种病丝毫把握都没有,还是请您再找找水平高点的大夫。一个治疗肿瘤这类疾病的医生,如果头脑还清楚的话,是不可能愚蠢到跟患者打包票的。对于不了解我本人的患者,我现在基本上都是小心翼翼的,能规避风险就尽量规避风险,原因无他,怕了。

这样的话还不能在太公开的场所说,因为这么说会遭致社会舆论铺天盖地的谩骂。甚至经常会有一些看过我某篇文章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义愤填膺的站出来把我痛骂一顿,骂我是一个无良的医者后把我永久的拉入黑名单。假如我没有经过佛教的训练,戒掉了自己的嗔怒心的话,遭遇这样的事情,真的会非常难受。

有一个很关爱我的人让我给人治病时,不要因为太同情患者而伤害到自己。我觉得对一个医者来说,这一点很难做到,病人虐我千万遍,我待病人如初恋,这大概是多数有人道主义精神的医生的共同心声。即便遭遇病人无数次的伤害,但是在救死扶伤的关键时刻,医生还是会本能的把一切不良情绪和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统统抛开,忘我的去用自己所学到的专业知识,尽力把病人从鬼门关救回来。在我国现在这种医患纠纷高发的社会环境中,医生是一个令自己的家人朋友提心吊胆的职业。

在维吾尔族的传统信仰中,医生是可以与神直接对话的人,死后可以直升天堂。因为普通人只是在生老病死来临之时才需要与生命打交道,医生是每时每刻都需要与生命打交道的人。医生的职业充满了人道主义精神,真正受过医生职业情怀感召的医生,很少有唯利是图者,唯利是图的是操纵医院经济命脉的商人。

我是为药王孙思邈的大医精诚精神感召,和被自己的母亲的苦难触动而奋发学医者,在我接触医学后,除了帮助病人解除疾病痛苦之外,还经常的对赤贫如洗的患者进行经济上的帮扶。我并不觉得这是多么值得称道的高尚之举,因为在我所接触的医生中,也有不少人在这么做。

有一次一个二十出头的宫颈癌患者,因为大出血向我求助。我给她开了处方后,心中一直牵挂着她的出血是否止住,过了两天后我问她服药情况如何。患者告诉我,她正在等待一个欠她钱的朋友还钱给她,还了钱她才有钱去买药。患者已经因为出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竟然身无分文到这种程度。

我当即管患者要了银行账号,给患者汇了五百块钱,让她赶紧去买药止血,随后帮患者在一些朋友中募捐。这个患者当时奇怪的问我:“你不怕我是骗子么?”我告诉患者,如果你是骗子,我损失的是五百块钱,对我来说,这五百块钱意义不大,但是如果你不是骗子,我这辈子将会因为见死不救而良心难安。“患者听后嚎啕大哭,她告诉我,实际上她已经为她的丈夫和她的亲生父母抛弃,如今无钱医治,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出租屋里等死。

我相信家属抛弃患者的事情,在很多医生,尤其是肿瘤科医生行医的过程中都会碰到,在这些患者人生的最后时刻,只有医生能给他们温暖。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危难时刻,对病人解囊相助,是很多医生的本能反应。

有一些传染病患者,家属常常会因为担心被传染而对患者有一些隔离行为,医生也需要对这些患者进行精神抚慰,同时从专业角度上对患者家属进行科普教育,让他们尽量不要歧视患者。站在我们这个岗位上,几乎天天都会与各种意想不到的疾病打交道,被感染的危险随时可能会发生,但是我们若也是对患者冷漠的话,患者内心所受伤害就无人抚慰了。

曾经有人跟我说,你可曾想过,有些患者如今遭罪,也是因为以前做错了什么,如今才会有这样的报应,所以对患者不要太慈悲。也许这话的确有道理,但是作为医生,我们的天职不允许我们这样做。医生的天职要求我们,即便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来求治,也要尽心尽力去救治,不可以因为仇恨而耽误患者的治疗。所以一个真正的好医生,其胸怀是宽广的。即便病人真的十恶不赦,在医生这里,都是需要帮助的对象。一个医生,对任何人都是不应该有仇恨和厌憎情绪的。

这就是为什么古人说:”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自古至今,真正令人铭记的好医生,身上都有一股侠义之气。

但是社会是一个大杂烩,目前医疗行业的现状令人触目惊心,经常有新闻报道,某某德高望重的医生被患者所杀,也经常有新闻报道,某某医院骗患者钱财,导致患者家破人亡。医疗纠纷常常闹得沸沸扬扬。

这一方面确实是因为我国医疗体制不合理,导致中国医疗界存在很多问题。另一方面,普通老百姓对医学的期望值过高,也是目前医疗纠纷高发的原因之一。人类医学目前尚处在低水平的状态,很多患者还是治疗不好的。医生只能尽力救治,无法担保疗效,医疗行为的后果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治疗风险是客观存在的。

我因为行医而导致性格过度谨慎,随时都在预判会遭遇到的各种风险,以至于我的家人和朋友,经常会觉得我的风险意识太强,把一些不可能发生的后果都预先想到,过得不够洒脱和放松。我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在如今这个社会环境下,一个医生若不养成小心谨慎的作风,很容易出现医疗事故和医疗纠纷。这种小心谨慎带来的生活上的困扰,也只能是至亲好友们多担待些了。

在与人交际时,医生可能会呈现出慢热的倾向,总是要小心翼翼的把各种风险排除在外后,才敢放下心来与某个人真正的结交。这种受职业影响的性格,在我的同仁们身上,普遍的存在。我们的全部的职业训练,就是不断的判断风险。医生签下自己的名字,作出某句承诺之时,都会想得很远,如果出现不能兑现的情况时,我们是要承担责任的,而医疗何处不存在意外呢?无论是医疗还是人生,意外总是普遍存在的。

在医生圈子里,有句老话,医生都是越老越胆小。所以经常会有些老大夫疗效反而不及年轻大夫,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要取得疗效,有时医生就要不怕冒风险,不怕可能会出现的医疗纠纷。而患者和患者家属,也是需要给予医生足够的信任,和敢于承担一定的风险,才能获得更多的死里逃生的机会。如果医患双方都谨慎得过了头,最终就难免会错失最佳得救良机。

我在行医过程中,最感激的是那些患者去世后,依然和我保持良好的关系的家属。对于一些性格刻薄和挑剔的患者和家属,我现在都会小心翼翼的应对。因为稍不慎重,我们自己就会死在他们手中。我虽然崇尚慈悲为怀,但是还没有傻到要冒生命危险去做这样的善举。世道多艰,不擦亮眼睛,是很容易死在医生的岗位上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