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岁月无痕

这段时间我每天都会读一会儿宋词,这显得有点不合时宜。因为大家都去关心疫情了,而我却沉迷在宋词之中,似乎有点麻木,不知人间疾苦。

其实从疫情还没大爆发开始,我便知道它会是一场不可避免的人道主义灾难,所以比大多数人提前预知了今天的局面,也就不再会为它产生太大的波澜。我是有资格说这样的话的,因为我在疫情之初写作了大量的文章,这些文章证实了我提前一段时间知道事态如何发展。所以现在我很少关注疫情,而是希望大家能平复心情,面对艰难局面,学会调适自己,不要被它压垮了。

生活中除了艰难,还有美好。人的天性是趋利避害的,我们应该在艰难的岁月中尽可能多地去享受我们还能享受到的美好。文学作品就是我们能够享受到的美好之一,我这段日子把每天阅读新闻的时间控制在十五分钟内,但是每天却会花费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去读宋词。

一般来说,晚上六点我就把手机扔到一边,早上七点才会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事情。从晚上六点到早上七点之间,我会阅读三类书,一类是医学,一类是宋词,还有一类是生物和化学。其中宋词是最令人轻松愉悦的读物,读宋词不用太费脑子。

我对与长江有关的词尤其感兴趣,我出生在长江边上,古诗词中有许多与长江有关的。比如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再比如唐后主李煜的《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假如我们站在长江边来读这些词,就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滔滔逝水,一刻不停地向东奔流,江面宽阔,偶有船只经过。一个人短暂的一生,乃至一个民族全部的历史,可能都转瞬即逝,而大江东去的趋势却是不随岁月的改变而改变的。我不知道别人在长江边看着一江东逝水会作何感想,去年我回过一趟老家,特地去了长江边,看着小时候经常看到的长江水,真是百感交集。

多少风流人物在长江边酣战过,又有多少人曾如苏东坡一样在长江边即兴赋诗,更有无数的老百姓在长江上谋生活,但岁月没有为任何人留下痕迹。无论他们是如李煜一样伤感地悲叹:“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还是如苏东坡一样苍茫地感慨:“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他们都只能像东逝水一样,一去不复返。

苏东坡另有一首词《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也是在我老家湖北黄冈(宋代的黄州府)的长江边写的:“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东坡是在经历了“乌台诗案”风波,劫后余生的时候来到黄州的。曾经的天之骄子差点儿连命都没有了,43岁的苏东坡突然意识到生命无常,不再汲汲于名利,对平凡的生活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亲近感,很想江海寄余生。

被贬到黄州的苏轼是政治犯,没有多少故交敢理他,只有好友马正卿给他找了一块东边的坡地耕种,所以他从此改名为苏东坡。过去很少干重活儿的文人苏轼在黄州种了十几亩地养活妻儿,这场政治风波让他变得比过去更豁达,同时也更重视人间真情。他给他弟弟苏辙写了一首诗,表露了这种心情:“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

未经历挫折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要经历挫折,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而已。我哥哥在上海上大学的时候,他的一个老师说自己一辈子平平安安,如果他老师还在世的话,这句话现在是不会再说出口了。即便我们自己安分守己,愿意平平安安地当个平凡人,但又有谁能逃脱时代的悲剧?

有一些自然规律就像长江东逝水一样,无人能够改变它。一种新病毒一旦成为大流行,会在未来的百年甚至更长时间里影响我们的生活。不管我们人类今天选择何种方式对抗它,最终都会不可避免的要接纳它。岁月总是无情的,它带走任何人都不会给他们留下太多的痕迹,不管人们如何珍惜生命,不舍此生的一切,岁月都能让这些统统化为乌有。

宋词有一种别有的滋味,宋词就像“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宗一样,是深入到生命深处的写作,是一代文人对生命本身的沉淀和反思。宋词中的情感是人的真实情感,而不再是那种巍峨高大的超人情感。

在“文以载道”的传统笼罩下的中国文学中,宋词是一朵奇葩,宋词并不追求“文以载道”,而是重在表达人的真情实感——善和美只有建立在真情实感的基础上才有意义,否则的话就是大而空。我们大多数人对大而空都厌倦了,因为我们从小就从各种渠道中听到太多大而空的套话和假话,我们需要真情实感。

文章要写得行云流水,真情实感是必不可少的。很多人能写精妙的金句,也有很好的组织语言的能力,但是却写不出来好文章,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对真情实感的体验太浅,也无法用文字去表露自己真实的内心。宋代文人在这方面似有特长,他们不吝于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和想法,所以宋词才那么迷人。

我们能在宋词中感受他人的爱恨情仇,感受他人的情绪和心境,也能在宋词中排遣自己的情绪,为自己当下的痛苦寻找到宣泄的缺口。好的文学作品是能穿越时代抚慰人心的,所以我偶尔会用宋词去疗愈时代悲剧给我自己内心造成的创伤。中国的哲学、心理学、宗教和文学是合为一体的,我们的先辈们把这所有的元素糅合在一起,组成了唯美的文学作品供我们享用,这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种难得的福气。人生有太多的无奈,没有这些文字,我们的内心就无处安放。有了这些文字,我们就总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不那么孤单。

人生苦短,去日无多,意外不知何时到来,也许明天一切都会成空,但今天我们活过。活着的时候,就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爱,好好的享受春光,享受被爱,不必执着于各种虚幻的大道理,也不必被苦难吓到生活中只剩苦难。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