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毒性压力见鬼去

惊蛰这天,我扛着铁锨去我租的小菜地翻地去了。干了一会儿活儿后,身心舒畅。最近天天看俄乌战争和核威慑的新闻,心情很郁闷,劳动了一下午后,这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劳动确实很减压。本来今年不打算继续租地种菜,因为我在准备重新高考,复习很占时间。但是这一下午的活儿干完后,心情舒畅得让我又下定了决心继续种菜。考试复习固然重要,身心健康更重要。我对名利和社会身份标识不是那么看重,更重视生活质量。到了我这个年龄,接触了那么多垂死的病人,什么事情都可以放下了。有社会身份固然好,没有也没啥。

疫情加战争让全球大多数人这段时间都很郁闷,我看到外媒在欧洲采访,欧洲的老百姓说自己很恐惧。我国媒体没那么开放,对这类问题很少采访,所以我国居民就算心情郁闷也不会有公开报道。主流媒体只关注正面消息,他们想证明我们生活幸福,没有痛苦,并不敢去涉足这样的话题。这可以理解,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是掩耳盗铃式的自欺欺人。

核威慑让全球人感受到了压力,核威慑的时间越久,这种压力就越呈现毒性压力的特征,所以那些发动核威慑的人是全球大多数人的公敌。

当初研发核武器的科学家们一定没有想到有一天核武器会成为某些战争狂人威胁全球的工具,如果他们知道有这一天,应该会拒绝研发这样的武器,因为科学家大多有良知。参与研发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有许多,大家当时一腔热血想结束希特勒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但是却不曾预料到以后有人可能会利用核武器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我们生活在一个并不完美的世界中,也许还有一个并不完美的家庭,或一份并不完美的工作。这些外在的环境和我们内在的因素共同作用,就可能会给我们造成毒性压力。承受毒性压力时间久了,人就会生病,超过一半的癌症患者在生活中长期承受毒性压力,约有三分之一的癌症患者同时有抑郁症倾向。癌症是一种多因素诱发的疾病,毒性压力是其中之一。毒性压力还会造成精神疾患,如抑郁症、焦虑症、恐惧症和强迫症等,心脑血管疾病和高血压等也与毒性压力有关。

所谓毒性压力(toxic stress),是指强烈的、频繁的或者长期存在的压力。比如低质量的看护、混乱的家庭环境、工作环境、社会环境和政治环境或持续的生存威胁等均可以导致身体遭受毒性压力。毒性压力会影响大脑的发育,激发大脑物理结构的改变。承受毒性压力时间久了,就会罹患各种疾病。

与毒性压力相关的概念有两个,一个是可承受压力(tolrable stress),另一个是正向压力(positive stress),这两者不至于致病,正向压力更是人进步的动力。

可承受压力是指压力虽然强烈到可以影响大脑物理结构的程度,但是它们持续的时间短,或者可以被亲友的支持缓解。正向压力是指短期的和适度的压力,比如我们在学习和工作中会承受一些并不严重的压力,这些压力能够提高我们学习和工作效率,让我们成为一个高效的人,这种压力对人很有好处。

所以也并不用对所有的压力都忌惮,在养育孩子的时候,我们要放手让孩子去面临正向压力,同时要避免孩子承受毒性压力。如果孩子遭遇了较强的压力,我们要善于缓解孩子的压力,使之成为可承受压力。

对自己也一样,一定不能让自己压抑太久。超过两周的较强压力(达到让人持续不开心的程度就算较强压力)就会成为毒性压力,不管这压力是劳累造成的还是精神刺激造成的。所以我们在生活中要善于休息,也要有减压项目。

一个人兴趣爱好越广泛,相应的减压项目就越多。工作之外,最少要有两三项业余爱好。因为只有一项业余爱好,我们可能很容易对它产生厌倦心理。如果有两三项爱好的话,我们就可以在不同的爱好中切换,不容易产生厌倦心理。我的爱好比较广泛,种菜、养花、弹琴、骑行、读书、写作,我还一直沉浸在爱的激励中,所以我自己不太容易出现毒性压力。

当然,这不是说我这辈子就没有过毒性压力,实际上我也经常可能会有毒性压力。比如某个重病患者生命受到威胁,而我又刚好接手了这个患者,那么那段时间我可能就会有毒性压力。亲人或爱人生病,我也可能会有毒性压力。我曾经斑秃过几次,但是每次一有斑秃的迹象出现,就引起我警惕了。斑秃说明有毒性压力,出现这种苗头就要立即调整工作强度和生活节奏,并适当服药(对我个人比较管用的是中成药二至丸),每次我都可以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把斑秃治好,这些毒性压力就转化为可承受压力了。

有些人则更容易产生毒性压力,比如那些对自己要求很高,人生计划太苛刻的人就很容易长期沉浸在毒性压力之中。人生计划最好随意点,我实际上不太喜欢制定详细的人生计划。我觉得一个人有人生方向就够了,不必制定太较真的人生计划,一切顺其自然最轻松。

我们可以选择一项自己热爱的事业作为人生方向,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就够了,三年规划、五年规划或者各种大目标都是画蛇添足——我一辈子都不喜欢在体制内工作,因为体制内有太多的年度计划。最好也不要经常更改自己的人生方向,这不利于积累经验。人在世上生存,从事自己最有经验的工作是最轻松的。古人说常立志不如长立志,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我不喜欢跟着潮流跑,跟着潮流跑太累了,有个固定的人生方向就不必在乎外界如何变化。

我有个经验,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想一年内把它做好,那肯定压力重重;如果想一个月内把它做好,那不但不现实,而且会让我们被焦虑压垮。我是做终生打算,总在憧憬未来的日子会如何好过,在这种憧憬中就不会对当下感到不满了。我只要一想到现在努力积累,未来自己会多么快乐就开心得很,所以我哥哥总说我是个无可救药的盲目乐观主义者。

实际上,我是在放弃短期计划,执行终生规划。短期计划总是容易让人肾上腺激素飙升,压力重重,这样的计划不美好。什么叫功利主义者?其本质就是短期主义者,也就是俗话说的盯着眼前利益的人。如果我们坚持一个长期方向,我们的心态就会平和很多。我们会不紧不慢地把要做的事情分解成若干可以轻松完成的小目标,人在执行小目标的时候,不会有压力,也不会焦虑。

将一个个小目标汇聚在一起,不知不觉就实现了我们的心愿。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管这叫“厚积薄发,大器晚成”,这正是我老师当年对我的教诲。另外,最好不要设置终极目标,人生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追求终极目标并不现实。持这样的人生态度,不容易有终生性的毒性压力。有许多人很急躁,结果一辈子大多数时候生活在毒性压力中,并因为毒性压力失去了宝贵的健康。

除此之外,人际关系也很重要。罗素先生说,除了身体健康之外,建立在互助友爱的基础之上的人际关系是人生最重要的快乐之源。人要想没有太多的毒性压力,一定要有人替我们分担。如果有人替我们分担,那些可能成为毒性压力的强烈压力或长久压力就能转化为可承受压力。活得太孤立的人到了晚年很容易患阿尔兹海默症,因为毒性压力会导致人的大脑萎缩。

对于如何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这个问题,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但是据我所知,最好的维护人际关系的办法是无条件地去爱和关心别人,而不是计较和挑剔自己所爱的人。

不管我们爱的那个人是我们的人生伴侣或亲人,还是我们的老师或同学,抑或是同事与朋友,我们都应无条件的去爱他们,同时接纳他们的一切特征而非试着让他们去改变自己来适应我们——爱是理解和支持,而非占有和禁锢。违背这一原则者通常不是在爱一个人,而只不过是索要另一个人对自己的关怀和迁就而已。

我们不要做挑剔的人,也不要和挑剔我们的人做朋友或恋人,与我们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我们尽量多理解。如果处理不好家庭关系的话,可以去寻求家庭咨询师的帮助——心理咨询师中有一种专门调整家庭关系的家庭治疗师。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恋爱关系、师生关系和朋友关系是存在的,我对自己的这些亲密关系都感到很满意,愿意为自己的朋友、老师、亲人和爱人打满分。

我初中时有个教我语文的老师告诉我一条人生经验,他说“来说是非者,即是是非人”。一个人如果在我们面前说别人的坏话,这个人一定不值得交往。因为他也会在别人面前说我们坏话,我老师说人的行为具有一贯性。

我听了他的话后受到了很大的启发,我现在也依据人的行为具有一贯性这个原理来判断是否要和一个人建立起友好关系。比如,某个人如果有一次漠视他人生命的表现,我就不会与他们结交为好友,因为他一定还会在另外的时刻漠视其他人的生命。人是隐藏不了自己的,一个人语言、神情中透露出来的信息能够让别人对他们有正确的判断。

当然,我们也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因为人是会改变的,有些人就可以改变过来。只是在重大的原则性问题上可能不容易改变,这与人在生命早期受到的环境影响有关。专业的心理医师都不一定能矫正某个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更别说普通人了,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三观不合的人要远离是有道理的。

误交损友,在婚姻大事上找到的不是Mr或Ms Right,而是Mr或Ms Wrong,都会是人的痛苦之源。这会让我们与特定对象在一起时产生毒性压力,不合适的婚姻和友谊会给人带来持久的毒性压力,需要尽早结束。

做好这几点,我们就能让毒性压力见鬼去。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