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情感:遗弃、岐视和仇恨

我们村有个智障儿童,他们的父母是近亲结婚,所以生出来的孩子先天存在智力缺陷。我以前回村的时候每次都能看到他在村里到处晃悠,从垃圾堆里捡东西吃,但是他也没傻到不知道回家的程度。

前几年我有一次回家探亲的时候,没有看到他。我好奇地问我父亲,这个智障孩子是不是去世了。我父亲告诉我他没有去世,只是他的父亲把他带到很远的地方——据说是新疆,遗弃了他,然后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这事情让我感到有些难过,但是村里人大多对这件事情没什么看法。我们大家也理解这对父母,因为他们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只有一个孩子是正常的,照顾两个智障孩子让这对父母不堪重负。除了遗弃掉的这个智障孩子之外,他们家里还有一个智障孩子,我们甚至怀疑他们今后会不会把剩下的这个智障孩子也遗弃掉。

我虽然对这孩子被遗弃感到难过,但是很难去指责他的父母,也觉得自己无权指责,因为同在一个村,我从来没有去帮助过这家人。大概是从小就习惯了他们的生活状态,所以也以为他们已经习惯了,以为他们对这样的生活状态不感到痛苦。实际上那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深入到这对父母的内心中去,无从了解他们真实的感受。

铁链锁女事件发生后,我就想起了这个被遗弃的智障孩子,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这一引起社会轰动的事件。因为那个被锁的女子从医学角度来说,她的精神分裂症是娘胎里就有了的。从成为受精卵的那一刻,她的一生就注定了是悲惨的,父母双亡后,被遗弃是她难以避免的厄运。

中国有几千万的精神致残患者,许多都流浪在全国各地的街头,从垃圾桶里捡东西吃,随时可能因为中毒或感染某种病菌而死亡。我们经常在街头看到这样的人,相信大多数人对这些人的反应都是麻木不仁,很少有人想过他们需要帮助。这些人最初大多也是被家人遗弃掉的,如今他们流落在街头,都成了来历不明的流浪人口,连姓名都无人知晓。

小时候我们附近村有两个精神致残者,到处捡东西吃,每到一村,村里的孩子们都追在他们后面唱童谣,嘲笑和辱骂他们,还有人用石头木棍扔他们,大人们看到了也就在旁看热闹取乐。如今我自己从医,回忆这样的往事,不记得自己是否跟着他们起哄,如果参与了就真应该忏悔。大的环境缺乏对病人的同情心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大的悲哀,无知和麻木让我们特别残忍而不自知。

对病人的歧视是无处不在的,我们不止对病人存在歧视现象,也存在性别歧视、地域歧视、文化歧视、民族歧视等种种歧视现象。这与多数人一向对自己的认知是相反的,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好人而不是坏人。原因就像罗素先生所说的那样,人们都对舆论有恐惧心理,谁也不希望自己被人说成是坏人,所以大家总是努力的认为自己是好人,以此来安慰自己。

我接触得最多的就是病人以及病人家属,常常有人说,医生是把生死看透的人,但很少有人知道医生也看穿了人性。只要从医十年以上,而且平时观察仔细,一个医生大概可以练出从三言两语就看穿一个人的灵魂的本领。

我们见证过太多的遗弃事件。每年我大概都会接触不下十例被亲人和爱人遗弃的患者,能收留和帮助的我基本上都收留和帮助了。我身边也有几个朋友,一直在和我一起做这样的帮扶工作。

我曾治疗过一个年轻的宫颈癌患者,她确诊为癌症的那一天,她唯一的至亲——她的亲生父亲给她送了一万块钱后,从她的世界彻底消失了,手机号码都换了,直到她去世都没有再联系过她,家里的亲戚们也都躲得远远的。所以有人跟我说唯有父母对子女是完全无私的这样的话,我也只是付诸一笑。最后这个患者是我当时组建的一个病友组织里的病友们合力捐款治疗她,患者去世后,她的亲人们开始出现了,来查她银行卡的余额——那些我们捐给这个患者治病和生活的钱,争着分她的遗产。

我治疗的另一个女患者,病重的时候丈夫偷情,和偷情对象微信聊天,期盼妻子早点死掉,被妻子发现。患者内心难受,只好找我倾诉。这类现象实在太多了,很多人在家属患癌后想尽办法离婚以逃避责任,热恋时的所有誓言在遭遇真正的不幸时都可能让现实挤兑得很尴尬,这就是真实的人间。我有两个出家的朋友,出家前都是医生,见多了这些负面现象后,他们抑郁了。

我经常做一些患者家属的工作,让他们对患者好一点,但有时会让患者家属感到很恼怒。有很多患者家属抛弃自己的亲人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很穷,有些患者家属年收入过百万,房产好几套,但是对自己患病的亲人仍然是想尽办法躲避和抛弃。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家属本身也存在心理问题,他们可能因为先天基因和后天环境的影响,处于“贫穷妄想”的状态,拥有再多的钱都没有安全感,总觉得自己的生活惨不忍睹,这是抑郁症的一种表现形式。

还有一些患者与他们的家人则互相仇视,完全没有爱。我儿子曾经养过一窝仓鼠,我得以有机会观察到一种在动物中存在的现象。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养了两只仓鼠,它们的食物很充足,仓鼠表现得活泼可爱,互相之间也没有争斗。后来仓鼠繁殖了许多后代,抢食物的时候就异常激烈。

有一次我们外出了几天,外出前给仓鼠放了一些食物,以为足够它们吃的。孰料等我们再回来的时候,有些仓鼠已经被另外的仓鼠吃掉了,只剩下一些残骸。人和仓鼠在基因上相似度高达99%,仓鼠间存在的行为在人类社会也广泛存在。当生存竞争过度激烈的时候,人类很容易从和平友爱的相处模式转为互相仇恨的相处模式。

仇恨情绪在人类社会普遍存在,也有许多人在利用这种情绪。政客、商人乃至一些精神不正常者,他们经常煽动大家的仇恨情绪,仇恨情绪就像汽油一样,只要有人一点燃就会着火。

纳粹和日本的军国主义是典型的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煽动起来的仇恨情绪,我们今天很不幸的看到在全球各国都广泛的存在这样的仇恨情绪。无论是民主国家还是一党专政的国家,都有严重的民族主义和仇恨情绪。我们虽然说一直在反对纳粹主义,但是纳粹思想总是阴魂不散的跟随着人类,所有的发动战争的檄文都能闻出希特勒的味道来。

毋庸讳言,仇恨情绪在我们中国网络上泛滥成灾。有些人认为这是因为仇恨教育的结果,这的确是原因之一,但是并非全部。我访问得了全球各国的互联网,我发现美国的仇恨情绪也极为严重。推特上仇恨言论泛滥成灾,和中国的微博不相上下,特朗普主义兴起的背后原因是美国铁锈地带那些失落的人群们的仇恨情绪无处发泄。

阅读两本书有助于了解美国仇恨情绪泛滥的原因,一是华裔美国学者许倬云写的《许倬云说美国》,二是美国的一个律师JD.万斯写的《乡下人的悲歌》。这两本书对美国社会那些从中产阶层掉入底层和从底层奋斗到中产阶层的人的生活有详细描述,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大多数美国人的精神世界。说到底这些仇恨情绪的背后仍然是生存竞争压力。

中国网络上泛滥成灾的仇恨情绪的背后也是生存压力,我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网民,二十多年前就上网,我的QQ号码是五位数,只有真正的骨灰级的早期网民才有这样的QQ号。我对中国网络上仇恨情绪的变化有深刻的认知,二十年前虽然网络上也存在仇恨情绪,但是没有现在激烈。现在我国互联网上的仇恨情绪已经到了非常极端的程度,它让很多人丧失理性,活得焦虑和抑郁。因为这个原因,中国网络上的偏见和误导性的假新闻多得数不胜数。

我平时都只读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因为在华文媒体中,大概也就《联合早报》客观理性一点吧,不带那么多的情绪。虽然我也能看到《美国之音》和BBC以及国内媒体的报道,但是我对这些泛滥着极端言论的媒体报道都不感兴趣,因为真实性太差。处于交战状态的媒体一定都是存在偏颇的,只有旁观者才有理性可言。社交媒体我则基本上全部断绝了,社交媒体中煽动性的情绪化言论更加泛滥成灾,因为它比传统媒体少了一层约束。

从营销学的角度来说,平静的受众是不会购买广告中的商品或接受作者的观点的,只有让受众处于各种各样的激动状态(如恐惧和惊慌),才能让受众购买商品或服务。我的文笔很好,但是文章点击量一直不怎么样,原因无他,我没有卷入到种种情绪化炒作中去。这种情绪化炒作非但对受众有害,对作者自身也有害,只是许多人认识不到这一点,或者虽然能认识,但是在欲望的控制下已经身不由己了。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二十年前我依托国家级平台研究过一个重要的课题:不可持续性发展将引发人类的生存危机。二十年前许多学者已经预感到人类社会将出现各种各样的社会危机和环境危机,但是那时候有许多学者乐观的认为,人类可以通过约束自己的行为来改善这一切。

不过我经历了二十年的见闻,发现如今这些危机比过去严重多了。根本原因在于过去二十年人口一直在增长,过剩的人口在抢夺不足的资源,自相残杀就不可避免。可能一直要到人口进入下降通道,这些社会压力才会逐步缓解。

我们活在这样一个消极情感泛滥的年代,很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尤其是像我这种与人的生死打交道的人,更是频繁的接触负面事件,内心不够强大的人很容易垮掉。我是通过更深的理解世界万物运作的背后规律来避免这些消极情感对我的不良影响的。

如果我们认识到了这些事情背后的规律,知道它们深层次的原因,就很容易原谅和宽容一切,愿意接纳这个世界。虽然我们仍然有去改善这个世界的愿望,但是也不会太着急了,毕竟自然规律并非人力可扭转。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