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放化疗期间要不要用中医辅助?

经常有患者家属问我癌症患者放化疗期间要不要用中医辅助的问题,他们的西医主治医师用非常肯定的态度告诉他们不需要​,甚至不允许他们用中医辅助。对此,我只能说我国西医教育出了重大的偏差​,对中医太过歧视,当然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些年在大力扶持中医的发展。

癌症患者在放化疗的过程中用中医辅助利大于弊,当然前提得找到对癌症​有专门研究的中医师,医师要了解癌症患者放化疗过程中常见的副作用及其处理方法。有许多癌症患者放化疗进行不下去的时候,他们的主治西医师才让他们去寻找中医师的帮助,而患者通常找到的中医师对癌症患者放化疗副作用的处理又缺乏经验,所以很少能得到有效的​帮助。

我们必须得承认术业有专攻这一点,医生是个熟练工种,在某一领域反复的训练肯定能够提高一个医生​应对该类疾病的水平。我个人极为反对认为一个中医师就是一个全科医院的观点,什么病都看的中医师可能看什么病的水平都稀松平常,因为人的精力有限,任何一个医师都不可能对​所有疾病都有专深的研究。生命非儿戏,靠文字游戏来治自己不了解的疾病的医者有违上天好生之德,医者应谦卑的认识到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的有限性,在重大疾病上要么不涉足,要么就专注于一个领域,尽可能提升自己的水平,庶几可以少杀人矣​!​

如果有条件的话,患者在决定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来治疗癌症时,应该首选那种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的专科医院,如北京的广安门中医院、望京医院,上海的龙华医院这样的医院,那里的医师团队对​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有较丰富的临床经验。次之,则应寻求长期研究癌症并且不排斥西医的中医师​的帮助。

笔者曾经写过许多中医辅助放化疗的文章,有心的读者可以在我既往的文章中查询。其中对普通读者来说,最容易读懂的一篇文章为《我自的辅助癌症患者放化疗的健胃生血汤》,那篇文章是我两年多前写成的,汇聚了我当时的辅助癌症患者放化疗的临床经验,点击标题链接可以阅读。当然,近两年来我在辅助癌症患者放化疗的方面又有了一些新的心得和体会,有时间的时候我会专门写文章再做介绍,不过对大多数癌症患者来说,用笔者的健胃生血汤辅助放化疗都有一定的作用。

在实际中,确实有一些癌症患者放化疗期间副作用不大,但更多患者难以忍受放化疗的副作用。笔者最近接触到沈阳某癌症患者在化疗后出现剧烈的痉挛性疼痛,医院用尽各种办法都无法缓解。如今该患者不要说化疗,一听化疗两个字就会产生条件反射,仍然会产生痉挛性疼痛。该患者是一名科研人员,开始的时候更接受现代医学,如今却宁死不肯接受西医治疗,尽管化疗对他的肿瘤有缩小作用,但是剧烈的副作用让他生不如死​。患者的这种痛苦,大多数临床医生无法亲身体会,所以他们仅依从医学指南来​替患者做医疗决策的做法是违背循证医学精神的。我认为这类西医都应该回医学院回炉再学循证医学​——这不是中医的东西,而是他们所学的西医的内容,只是他们没学好。

中医的辨证论治在对症治疗上有很多优势,可以明显缓解患者放化疗期间产生的种种副作用。如上述患者痉挛性疼痛,笔者经常碰到,笔者用芍药甘草汤(白芍3-6g,甘草3-6g,用沸水冲泡后代茶饮)解决了多例因放化疗产生痉挛性疼痛和不能行走的患者的问题,​这些患者在用中医辅助治疗后,减轻了痛苦,顺利完成了放化疗,有何不好?非得像上述沈阳的那位患者那样,在治疗有效的情况下,因为​副作用太剧烈而放弃治疗了才好吗?很多​临床西医对中医的偏见之深,只能证明其学问太浅,不能证明其他。

我国有许多西医肿瘤科专家也在大力呼吁癌症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如季加孚院士、孙燕院士等西医肿瘤专家——这些都是我国肿瘤医学方面的泰斗,享誉国际的肿瘤专家,他们都支持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而非单纯的西医治疗。大多数患者和患者家属所遇到的反对中西医结合的西医,恕我直言​,在医学上的造诣还太浅,难以望这些​院士的项背。

如果担心癌症患者同时服用中西药对肝脏负担太大的话,完全可以在治疗期间为患者做好护肝的预防性治疗,如​服用阿拓莫兰等护肝药。​说到护肝这个问题,也是令人深感遗憾的事情。笔者在近年来特别重视保护患者的肝功能,但是也看到了许多​肿瘤科医师是出问题了才处理肝损害问题,在出问题前不采取预防措施,以至于许多患者肝功能在治疗过程中受损​。

虽然预防肝功能受损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患者肝功能不受损,但是不预先防范则有相当大一部分患者最终会因为肝功能受损而无法继续中西医治疗,不得不中断。有些患者甚至最后不是因为癌症,而是因为肝功能受损导致的治疗中断​去世。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见过的绝大多数因为肝功能受损的患者没有用任何中药​,可以排除中药的药物性肝损。

我们通常说药物性肝损有多少比例是由于中药造成的,但是​有没有想过剩下的那些药物性肝损是由于什么造成的呢?​除了中药不就是西药吗?为什么就对西药的药物性肝损选择性无视,​揪出中药的药物性肝损问题不放呢?​理智的做法不是批判中药或西药的肝毒性,是药三分毒,患者得病了没有药治疗就可能会死亡,我们要做的不是批判药物的肝毒性,而是预防药物性肝损害发生。

本文言辞略偏激烈,有违我一直以来的不爱争论的作风,但是事关这种致命的医疗偏见,不用这种犀利的言辞是不足以反驳​许多人的谬论的。而医疗偏见影响的是千千万万的患者的寿命,学医之人难以​对此作壁上观。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