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菜入窖

小雪过后,天气变冷,按照北方人的做法,萝卜和白菜该收入菜窖了。秋收冬藏,在北方过冬,对冬藏的感受会更深刻。去年,一入十一月份,种菜园的小伙伴们便纷纷开始挖菜窖。

按照租地协议,我们这片菜园是不允许挖菜窖的,我是个老实头,严格的按照协议来。今年种的白菜不少,不挖菜窖储存,坏掉就可惜了。正好一起种菜的邻居说,我们去年租赁的那片菜园又在招大家回去了,那片菜园可以挖菜窖。于是前几天我就花了三千四,提前去那片菜园把明年的菜地租下来,打算明年到那片菜园去种。今年正好可以在那里挖个菜窖,把我的萝卜和白菜埋在菜窖里。这些菜只要保存好,可以吃一个冬季。

等我好不容易在新租的菜地把菜窖挖好,我们这片菜园子陆陆续续有十几家都挖了菜窖,菜园的管理方并没有严格的执行协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我今天就问了问管菜园的张师傅,到底可不可以挖菜窖。张师傅说,原则上是不让挖菜窖的,但只要租户明年还接着租这块地,也可以让租户挖一个菜窖。早知如此,我就不折腾着到去年种的那片园子里去租地了。

下午想了想,还是决定明年继续租我现在正在种的这块地,把我刚租下来的老园子的那块地转租出去。如果实在转租不出去的话,明年就用它来种黄豆和玉米,不种菜。我喜欢现在正在种的这块地,因为它离山很近,视野开阔,采光好,在这里种菜心情更愉悦。于是告诉张师傅我明年继续租这块地,说完就管他借了把铲子挖菜窖。挖了两个多小时,一个新菜窖挖好了。

现在的夜间气温很低,菜窖挖好后,我赶紧把白菜都收进去了,然后又找了两块废弃的大棚保温布,把菜窖盖好。再往上覆盖一层10公分左右的土,只留一个出口以供取菜。今年的冬季很冷,不如此覆盖,白菜很容易冻伤。

我的菜地里还有一片用地膜盖着的快菜,这地膜是一起种地的邻居借给我们用的,也是邻居教我们用地膜给秋冬季节的蔬菜保温。有了这个保温地膜,我的那一片小菜长得很好,最近的严寒对它们的影响微乎其微。保温膜里有紫生菜、四季菜心、油麦菜、奶白菜、茼蒿、小白菜、乌塌菜、小油菜等多个品种,最近都可以吃了。所以这段时间,我家的饭桌上不缺绿叶蔬菜。

疫情发生后,由于社会管控,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一家大多数时间被迫呆在北京。这片小菜园不但解决了我们的吃菜问题,让我们减少了去菜市场和超市的频次,降低了感染病毒的风险,而且还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乐趣,让我们在这种相对封闭的生活中也能过得很快乐。

瘟疫经常改变人类历史,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新肺炎让全球人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变。我们曾汲汲于名利,不断的到外界去寻找新鲜感和刺激,如今就像踩了一下急刹车,我们得学会适应一种新的生活。

我们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史,也可以说是一部与瘟疫斗争史。从人类的许多心理特征和行为习惯中,都能看到瘟疫的影响。瘟疫让我们所有人都变得比以前孤独,但孤独却能增加我们存活的几率,我们就得学会与孤独共存。如果不能适应这种变化,就可能会遭遇大自然的淘汰。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