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繁为简,梳理我的治癌思路

这段日子我在一位令人敬重的长辈(他是一名中医主任医师)的指导下,认真的梳理了一下自己过去这些年的治癌心得,写出了一份提纲挈领的总结。在他的指导下,这份文稿经过十几次的修改才算定稿。 它不只是一份简单的文稿,它也是我治疗癌症的精髓所在。通过这次闭关总结,我把自己治疗癌症的思路理清了,我的这位老师把我对中医治疗癌症的认识提升了一个档次。我现在把这份文稿略作修改,撰成本文。

我是1998年考上大学的,我上大学时,我哥哥正在上大三,我们兄弟两人上的都是重点大学,所以家里硬撑着也要供我们读完书。但是我母亲、哥哥和我都体弱多病,1998年我的家乡又遭遇洪灾,家里很困难 。为了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我从大学退学,一边务工一边自学中医。后来我还拜了我们本地中医院的副院长为师,在我师父的指导下系统学习中医理论,同时也通过网络远程学习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中医师承教育在线课程——这些课程是为我们这些中医学徒考医师资格证专门开设的。

我母亲是胃癌患者,我在照顾母亲的过程中,目睹了癌症患者所受的痛苦,立志要在中医治疗癌病方面有所建树,因此走上了学习和探索中医抗癌的道路。

癌症是当代社会的多发病,预后不良,治疗癌症需要包括中医在内的多学科合作。我国古代虽然没有专门的“癌症”病名,但是古代文献中记载的“积聚”“乳岩”“噎嗝”“失荣”“瘰疬”“肾岩翻花”“息贲”“交肠”等病,临床症状与现代医学的癌症相似。古代医家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治疗癌症的经验,对改善患者症状,延长患者生存期,有一定的效果。正如明代医家陈实功所言,对这些患者的治疗能帮助患者“带病延年”。

现代中医在癌症的研究上比古人更进一步,当代中医界借鉴现代药理学和生物学的研究方法,发现了某些中药和方剂抗癌的原理,为中医治疗癌症提供了科学依据。如发现了砒霜能诱导白血病细胞凋亡,西黄丸可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华蟾素和斑蝥能抑制癌细胞增殖,山跫虫可阻断癌细胞的有丝分裂等。这些研究为提高中医抗癌的疗效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但中医治疗癌症,还是应该重视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尤其要重视“方证”和“药证”,通过四诊合参来判断患者属于何种方剂和药物的适应症。胡希恕教授说:“中医辨证,不只辨六经八纲,更重要的是要通过它们,来辩方药的适应症。”紧抓方药的适应症是提高临床疗效的关键,所以我治疗癌症,特别重视辨患者的“方证”。如果患者属西黄丸证,就用西黄丸治疗;如果患者属归脾汤证,就用归脾汤治疗;如果患者出现多个方剂的适应症,就用多个方剂联合治疗。

我很重视将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相结合。癌症分早期、中期和晚期,早期正虚不明显,以邪实为主;中期正虚渐盛,肿瘤增大、变硬和转移;晚期正气衰弱,邪气亢盛,常伴癌热、癌痛、腹水、胸水等并发症。各个分期的治则和治法不同,早期以祛邪为主,扶正为辅;中期兼顾扶正和祛邪,二者并重;晚期以扶正为主,适度祛邪。

每个患者的年龄、性别、性格、体质、生活习惯、居住和工作环境也不同,所以治疗癌症要秉承“因人,因时,因地”的三因制宜原则,对不同患者采取个性化治疗,体现中医辨证论治和“同病异治”的精神。而且现代患者在找中医治疗之前,大多做过西医治疗,治疗后有许多副作用,所以中医对癌症患者的治疗应该秉承“随证治之”和“有是证,用是药”的原则,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去用药。

但是中医认为癌症的基本病机是正气亏虚,脏腑功能失调,气机郁滞,痰瘀互结,日久成块;病理性质为正虚邪实,虚实夹杂,全身属虚,局部属实;主要病因为气郁、痰浊、湿阻、血瘀、毒聚。在这些方面,不同的患者又有共同点,所以治疗癌症也要充分考虑到这些共同点,根据“辨病论治”和“异病同治”的原则,采用扶正固本、疏肝理气、活血化瘀、消痰散结、软坚散结、利水渗湿、以毒攻毒、温阳散结或清热解毒等思路,对不同的患者采用基本相同的治法。

某些药物对多种癌症都有效,比如西黄丸的主要功效为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消肿散结、抗癌止痛,只要患者属瘀热互结证,不管他们所患的是何种癌症,也不管他们的临床症状有没有差异,都可以在服用其它药物的同时,用西黄丸治疗。

举例来说,在我发布的医案中,有两个间皮瘤患者,一个是腹间皮瘤患者李某,另一个是胸间皮瘤患者姜某。这两个患者就诊时,李某有腹水,姜树凤有胸水,他们的肿瘤标志物ca125都高于正常值,但他们的症状不完全一样。

李某脉芤,舌紫苔薄,手足不温,小便量少,大便溏稀,腹部膨胀如孕妇。此前经其他中医用利水消肿药治疗无效,自服金匮肾气丸也无效。四诊合参,我认为他是阳虚和血虚,属于清代医家王洪绪在《外科证治全生集》中所说的“阴疽”,是阳和汤的适应症,所以我用阳和汤为主治疗他。同时根据他的临床症状的变化,定期调整处方思路,变方变,不固守一个​方子。

而姜某脉弦滑,舌苔黄厚腻,乏力,口干,咳嗽,气喘,下肢水肿,胸闷,胸痛,恶风,自汗,腹胀,已不能自主行走,只能由家人推着轮椅带她来就诊。从患者恶风自汗,水肿身重等症状来看,我认为这属于《金匮要略》中的防己黄芪汤证,所以我用防己黄芪汤为主治疗他。之后随着她的病情的变化,不断的调整用药思路去解决新的问题。

这两个患者又都有寒热夹杂,痰瘀互结的症候,所以我给他们都用上了西黄丸。结果两个患者的治疗效果都比较理想,胸腹水很快消退,肿瘤缩小,肿瘤标志物ca125都降到正常值。

李某2013年8月8日首次找我治疗,当时ca125为66(参考值为0-35),肝脏多发结节,最大者为1.2×0.8cm,治疗两个月后复查ca125下降到34,已属正常值,肝脏最大结节缩小到0.8×0.8cm。此后肿瘤虽然未完全消退,但是已控制住不增长,患者能正常生活和工作。李某自我治疗后存活了六年多,2017年患者认为自己已经安全了,自行停药,导致肿瘤复发。复发后再来找我治疗,但是家人觉得速度慢,又用了其他的治疗方法,患者在采用其他疗法的时候出现了严重副作用,2019年去世。

姜某2018年2月21日开始找我治疗,治疗2个月后,胸水明显减少,ca125下降很多,不再气喘,能每日步行一万多步锻炼身体。继续治疗的过程中,肿瘤一度缩小了一半左右,但终因病情较重,2021年去世。大多数间皮瘤患者活不过两年,这两个患者的存活期比一般同类疾病患者长,生活质量也比较高,患者家属对疗效满意。

这两个患者的治疗就充分的体现了中医的“方证”、“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等思想在癌症的治疗过程中的重要性。

老子说治大如烹小鲜,医生治疗大病也当如烹小鲜。癌症不好治疗,要想安全有效的治疗出效果来,就要特别的认真仔细。治疗癌症的药物大多有一定的副作用,有效剂量与中毒剂量相近,而且癌症的疗程长,患者长期服药容易产生蓄积性中毒。所以我在给患者用药时,一是从小剂量开始,如患者无不适,逐渐加量至有效剂量;二是让他们同时服用护肝药;三是让他们每服药四五天,休息两三天;四是让他们定期复查肝肾功能,一有异常,便调整用药方法,确保用药安全。

治疗癌症靠的不是“绝招”,而是医生的基本功和化繁为简的思维能力,医生只有厚积薄发,勤于思考和总结,才能提高临床疗效。癌症患者到了晚期大多病情严重,症状变化多端,有一些甚至已经没有治疗价值,要想把这些患者治出疗效来,很不容易。当患者的病情复杂,疑难问题太多时,医生很容易因为怀疑自己的思路而莫衷一是,反而治疗不出效果来。坚守住以上的这些治疗原则,平时多读书多复习,把基本功打扎实,临床治病时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才能提高临床疗效。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