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望活着的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关爱

公历2021年2月11日,农历大年三十。一大早我就起床了,我们一家三口开心的吃完早饭后,我照例提着我的笔记本电脑,来到了自己的书房,处理今天要处理的各项工作。

来到楼下的时候,物业前台小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们互向对方问候新年好。五年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可能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虽然我们没有过多的交谈,但是我们彼此见面的时候,总是点头微笑致意,这个微笑能给我们彼此带来好心情——没有谁会拒绝他人真诚的善意。

到了书房,我打开微信朋友圈,迅速的扫了一眼,大多数人在发新年祝福。在众多的祝福之外,有两个发讣告的,也有几个微信好友因为怀念他们今年刚刚逝去的亲人们而哀伤不已。几家欢乐几家愁,在这个团聚的日子里,人间有喜也有悲。

我的工作没有年假一说,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病人出现新状况,需要我替他们想办法解决。这是一个为生命站岗的职业,尽管我们这些学医的无法解决患者所有的问题,但是我们有义务和责任竭尽全力的阻止死亡的发生,竭尽全力的帮助患者摆脱痛苦。

上午第一个向我反馈的患者带给我的是好消息。这是一个正在上海某医院住院的宫颈癌患者,患者在放疗后恶心、呕吐、腹泻、高热不退、血小板低下、鼻衄,胃纳差,已多日未曾进食,只能靠营养液维持。在视频咨询我后,我给她开了黄连解毒汤。患者服用后症状改善了,没有再呕吐,体温也降下来了,腹泻虽然没有完全好,但是大便也已经开始成型了,不再是像前几天一样的是水样便,而且能进食了。对于很多人来说,此刻他们需要的快乐是家人们团聚在一起的欢声笑语,但是对于这样的病人来说,他们的要求很低,他们只希望他们不再那么痛苦。

我为什么要给这个患者开黄连解毒汤(黄连6g,黄柏6g,黄芩9g,栀子9g,因为患者煎药不方便,我让她家人用开水把药像泡茶一样的泡了给她喝)?因为这个患者的症状从中医辨证论治的角度去看,属于三焦火毒,需要用清热解毒的黄连解毒汤治疗。

这在放疗患者中或许是个案,或许是常见的症状,西医对这类患者的诊断是放射性肠炎,在中医看来这是放疗造成的医源性三焦火毒证。如果有其他患者在放疗的过程中出现同样的症状,又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身边也没有合适的中医师的话,可以考虑用这个方法一试。

向我反馈信息的第二个患者也是一个宫颈癌患者。她此刻在内蒙古,已经燥热多汗了两月,近两日更出现口苦、口干、烦躁不安等症状,焦躁到昨天晚上给我打了半个多小时微信电话诉苦。我在半个月前就建议这个患者用小柴胡颗粒,并且建议她在本地医院查一下血常规,因为我个人从她的症状判断,认为她有感染的可能,但建议未被采纳。她所在的一家蒙医医院的医生们不肯给她开这种检查单,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患者是阴虚火旺,不存在感染问题。

今天患者很无奈的再去医院检查,白细胞明显的比往日高不少,中性粒细胞百分比也偏高,确实是感染了。从中医辨证论治的角度来看,这个患者属于少阳证,治疗少阳证的代表方剂就是小柴胡汤,这次他们本地医院的医生同意给开了七天的小柴胡颗粒(中成药)。希望在接下来的几日,她的痛苦能被解除。

我不是神医,甚至一直都对自己的医术缺乏信心,但是偶尔确实也能解决少数患者的问题。当人们失去健康的时候,他们唯一可以依赖的人是我们这些学医的人。承蒙部分患者不弃,他们把我当作可以信赖的人,真诚而又守信的向我求助,亦对我有足够的尊重,我有竭尽全力去为他们解决问题的责任和义务。我不是救世主,也不是滥好人,我有自己的生活,但是对那些很有诚意求助的患者,我还是愿意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去为他们解决问题。

人是渺小的众生中的一员,我们生活在大自然中,除了阳光、食物、空气和水之外,最需要的就是关爱。我对佛教最无法接受者,是它完全违背人性的把两性之间最美好的爱当作人生的累赘。佛陀说:“慎勿与色会,色会即祸生”,又说:“人系于妻子(妻儿老小)舍宅,甚于牢狱,牢狱有散释之期,妻子无远离之念”,佛陀的很多观念都深得我心,但是这种对待两性之爱和血缘亲情的态度是我很难苟同的,所以至今我也不肯皈依他老人家。

假如没有亲人和爱人间的关爱,我会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我承认那些高僧大德们克制自己情欲的功夫厉害了得,但是却一点都不羡慕这样的成就。我愿意活在别人的关爱中,也愿意尽我所能的去关爱一切人。

爱因斯坦说,爱是人在世间唯一的救赎。时下,瘟疫的阴云笼罩着整个人类,很多人进入了“所有人仇恨所有人”的模式,心中戾气很深。假如这些人有人关爱,也有他们关爱的人,或许他们就不会如此戾气深重了。

前两天,我把几个贫病交加的长期患者的医药费给免除了,嘱他们有问题时大胆的继续向我求助,不要因为欠钱而心中不安,这是我对这个世界能做到的最现实的关爱。我的力量很有限,无法帮助所有的人,但是在我的能力和视野所及之处,我愿意用这种方式给部分人带来一点温暖。我知道人间还有许多这样的患者需要他人的救助,我为自己能有缘帮助几个而感到高兴。母亲从小就教导我,对他人的苦难要有恻隐之心。虽然母亲已经离开人世,但是她对我的爱和教育,早已在我身上打下很深的烙印。

佛教提倡断爱去欲,我可以努力做到清心寡欲,但却根本不想断爱——窃以为把断爱当作高尚的品行纯属颠倒是非。我的人生经历告诉我,正是充足的爱与被爱,让我有了无比的幸福感;我的所见所闻也告诉我,人间只有多一些关爱,大家才有可能和平与幸福。这个年代,有太多的人在制造仇恨言论,煽动情绪, 每年也都有不少医生被那些为仇恨情绪所控制的患者或患者家属们杀戮,我无意于加入这些仇恨者的行列。

我一如既往的呼吁大家爱自己,爱家人,并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关爱其他人,对那些落难者伸出援助之手。曾经我恨不得手刃伤害过我母亲的人,但是早在几年前,我就原谅了这些人,放下了心中所有的仇恨。我相信我的母亲如果泉下有知,也会对我的这种做法表示理解和支持。仇恨只会制造更多的悲剧,只有宽恕和关爱能够化解人间戾气。

所以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我祈望活着的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关爱。我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能够给予他人关爱,也能够收获关爱。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