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了新一年的骑行生活

立春过后,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最近两天的白天,北京的气温居然有十几度。虽然还没有到“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时候,但室外已经不再像冬季那么冷,我们又可以骑行了​。

今天是我们在阳历2021年的第一次骑行,我们选择了从家里骑行到香山,再从香山骑行回家。很久没有骑行,儿子对我说​:“老爹,我们去菜地里看看吧​!”于是我们中途又去了一趟自己租赁的那一小块菜地。

此刻在我老家湖北,菜园子里还是一片绿色,但是在北京,农田里却是一片荒芜。对我这种热爱大自然,热爱田园生活的人来说,北方的冬季实在太长了,我很体谅古代北方游牧民族老是想抢占南方人的家园的心情,谁不愿意住在四季如春的环境中呢?蛰伏在家里的日子很沉闷,我早就想从家里出来,到这空旷的田野中撒撒野了。

两个多月没有到菜地来过,看门的人已经不认识我们了,问我们进来干什么,于是向她解释我们是来看看自己租赁的菜地的。解释清楚了,我们一家三口才得以通过。三辆自行车在菜地里横冲直闯,一路撒欢,三颗快乐的心真是快按捺不住,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了。

京城内是不允许放鞭炮的,但是郊区门头沟那边可以,我去年在门头沟多次听到鞭炮声,所以很希望这两天​骑着自行车去门头沟听听鞭炮声。对我这种农家子弟来说,过年没有鞭炮声可听,简直就不叫过年。

​妹妹一家在湖北老家陪着老爹过年,我感到宽慰了许多,总不能让年迈的老爹一个人过年。​放下了这颗心后,我就可以好好的安排自己的春节了。所以今天上午结束了农历年底最后一次授课,跟我的学生们互祝了新年快乐后,下午我就​出来骑行了。

我想锻炼一下体力,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考虑从北京骑行回老家一次。只是这个心愿可能很难实现,因为有太多的长期患者的问题需要解决,我能挤出的时间很有限。从北京骑行回湖北,可能需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我已经有多年不曾有过这么长的假期了,偶尔有半日闲已经很幸福了。

我知道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我”不属于我自己,人人生而有为别人付出的义务和责任。在众生彼此关联很深的自然界,没有一个生命体是完全独立的。即便我们不为人类服务,也会为大量的微生物服务,我们的身体内寄居着大量的微生物。不过所幸的是,我的意志在很大程度上是自由的。

快乐的人始终都​是快乐的,忧愁的人也总是爱忧愁。感谢老天爷,它赐予我容易快乐的基因。我是个生而快乐的人,只要把我从各种牢笼中释放出来,把我放归到天地之间去,我的心情就会无比愉悦。

我已经在憧憬春夏夜的蛙鸣声——我北京的家附近有条小河,居然每年春夏夜还能在这里听到蛙鸣声,这在北京城区真是难以想象;也在憧憬微风吹过,稻浪此起彼伏的田野​;还憧憬那漫山遍野的松林,以及松林脚下的映山红。这些都能令我容光焕发,大自然中从来不缺乏生命的气息,只要走进大自然,我的生命之火就能被瞬间点燃。

生命是这世间最珍贵的​东西,我热爱它。文明有时就像乌云一样,遮盖住了生命的原色。我们有许多人活在文明社会中,身心俱疲,脸上失去了真实的笑容,被高楼大厦挤压得无比忧郁​。我愿意一生都活在大自然赐予我的奔放的激情之中,唯有这激情,才能使我的生命精彩纷呈。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