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头深耕细作的牛——写在牛年春节

王小波先生说,人到中年,生命的主题是工作。确实如此,40岁到50岁是人生的黄金时代,精力旺盛,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都很丰富,如果不加珍惜,年华难免虚度。

我们中年人被认为是社会的中流砥柱,家庭和社会都对我们有很高的期待。小时候我们托庇于父母,无忧无虑;青少年时我们一无所有,连独立自主的养活自己都难,希望为家庭和社会做些贡献,多数时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老年后我们接受子女照顾,没有能力再奉献;唯有这中年时光,我们可以调动不少社会资源,去成就一番事业。

我已经到了中年,这些年愿意帮助我的人很多,我特别感谢大家。我感谢我的恩师和长辈们,他们不但传授给我技能和知识,也教给我做人的道理;我感谢信任我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们,他们给了我临床实践和验证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的机会;我也感谢我的读者们,许多读者给了我温暖和关爱,使我在遭受挫折的时候,还能站起来。

前不久,一个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母亲对我说,她特别期望我能够一直走在现在的这条路上,不断的钻研和前行,不要放弃她的孩子以及和她的孩子一样患有神经母细胞瘤的其他孩子,她告诉我,像她一样的许多神母患儿的父母们对我抱有很大的期望。

全国各地的神经母细胞瘤患者家属中有不少人知道我的名字,听说这个群体的一些交流平台把我的名字排在全国医生中比较靠前的位置。他们对我满怀期待,希望我能挽救他们的孩子。除了神经母细胞瘤患者群体,还有卵巢癌患者群体、宫颈癌患者群体、肺癌患者群体和脂肪肉瘤患者群体中也有许多人认可我,很多病友组团来找我看病。这些患者的认可,已经足够我开展一系列的专题研究。我既感佩又惭愧,因为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愧对这样的信任,这种信任让我有不小的压力。

在同仁中,我属于幸运者,因为有许多的癌症家庭在支持我的研究,也有一些很有慈悲心肠的健康的朋友在支持我的事业。但是我也一直忐忑不安,我不知道我治疗的癌症患者们什么时候病情突然恶化,失控到我也无法帮助他们的程度。每个患者把生命托付给我的时候,对我来说,就意味着多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

大多数寻求中医帮助的癌症患者都是中晚期患者,有些甚至是终末期患者,有的病人已经病入膏肓,我不得不拒绝他们家人们的求助。因为我知道自己对这些病人无能为力,不希望他们家人最后落个人财两空的局面,也不希望种下医患纠纷的祸根。

绝大多数人对医疗的认识是理性的,但是也会有少数人对医疗的认识不够理性。所以因为种种原因,这些年我无法得到部分患者和患者家属的认可,有些人可能会通过各种渠道批评和指责我。

我对他们的指责和批评深表理解,也诚恳的接受——我没有资格谈虚心接受,毕竟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学医的人而已,所以只好用诚恳接受来表达我的心意。

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会走上癌症研究这条路,我只能说这是命运的安排。我爱我的母亲,她得了癌症,我为了救我母亲的命,自然而然的研究起了癌症。研究着研究着,就自然而然的从最初的一个小圈子走向了一个大圈子。如今,我没有退路可走,因为如果我放弃抗癌研究的话,有很多已经跟随我多年的病人会绝望。

纯粹为自己活着的人很少见,我自己肯定不是那种只为自己活着的人,而且我也无法忍受没有存在价值的人生。我承载着部分癌症患者求生的期望,他们希望我为他们的生命和健康不断的前行和探索,他们希望我心无旁骛的研究癌症,有些患者甚至愿意倾尽一切来支持我沉潜下来研究癌症。

但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倾尽一切,我对物质生活没有太高的要求。我一直秉承“有求则苦,无欲即安;随缘放下,顺其自然”的原则来生活,在大都市里也过着粗茶淡饭和安步当车的生活,和在乡下没有两样。

我常常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回到乡下去,我就回到乡下去。乡下的生活成本很低,可以用来做实验室和中草药基地的空间也足够。我的患者有许多是我忠实的粉丝,无论我走到哪里,他们都会跟随着我,他们不会嫌弃我有一天变回了土里土气的“乡巴佬”。对他们来说,我这个“乡下人”很亲切,值得他们信赖,他们愿意把自己托付给我,这就够了。当然,这也并非一定要去实现的执念,如果在城市里从事研究更便利,我也乐意留在城市里。

我只想把身外之物一件件的放下来,步入完全沉潜的状态中,为实现无数癌症家庭的心愿去钻研癌症治疗方案。这世间能令我快乐的东西很多,书籍是不消说了,即使是房前屋后的几株野花或几丛杂草,也能使我无比满足。春天,蜜蜂和蝴蝶在油菜花丛中飞来飞去,各种叫得出名字或叫不出名字的鸟儿们唱着清亮的歌儿,我在田埂上轻松的漫步和思考,这样的生活比荣华富贵对我的吸引力更大。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为物所累?

我不算聪明,但我是一个勤快的人,从小干惯了农活儿,在学校上学时也是最刻苦的学生。我从来没有放纵自己偷懒,如果此刻我在老家,我会像以往的每个大年初一一样,到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家拜完年后,挑着一担粪到地里去施肥。这是我老家的一种仪式性劳动,大年初一从事农事的家庭不会出懒汉。母亲常说,勤快勤快,有饭有菜,所以她不希望家风中有“懒”字。母亲在世时,不会放纵我偷懒,如今母亲不在世,我也会记着她的教诲,纵使在大年初一,也绝不偷懒。

如今我要耕种的田地不再是那一片片的农田,而是肿瘤医学。我不一定能成为最出色的肿瘤学家,但是我会以我一贯以来的勤奋精神,在肿瘤医学这块土地上精耕细作。就像我小时候放过的那头大水牛一样勤劳,它几乎从来都不偷懒,总是在农忙季节,勤勤恳恳的耕地。我也几乎从来不偷懒,每天都在工作之余,保持阅读与写作的习惯。

我相信天道酬勤。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因为相信这一点,所以总是勤于学习,勤于思考,追求完美,有些时候能考满分。但是肿瘤医学不像数理化那么简单,我知道在医学领域我永远都考不了满分,但是我深信勤奋钻研者会有更多的收获。我没有什么奢求,如果我在这个领域的耕作能给他人留下点有价值的启迪,我就对自己的这一生很满意了。

这是我这头不知疲倦的笨牛在牛年的心声,希望在新一年的365日里,我仍然可以本着以勤补拙的态度,基本能够做到每天阅读一些文献,解决一些患者的问题,并写作一篇文章,以飨各位读者。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在2021年,身体健康,心情愉悦,学有所成,家庭幸福美满,事业有进步。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