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精神是文化共存的基础

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美国《独立宣言》(1776年)。

热爱东方文化的人常常自诩东方文化比西方文化更古老,更有智慧,他们甚至相信,最终拯救世界的,必定是东方文化而非西方文化。这是一种坐井观天式的文化傲慢,是不了解西方文明,尤其是美国文化本质的狂妄之言。

在文化人类学界有这样一种观点,人类文化就像水,会从高势位向低势位漫延,处在低势位的文化,势必被处在高势位的文化浸润和改造。整个人类史上,也的确存在这样的现象。但是这种观点在当前时代,则因自由主义的影响而受到了质疑。

以美国为例,美国这个国家充分的捍卫个人自由,美国社会的包容性使得美国文化呈现出了人类历史中前所未有的多样文化共同繁荣的现象,美国也从这种文化多样 化中获益匪浅。美国公民的宽容精神和人文关怀精神也是领先全球的,这都得益于美国对公民个人自由的保护。美国从立国开始,即明确的将政教分开,废除贵族制度,强调人人生而平等、自由。这就摧毁了权威主义生存的社会基础。

美国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国民是各种宗教信徒,但是美国的宗教信仰不同于我们中国的宗教信仰,在美国,宗教信仰被认为是个人的,而非组织的。美国的新教徒虽 然也会去宗教场所参加一些宗教活动,但是他们绕开了牧师,只直接面对上帝,这使得美国的专职宗教徒的权威大大下降。信仰个人化,保留了宗教信仰净化心灵的 同时,也最大程度的解放了美国人的心灵。正如杰斐逊所言:每个人的灵魂都交由自己来照料。

美国人之所以如此处理信仰问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最初来到美国的很多欧洲人,是受到欧洲传统教会迫害的新教徒,他们因为不迷信权威,而惨遭权威迫害,一些人甚至被迫害致死。这些新教徒们曾经的遭遇,在我们今天这个世界上,还广泛的存在。

从这些细节,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的缔造者们花费了很多的心血,以最大程度的保障美国人的各种自由。当然,美国人的自由是建立在自立的基础之上的,在美国, 一个人不自立,而靠其他人的接济生活,是一种耻辱,会受到社会的歧视。这与我们东方略有不同,我们甚至对部分不靠自立生活的阶层,比如政治特权阶层、宗教 僧侣阶层非常崇拜。

从根本上来说,这还是与我们文化基因中固有的服从权威的意识有关。我个人认为,这点固有的权威意识,是祸害中国几千年的罪魁祸首,我们的文化一直笼罩着复 古主义的阴霾。我们不假思索的相信传说中的圣人的语录,我们把孔子、老子、释迦牟尼、黄帝这些历史人物高高的供在神龛之中,对他们顶礼膜拜。刻意使自己的 一言一行符合他们的要求。多数人虽然在心中也会隐隐约约的觉得,他们的所言虽然确有不少真理,但是却也不乏谬论,但是在整个舆论氛围造成的服从权威的环境 之中,很少有人敢于公开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久而久之,服从权威就成了我们这个社会固定的行为模式。这种行为模式直接遏制了各种创新的尝试。

我对中国的诸子百家,对古印度的哲学,对佛教、道教均有过不同程度的研究,对中医更是着力甚深,不谦虚的说,我现在的医术最少处于中等偏上水平。我深知东 方古代文化和科技的优势和劣势所在,我从这些学问中汲取有益的成分,但是却始终无法做到虔诚信仰。原因无他,因为我也同时在接受西方哲学和现代科技文明。 而且,因为医学重视实践的特殊性,临床疗效常常要打很多医学理论专家的耳光,一个学医治病的人是最不容易迷信和崇拜权威的,倘若不如此,他的患者就将死伤 无数。

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国外的很多优秀的东西,比如美国的新教,传到中国来就变样了。这是事实,因为我们的文化土壤和美国是不一样的,我们至今仍然迷信 权威。在中国的寺庙,对法师们的个人崇拜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由这种个人崇拜发展而来的迷信,扼杀了所有创新的可能。中国其他宗教其实都处在差不多的 状态之中。

我们这个社会环境,导致我们生而迷信。所幸的是,从九十年代开始,中国的思想逐渐开放,成长于九十年代后的中国新生代,虽然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过度溺 爱而滋生了许多性格上的毛病,但是天幸的是,从他们这一代开始,权威主义正在逐渐褪色。由于出版事业的发展,到了九十年代后,文化多样性在中国有了基础。

我常常感慨,我自己小时候,是缺乏我儿子今天所具备的读书环境的。我的父亲压制我们兄弟俩,不让我们读闲书,我那会儿读各种在我父亲看来是“杂书”的书, 均是冒着被我父亲责骂或者痛殴的风险进行的。我到了初中的时候,教我语文的老师对我直言,他读的书没我读的书多,他因为这一点而对我充满了厌恶之情,在他 的眼里,我是个不务正业的学生。

但是今天,我的儿子从小就有了整整几书架的各种杂书陪伴。他的父亲不再限制他的阅读范围,而是鼓励他博学多闻。有时候我与一些九十年代后成长的读书人交流 的时候,会感到紧张,因为我发现,虽然在我的同龄人和比我大一二十岁的那一拨人中,我堪称最博学多知的一类人,但是与新生代年轻人相比,我则开始显得孤陋 寡闻。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说的后生可畏的感觉吧。

一个人要做到不傲慢,不迷信,不偏见,不愚昧,舍弃博览群书,广阅世事之外,无更好的途径。个人的文化多样性和丰富的人生阅历,均有助于破除偏见和迷信。 以我个人多年所见,性格偏执者,多属于文化保守主义者,他们接触某种文化之后,就甚少再涉足其他。结果他们所看到的世界,就不可避免的存在各种局限。这类 人是最容易成为狂热份子的。在各种文化论战中,互相对垒的双方,均不可避免的存在这种缺陷。

几乎所有的人类文化均是有益处的,这是不可否认的,因为毕竟一种文化的产生,并非无源之水。它们多是在人类生活的经验之上,经过思考,提炼出来的精华。但 是,任何文化又不可避免的存在历史的局限性,这是由我们人类自身的局限性决定了的,古往今来,无论一个人的智商有多高,他均无法涉足人类的一切智慧领域, 大概未来人类之中,也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人。所以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均不过像盲人摸象一样,只摸到了其中的一部分,摸不到它的全部。

要克服人类由自我局限带来的短视和偏见,唯有敞开胸怀,承认不足,博学多闻,吸纳各种文化的精华,这是当今世界,各个国家都在努力的方向,只是开放的程度 不一而已。美国在制度上对此保障得最好。当然这种相对优势的优越性,现在也在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使得环境优越性越来越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全球有识之士, 从个人认识上,早已经不受政治框框限制,最大程度的自由发展了。毕竟,无论你走到哪里,自我修养靠的均是自己个人的努力。

在东方人的眼里,西方文化就像一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热情有余,智慧不足,它们活力十足,洋溢着青春的动力,但是却不大关注人年龄大了之后,不可避免的走 下坡路时,自我心境的调适。东方文化在这方面的确存在很大的优越性。一百多年前,罗素先生到中国来讲学,看到中国人安详、平静的生活之后,就像发现了文化 新大陆一样。彼时的欧美,处于热火朝天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高潮之中,人们热衷于竞争,很少关注心灵的安逸自适。欧美人到了老年之后,就不可避免的落寞,感到 自己退居二线,成了社会的累赘。东方社会,尤其是儒家文化圈,受孝道精神影响,老年人所受到的尊敬令罗素这样的大思想家羡慕不已。

百年过后,情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受全球一体化的冲击,东方社会也开始步入了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的大潮之中,昔日悠闲的中国老人们,还得在农田或者工地之 上挥汗如雨,且不得不忍受着与儿女分离,成为留守老人的寂寞和凄凉。而西方社会,尤其是一些发达国家,则因为财富积累已经到了可以满足社会所需的程度,社 会制度和福利日趋完善,可以享用的文化产品日益丰富,晚年越来越幸福了。

在我看来,文化无所谓古老还是年轻,亦无高下之分,只要适合某个人当下的需求,那文化就是有益的。文化是由人类创造,为人类服务的,而不是人类为文化服 务。人是文化的享有者,而非文化的奴隶。倘若一种文化或者信仰,让我们活得疲惫不堪,我们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抛弃它们,寻求其他的精神食粮,而非与自己过不 去,要把自己改造得连自己都适应不了自己。文化就像我们吃的菜一样,是我们生活的必须品,它的作用就是让我们从人生的疲劳之中得到休息和舒缓。

如果一个人像人类学家泰勒那样,研究过七百多种不同的原始文化,著成《原始文化》这样的巨著之后,就不太可能再唯我独尊的认为,他自己所喜爱的文化,是这 世界的救世主。百年来,人类学家一直在尝试弥合各种文明之间的裂痕,让它们能够和谐共存。其根本原因在于,人类这种愚蠢的生物,竟然会因为试图改变其他同 胞大脑中的想法而大动干戈,杀人如麻,血流成河。这不仅仅只是已经发生过的历史,而是我们现在仍然在目睹的现实。

我们活,也要让别人活。这据说是美国开国者们最初缔造美国宪法的一个最基本的共识。这个共识的达成,需要所有人具有自我约束的意识。如果某个人或者某种信仰,自认为自己应该凌驾于其他人或者其他信仰之上,那么就不太可能达成这种共同存在、共同繁荣的现状。在美国,最受人鄙视的,不是信仰了某种观念的人,而 是歧视他人信仰的人。

美国很多人相信重生。他们所相信的重生是在精神层面的,他们体验过精神上的重生。他们因为信仰而努力改造自己,自我完善和自我约束,而非自高自大,固步自封,今天的美国人中甚至有很多人同时信仰好几种宗教,当然,当代美国人中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乐意将之定义为信仰宗教,而更愿意将之定义为精神追求。

丰子恺先生在解释其师李叔同(亦即出家后的弘一大师)出家的因由时,曾经说过,人活着有三个层次的追求,最低层次的是对物质的追求,再高一层次是对艺术的 追求,最高的一层次则是对精神生活或曰灵魂生活的追求,弘一大师是因为上了这人生的第三层楼,所以剃度出家了。人本主义哲学家马斯洛则将人类的需求分成了 五层(亦说六层),大抵的意思和丰子恺是相似的。

这种分层级的思想也是具有很大的时代局限性的。一切众生都是平等的,人类的需求在人生不同的时期和阶段体现不一样,这并不奇怪,也无高低层次之分,一定要 去划分成高低层次,不免有满足虚荣心的嫌疑。修行得道的高僧饿了几天几夜之后,多数也要露出对饭食的追求甚于一切的本来面目。我们中国历史文献中常常记载 的“易子而食”,在我们这种物质丰饶的年代是难以想象的,但是在大饥荒年代,人和人饿得没办法的时候,居然会做出互相交换儿子,吃人肉的地步。所以人的需求,是随境况的改变而会随时改变的。

我个人很不喜欢跟复古主义者十分呆在一起,倘若他们愿意与时俱进,把他们所崇拜的那些伟人的知识,进行改进的话,我还是愿意坐下来和他们交谈的。否则的 话,我就想寻找各种借口逃避他们。尤其是当他们虔诚的崇拜他们的权威并希望将其理想普及到全天下的时候,我就希望急速离开。倘若我们中国人不是如此的迷恋 于权威崇拜,我们的生活水平大概也不至于到今天还这么低。

我学过中医理论,从《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难经》以及金元四大家的医著和温病学派的名著这些必读经典著作,到历朝历代的中医学家的 医论和医案,都曾经非常刻苦的读过。与此同时也接受现代西医的教育。我学医的目的非常的强烈和明确,那就是要救治我自己的娘。除了学医,我还遍访名医,中 西医都求助过,但是无论是自己的实践还是目睹他人的临床疗效,我都没有看到那些迷信者、盲从者和牛皮大师们所标榜的神奇疗效。只看到法国哲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描述的,盲从的信众们是如何的篡改现实,造就神话的真实面目。如今,我的医术已经达到了多数中西医专家束手无策时,我还偶尔能取得较为突出的 疗效的程度,可是我自己心知肚明,这东西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没有自由的意识和独立思考的习惯,就很难容纳文化的多样性,也很难成就为一个宽容大度的人。这样的人常常奢谈正义,奢谈道德,殊不知他们自己和沙文主义 者、纳粹是同一类人。这类人如果真的掌权的话,将无自由可言,他们以道德的名义,凌驾于众人之上,将人改造为统一模式。这个目的肯定是达不到的,最终的结 果便是历史上多次发生过的,各种极端主义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和种族迫害、宗教迫害事件。

一个国家和社会有多宽容,这个国家和社会就有多先进。一个人有多宽容,这个人就有多智慧,反之亦然。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