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誉参半是医生的宿命

我决定学医时,找我当医生的师兄聊了聊,我的师兄很真诚的劝我不要学医当医生,当医生多年的他实在是对这个职业充满了厌倦。师兄反对我学医的理由之一是做医生挨骂多,因为患者和患者家属不理性的多,医生受的委屈多,职业风险大。所以网上现在流行一句话: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也的确是这样,曾经有个孔嗣伯老大夫治疗过的晚期肠癌患者家属找我聊天。这个肠癌患者找孔老的时候已经转移到到处都是了,孔老维持病人快七年的生命。后来孔老自己死了,到死孔老也没有把这个患者治愈。这个患者的女儿对孔老很不满,对我抱怨说:“没有那金刚钻,不要揽这瓷器活儿。治不好早点告诉我们,我们也好去找别的大夫。”

我听着只好默不作声,我对孔老能将一个远端转移的晚期肠癌患者的生命维持六七年之久很是佩服,我相信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西医都对这个疗效很佩服——少数狂妄自大的神棍可能会不佩服。但是这仍然达不到患者家人的心理预期。

我相信如果这个患者的女儿就诊时就把自己的态度告诉医生,只怕全球没有一个医生敢接诊她的母亲。

在美国医生悉达多写作的《癌症传》一书中,作者说患者与患者家属的期望远远高于医生的实际能力,所以美国的肿瘤科医生也有很大的职业压力。大概也不止癌症患者和患者家属会这样,各种各样的患者和患者家属都会这样。假如我没有学过医的话,我自己也会这样。所以我对普通人的想法很理解。

因为这个原因,医生挨骂是避免不了的。几年前,我去桂林出诊,有个患者的女儿对我说,她看网上很多医生被人骂得一塌糊涂,但是还没什么人骂我。我笑着对她说,那说明我的名气还不够大,治疗的患者还不够多,名气够大了,治疗的患者多了,一定会挨骂。

我师兄面子薄,对挨骂感到很苦恼。我以前也是个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对挨骂也感到很难过。不过时间长了就适应了,骂我的人多了去了,多数骂我的人与我素昧平生,连面都没见过,互联网上骂人又不需要费多大力气。我能争取让我治疗过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少几个骂我的就不错了。

医生解决不了所有患者的问题,毁誉参半是医生的宿命。所以当医生一定要有很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挨骂就很生气,确实不适合当医生,因为这会折自己的寿。

身为医者,我们的工作和疗效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就可以了。如果一个医者不存坑人之心,不说过头的话损人利己,我认为这就很不错了。别把医德的标准抬得太高,也别把医术吹嘘得无所不能,尊重人性和事实是对医生最大的公道。至于那些尖酸刻薄的人,能够远离难道不是人生之一大幸吗?

很多人对医生进行道德绑架,要求医生有大慈恻隐之心。至于他们自己的道德水平,就不做过高的要求了。这就是典型的“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的做法。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医生们基本上都是能忍则忍,默不作声。至于说在接触过程中,对这类求诊者,医者是否愿意尽心尽力,那就不一定了。

早年的时候,我觉得医生的医德很重要,甚至医德比医术更重要。如今觉得医生的医德是个很难衡量的标准,而且也不再觉得医德比医术更重要。我现在认为医生的医德虽然重要,但是医术更重要。患者求医是想医生解决他们的问题的。光有医德,没有过硬的医术,说到底不过八面玲珑而已。

所以如今我适应了被骂,对自己的羽毛没有以前那么爱惜了,但是对各种医学知识却是如饥似渴的学习。很多人非但不骂我,甚至我的治疗没能达到他们的预期,他们还会感谢我尽心尽力的帮他们治疗。这就让我很惭愧很有压力,很有钻研医术,提高疗效的急迫感。这是一群好人,我有义务和责任帮他们取得更理想的疗效,挽救他们或他们的家人的生命。

​当然,狐狸都是越老越狡猾,行医也是越久经验越丰富,这经验不仅仅只有治疗疾病的经验,也有鉴别人的经验,多数年资深的医生挨骂会越来越少。原因无他,病人和病人家属一落入他们的眼中,他们就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人,知道该如何与他们打交道。麻烦的用几句推脱之词婉拒掉,外饰以谦逊和礼貌,可以做得滴水不漏,这叫“礼送出门”,为的是不惹麻烦。

所以任何一个人只要心中常怀恶念,都会付出代价。林肯说,人过了一定的年龄,是需要对自己的外貌负责的。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人的心理和习惯对外貌有影响,很多人尖酸刻薄写在脸上,旁人一眼就能看穿。这种人在关键时刻,没什么人敢帮助他们。人类与生俱来就有鉴别风险的能力,这是由人类求生的本能决定的。医生若没有这个鉴别能力,也生存不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