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疗效的一些反思

最近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沉淀和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治病的效果不能令我自己满意?

有很多医生在行医的过程中都曾对疗效困惑过,据我所知蒲辅周老大夫早年甚至一度因为疗效不如己意而停诊三年,重新苦读医书,以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

二十年前我因为自己患哮喘而研究咳喘病,十多年前我因为母亲患脑溢血和胃癌而开始研究脑溢血后遗症和癌症的治疗。

最初我只给自己和自己的亲友治病,后来为母亲求医问诊的时候,加入了很多病友群。大家在一起聊天时,出于热心肠,我为一些病友开了方子,缓解他们的症状。

之后因为有点疗效而逐渐在病友群体中有点名气。早期我给人开方,小心谨慎,非常细致,能及时了解病人服药后的反应,随时给患者调整用药思路,疗效比现在好。

一些最初只是因病友之间的同病相怜而被我治疗的病人,至今仍生存得很好,有不少生存期超过五年,有的甚至已近十年。

刚给人治病时,我才二十多岁,治病的经验远没有现在丰富,但是疗效却比现在好。因为那时我经常为患者反复查阅各种资料,不缓解他们的症状和病情誓不罢休,所以每个患者我都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我治疗多年的患者,每走一个,我都会很失落。

后来有个当记者的温州患属,劝我把自己阅读到的一些关于癌症的医学资料整理一下,写成文章,发布在QQ空间里,供病友参考。我当时想,这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于是就照办了。

再后来一些病友告诉我天涯医院和新浪博客上有很多病友在分享他们求医和治病的经验,建议我去和他们交流,于是我又陆续在天涯和新浪注册了帐号。

我之所以注册新浪博客,纯粹是因为想结识一个叫圣地没牙的中医抗癌英雄——他是一个晚期癌症患者,在孙秉严老大夫的治疗下,病情控制住了十多年没复发。

等到他复发的时候,孙老已经去世了,他只好用自己多年来自学到的中医知识治疗自己,同时帮助几个病友治病。

我们的经历很相似,且那时我们都是免费给人治病(我自己治病收费只是最近几年病人太多占用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无法再继续原来的工作后才不得不收的),所以我们两人惺惺相惜,通过博客交流了很多。

我母亲2012年去世,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觉得自己很无能,不能救自己母亲一命。当时我对中西医的作用都产生了很深的怀疑,一度关闭博客,人也退隐了很久。

母亲去世前,有一次我去药店给她买药时慌里慌张,把自己的手机丢了,那之后我干脆不用手机达三年之久。直到2015年,孩子妈给我买了一部iphone5C,我才重新用起了手机。

但是之前我治疗过的一些病友,依然通过QQ联系我。他们相信我,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我只好继续给他们提供治疗。所幸的是,那些病友中有不少还活着。

之前我不觉得治他们的疗效有多了不起,这些年见多了癌症患者,才知道把那些患者的生命维持这么久,而且让他们能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算是创造了奇迹。

2015年之后,我又开始在一些网络平台上开了帐号。知名度越来越高,患者越来越多后,我能给每个患者的精力越来越少。实在说,我治病的效果,没有随着我的经验变得更丰富而越来越好,反倒不如以前。

而且过度劳累和经常碰到极端的网友——总有一些素未谋面的性格恶毒、心理阴暗的网友,在咨询时因我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又因为在网络上是匿名的,不需要承担责任而对我谩骂不已。

这里顺便警告一下部分恶心的网友,我有可能会公布各位的微信和聊天记录,我的文章都是在熟人中传播的,相信我的读者中有人会认识你们,甚至是你们的亲友。别以为你们在网上的道徳败坏的行为就不需要付出代价,请各位自律,把自己当个文明人自我约束一下。

义务回复你们那么多的咨询,只因你们的要求太过分而拒绝你们就撒泼,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好端端的一个人,总做些低素质的事有什么意思呢?

谩骂的无一例外的是没有付过一分钱的咨询者,有些人的素质就是这么低,中国医生的生存环境相当恶劣。至今找我面诊过的患者谩骂我的,还没有一例。我自信自己的职业操守是过硬的。

这些使我对这份工作产生了倦怠的情绪。这实在出乎我的意㪵——我对医学本来是充满了热情的。

这些引发了我深刻的反思,医生看病,究竟是什么决定了疗效?

我看医疗经验固然重要,但是关键还是医生看病的认真和仔细的程度。如果能减少些患者和咨询者,多花费些心血在少数长期患者身上,治疗的效果会完全不一样。

今年我关闭了自己在多个平台上的帐号,只留下我的个人网站和微信公众号。

个人网站的服务器不稳定,经常宕机,所以为了文章数据安全,最少同时需要有两个地方储存我的文章。辛苦写作的文章总得有一个备份。

我的微信公众号上的大多数关注者是我治疗的病人和他们的亲友或病友,但也有少数来历不明的人。

我的患者们需要有个便捷的通道来阅读我的文章,学习一些知识,以辅助治疗。我应该为他们提供这个方便。毕竟,我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为他们每个人逐一讲解那些他们迫切想知道的关于癌症的医学常识。

我把自己微信好友也清理了三分之二左右,我删除的人基本上都是素未谋面也不肯面诊的咨询者,也有少数已经过世的患者或他们的亲友。再加好友时非常谨慎。我大幅度的削减自己的无效工作量,再次把精力集中到长期跟诊的患者身上。

前两天,我的六个患者结伴而来,找我复诊。这六个患者都是彼此互相认识的癌症患者,这六个人中有五个人经我治疗后,都有不同程度的阶段性或者持续性的疗效:癌指标下降,肿瘤缩小,症状改善。

只有一个治疗三个月的患者病情进展,但是他的体力和体重明显的回升了不少。这个患者没有轻易放弃在我这里的治疗,我们正商量着调整方案再给他努力一下。

为什么会在这群互相介绍过来的患者的身上有如此高的有效率?说实话,是因为他们和我之间,有非常牢固的信任基础。我们能有充分的沟通,我能为他们想方设法解决问题,他们也不质疑我的能力。

他们基本上都住在兰州七里河附近,彼此通过在公园练功和在同一家医院(联勤部队医院)里看病认识。

我以前治疗的一些患者是他们的熟人,他们通过这种熟人介绍的关系来找我,所以从一开始就对我没有任何怀疑。

我也对他们很放心,敢于大胆的用药,平时沟通也较其他患者为多,所以能治疗到如此好的疗效。

我对这几个患者治疗的疗效好到令他们的西医大夫都非常认可,他们的西医大夫通过这些患者向我传话,很希望能与我结交。

而我这些年所治疗的从各种渠道来的其他患者中,有很多人跟我就只有一面之缘。看过一次,不会再来看第二次,我治疗他们的疗效也稀松平常。

医生对所有患者一视同仁,这是一种理想状态。在现实中,医患之间互信的程度直接决定了治疗的效果。

在古代,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信息传播技术,医生的名声只能靠患者之间的口碑传播,医生的疗效决定了他们在患者中的知名度,所以医患之间的互信程度高于现代。

我们必须实事求是的认识到,医者的精力非常有限,所能服务的对象不会是无限多的。只有当医者有足够的时间去为诊治的患者查阅资料,思考他们的病情,想尽各种办法去解决他们的问题时,才能把疗效提高。

而患者也只有对医者有较高的信赖,才敢于将自己的生命和健康托付给医生。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信赖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只有当他们的亲友找某个医生看过病,疗效不错,才能和这个医生建立起这样的信赖。

所以在给人治病十多年,在病友群体中闯下了这点薄名后的今天,我意识到了自己今后要收缩性的前行——放慢脚步,控制好自己的工作节奏,抽出时间来研究和思考,抽出时间来照料好每一个长期跟诊的患者。

对浅交的患者和咨询者,要有所放弃。对那些不能面诊的,不能长期跟诊的,或对我完全陌生的求助者,要劝说他们找其他医生就诊,分流出去。把主要精力花在为长期患者和他们的亲友或病友的诊疗上。

如果不能沉下来把提高疗效放在第一位,那我是会对不起每一位真正向我求诊的患者的。辛苦建立起的个人信誉,也必有被毁掉的一天。

我十年前治疗的每一个患者,他们的病情和性格特征,甚至他们的一些习惯和爱好,我都了如指掌。如今治疗的很多患者,出了门,隔不了几天我就忘了他们的长相。

这是很令人惭愧的事情。长此以往,我治疗疾病亦将如流水线作业一样,不会有太好的疗效。

每一个诚心来求诊的患者——尤其是一些远道而来的患者,都是抱着极大的希望和诚意来的。医生若以自己太忙而疏忽他们,不但不会取得良好的疗效,还会种下医患纠纷的祸根。

我也希望从今以后,所有的长期跟诊的患者,来就诊时,复印好自己的病历和各种检查报告,交给我一份,供我诊余研究。我将尽量为您们的健康作出我最大的努力。

同时也要向那些不在我研究范围之内的患者深深的致歉,为对我的患者,也为对您们负责,我不得不拒绝您们求诊的请求。

我相信那些专门研究您们的疾病的专科医生更适合您们。术业有专攻,每种病都有它固定的规律,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中医抗癌研究者而已,不是万能的。

我自己家人得了我不熟悉的病,我尚且要去求助别的医生,我哪能包治百病呢?

今后我会躲进小楼成一统,关起门来,主要为我的长期患者和他们介绍来的新病人们服务。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