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抽查药品质量不合格的80%以上是中药说开去

713日,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2019年第4期药品质量公告》,公布51批次药品抽检不合格,据《公告》显示,80%以上的不合格药品是中药,中药饮片和中成药都有大量不合格的产品。

百度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CFDA)历年的药品质量公告,几乎每一年的数据都显示,超过80%的不合格药品是中药。

其中2017年,82%的不合格药品为中药。2018年的不合格药品主要集中在中药材、中成药及化学药。其中,中药材不合格2385批次,占比72.98%;中成药不合格613批次,占比18.76%;化学药不合格253批次,占比7.74%

有着两三千年历史的中医药,一直以来都是我国居民保健和治病的重要助手,频发的药品质量问题,不容忽视。用不合格的药材给患者治病,不但不能解决患者的问题,还有可能给患者的身体造成伤害。

长期以来,在我国居民中广泛流行的中药无毒副作用的错误理念,也让不少患者和患者家属不找中医师面诊,就滥用中药,有些造成严重的后果。

我国著名的中医药教育家张廷模教授曾呼吁大家建立起中药有毒,无害用药的观念。不过遗憾的是,打开电视,还是能轻而易举的被各种纯中药制剂,无任何毒副作用的广告洗脑到。

普通中国居民对滥用中药会造成严重后果几乎毫无概念。除了滥用抗生素外,我国居民也大量的滥用中药。我每年接触到很多用中药、针灸和艾灸,出现严重后果的患者。

据中新社报道,中华医学会行为医学分会主任杨志寅主任表示,中国每年5000万的住院病人中,有250万人是因为滥用药而入院治疗的。另外,中国每年滥用药致死的病人数是20万左右。

用药安全关乎每一个患者的生命健康权。我经常碰到一些素未谋面的患者,要求我在微信上给他们开药治疗。尽管他们中有相当多的人所患的疾病不是我所熟悉的,但是这些患者仍然要求我医者仁心,给他们开处方用药。无论如何解释这样做不安全都无济于事,很多人觉得这种解释是推脱。我当然是拒绝的,因为一旦发生医疗事故,我的麻烦就大了。

对于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道德绑架的办法,强制要求我医者仁心的咨询者,我一般都是删除掉。尽管他们中不少人会因为不理解而对我谩骂不止,我也只能是忍受谩骂,骂不还口,躲开他们,息事宁人。相比起出了医疗事故后有被判刑的风险,我宁愿挨几句骂。

我虽然能理解一些患者急切的希望解决自己的问题,不惜滥用药。也不惜拿自己的健康冒险,连基本的诊疗程序都不遵守,直接就以身试药或者让人给开方。但是对他们的这种不理性的行为却不愿意迎合,也不愿意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冒险为他们表演他们理想中的医者仁心

滥用药是不安全的,中药也不是无害的,尤其是现在的中药,不合格的产品如此之多,滥用就更加的害匪浅。

据我所知,很多中医效方,若按照药材批发市场上的精品药材来配制的话,其成本价较现在的很多厂家生产的成药的零售价要高好几倍。

比如川贝如果用最好的松贝母的话,市面上绝大多数的含川贝母的中成药的售价都比成本价低。很多中成药之所以能够以较低价格售出,是因为在制药的时候,采用的原材料都是低劣的次品和边角料。

我在给自己家人治病时,同样的一张方剂,自己选购质量较好的药材制药的话,会非常有效,但是购买一些中成药厂家生产的成药去治疗却无效。

有时同一张处方,患者甲和患者乙采购药材的渠道不同,疗效就迥然有异。有些患者在一些廉价药店里采购的药材,服用后还会有不小的副作用。

中药缺乏统一的规范和有效的管理,这是中医发展中面临的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因为中药没有统一的规范和有效的管理,就很难保证中医治病的疗效和安全性。

有很多患者信任我,把对药材的把关的问题交给我。但是说实话,我毕竟不是老药工,也很难鉴别药材的优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助他们从口碑最好的药店里选药。

另一方面,一些陈旧的理念仍然在我国居民中广为流传,导致很多人对一些特定中药的毒副作用了解甚微。

如中国人普遍认为何首乌是一味无任何毒副作用的补药,但是自2006年英国WHRA首次发出何首乌伤肝的警告之后,国内外先后有150多例何首乌导致肝损伤的病例被报道出来。

有一些患者甚至因为服何首乌不当而导致死亡,不久前就有一例何首乌致死的女患者家人状告开方的医生的新闻报道。

很多中国人对于古代经典有一种至死不渝的迷信。但是即便是《神农本草经》、《雷公炮炙论》和《本草纲目》这样的药学经典中,也有不少不容小觑的错误。一些剧毒药如汞制剂、马钱子等,在这些著作中都被标注为无毒药品。

而张仲景经方中大量使用的细辛,经现代毒理实验证明,的确有强致癌作用。80%以上的实验小鼠,因为使用细辛而导致肝脏癌变。

一些流传甚广的偏方也害了不少人,比如半枝莲有肝毒性,但是很多癌症患者和患者家属不明就里,因为一张白花蛇舌草和半枝莲抗癌的偏方而滥用药,根本不搭配任何护肝药就长期滥用,致使部分患者出现严重肝损害。

很多患者或患属用所谓的偏方治疗自己或家人,虽然看起来解决了某个问题,却带来了更严重的其他问题,这种顾此失彼的滥用药,非常可怕。

总有人在攻讦现代中医药的教育和新的中医药教材,鄙视现代中医学习过于“西化”,觉得中医应该回到“经典”中去。但殊不知,正因为有了现代药理学和毒理学的知识,才避免了大量的伤亡事故。

中医应与时俱进,而非故步自封。屠呦呦教授也正是在现代药理学的帮助下,发现了青蒿素,抷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自古至今,没有一个中医能救这么多生命。

纠正这些明显的错误,很容易遭到一些人的攻讦。很多人一旦爱上了中医,就罔顾这些基本的事实,不允许任何人对中医有批判性的意见。中医药要进步,就不能对这类问题熟视无睹。

中医要健康的发展,就应当允许对包括中医经典、中药的毒副作用在内的中医药常识的质疑。唯有在质疑中不断的验证和改进,才能更好的为患者服务。

医学是实践的科学,学点理论就纸上谈兵,觉得天下病都极容易治疗的人最可怕。医疗太特殊,因为医疗是人命关天的事,我最怕与那种罔顾事实,轻率谈医的人打交道。我觉得他们自己学医把自己治死掉,反倒是造福于民的好事。

真正的临床中医工作者应该把重视用药安全,作为自己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来抓。因为用药不安全,会导致患者不安全,而患者不安全,医生的安全就没有保障可言。

世易时移,当今社会环境下,医生不重视用药安全,就是在拿病人和自己身家性命冒险。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zhouzhiyuan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