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凡夫的随笔(1)

2015年7月17日

人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个是自己的心态的问题,一个是自己与他人相处的问题。这两个问题随时代的变迁,解决的思路是不一样的。解决了第一个问题,就解决了自己的个人幸福的一大半,解决了第二个问题,就解决了自己的个人幸福的剩余部分和与自己有关的人的幸福的一部分。

诚实是彻底并高效的解决一切问题的前提,虚假虽然能解决掉问题的一部分,但还会拖泥带水的留下很多遗留问题。所以一切都以真诚为基础,离开真诚,即便充满善良的意愿,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诚实面对自己的错误,经常自省,迅速改过,是最佳的自我成长和自我完善的方式。

逃避现实的人是没法教会需要面对现实的众生怎么解决自己的问题的,可偏生他们觉得自己会,这是荒谬的。他们只会教会人逃避,逃避和解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人生有无意义和价值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内心一定要幸福和快乐。意义和价值到头是一场空。不幸福,不快乐,就太辜负此生了。

我如果不突然得癌症,以我自己现在的心态和掌握的养生方面的知识,我可能活一百岁以上问题是不大的, 而且老年后思维还会很敏捷,思考和写作能力也还会很强,我该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余生,别再把时光瞎糟蹋了。三四十岁的男人,正是该做点正经事的时候了。甭 管有没有意义,起码要对得住自己。

我有一个观点,说出来很好笑,旧时代遗留的问题我们是解决不了的,只能等大自然解决,让那些守旧者自 然老死。年轻人致力于建立新社会,别跟老人们争得喉干气断试图改变他们了,毕竟我们不能把他们都杀了来建立新社会。那样不人道,中青年只管寻找新出路,像 柳传志那样的埋头突破就行,别去跟老一代搅和在一起了。大自然会一代又一代的淘汰掉旧势力的。

守旧者做不了新生意,怀旧者解决不了新问题。时代向前,个人不能退后。

费孝通先生的《乡士中国》是我爱不释手的一本书,黄仁宇的大历史观给了我很大的启发,龙泉寺修行的见闻使我意识到基于乡士社会建立起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存在极有危害的一面,在天涯论坛上的一些见闻让我意识到现在各种关心社会发展的思想者其实都很迷茫。

中国当前最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也许是:如何建设好一个都市中国,让越来越多的生存在都市中的中国人有 一个安祥的社会和自然环境。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社会学问题,需要思想界发遑古义,融汇新知,创造一种新的可操作性的思想体系,而非守旧不变。也许该有一本 《都市中国》这样的可以与《乡土中国》相媲美的思想著作出来了。

都市生活应有与古代田园时代的生活不同的处世哲学,田园生活可以自给自足,都市生活的社会环境需要大 家共建共享,学习成功的都市建设典范很有必要。现代人回不去古代的田园诗时代了,我曾一直思考古典哲学,以从中寻找出解决现实问题的思路,最后发现这些与 自己具体生活遭遇的问题有冲突。其根源就在生存的社会基础不一样了。

中国几乎人人是避世的态度,少了点参与精神,所以社会环境才会一再恶化。古典哲学和各宗教流派的很多 思想已经适应不了新的都市时代的发展了,从中可以汲取的智慧不多。因为古典思想在解决个人独处问题上有所专长,但在解决众人共存问题上,虽然不是没有论 述,但相关思想很落后,众人如何更好的共存是一个技术问题,需要探索新的出路。

独立思考,批判继承。勿否定他人之言中合理的部分,也勿迷信他们的一切理论,勤于省察己过,勿以任何 其他人的言论为自己的过错寻找借口,庶几乎可以最大程度的少犯错误矣!头脑清醒,处事随和很重要。自己吃点小亏上点小当也还没什么,害了别人就是罪过,作 恶是烦恼的源泉之一。客观理性才能少作恶,无烦恼。

信仰深了,就易偏执和傲慢,这是精神中毒而非得救。无论信仰的是宗教,还是某种思想,或某种人生态度 或追求,都容易这样。一个人傲慢,信仰宗教后在教主面前放下自己的傲慢,又以自己的教主为最伟大的人,以自己的信仰为最伟大的信仰,就进入了信仰傲慢的状 态,还是在傲慢。而且这种傲慢会驱使一个人去干涉别人,闹不好就成了希特勒,对他人很有害。

有傲慢便有偏见,而傲慢和偏见是妨碍人认识多姿多态的世界,平等心看待众生的障碍。还是杜甫嘲讽得到位:“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不但俗世生活没啥价值,一切“伟大”事业也没啥价值。

我确实要学习要思考,要做事要生活,但最终要明白:自己学习和思考的,努力工作所获得的,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把这些当乐趣,而非荣誉,是最老实和对自己的精神最无害的态度。乐于做一件事情,胜于一切其他理由。

柳传志说得好,交至交好友,建立关键性合作,诚信为第一原则。

一介凡夫,一事无成,一钱不值,一身毛病。要努力,要改过。

我生已过大半,只能继续反省自己和完善自我的同时,寄望于儿子今后有比我更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反省 能力,同时有更平凡的心态,襟怀更冲淡的过此一生,但又绝不仰人鼻息的生存。财务自由才能精神自由,离了物质基础谈精神自由还是很困难的。所以我希望我的 儿子炼心的同时,不忘学习技能,要能文能理能工能医,知行合一。

欲望适可而止,行事无害他人。诚实忠厚,宽容大度。假话不说,真话会伤及别人时也不说。不损人以利己,也不损己以利人。遇到值得同情的人帮助一下,但也不做滥好人,到处浪费自己的生命。常常要反省自己的过错,慢慢修炼吧。

2015年7月17日

人为什么会惑?都是因为被自己迷住了而不是被别人迷住了。不惑就是摆脱了自己对自己的迷惑,不惑是一 种融合了正向思维能力和反向思维能力,能够不断的发现自己的认知盲区的状态,而非已经认识了一切。在不惑的状态下,人能随时思考,也能随时反省。不受他人 左右,也不受自己的情绪左右。

高中教育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一定要有个好老师,我以后一定要给我儿子寻个好的高中老师。比尔 盖茨、乔布斯、扎克伯克全部是从大学辍学出来的,我觉得到了上大学的年龄,人都已经可以自己学习,无需导师了,再要导师是浪费宝贵的光阴。

人年轻时应热烈,长大后应平和。少年不热烈不足以扫荡阻碍,形成自己的思维模式,快速成长,成年后不平和过不好日子。

自律、自信、自勉、自省、自强不息、自我完善,这些都要靠自己来完成。一个人活得有压力,活得不轻松,工作生活不顺利,不是因为别人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而是自己还没能认清和驾驭得了自己。

一个好的人生导师能启迪一个人独立思考、自我反省、自我纠错、自我约束、自我完善和自我奋斗的能力, 做到了这点,教育就成功了。知识的传授,仅为其末。所以韩愈说,得经师易,得人师难。这是教育领域千古不易的至理。凡是教学生顺从导师的,不是别有用心的 骗子,就是自己还不明白真正的教育是怎么回事。

雄性美是什么?我眼中的雄性美就是金庸笔下的萧峰那样的,只要不违背良知,可以冲冠一怒,具有“虽千 万人,吾往矣”的勇气和魄力!但是在面对仇人和弱者时,到了关键时刻,又能豁达大度,放人一马。壮怀激烈而又性情本色。又像扫地僧那样的,宽厚敦朴,智慧 通达。雄性需要勇敢、智慧、力量和胸怀,以及对大是大非的坚持和对人生、社会责任的担当。

对物质的追求总有满足的时候,而思考和精神修炼永无止境。

2015年7月20日

理性战胜欲望之时,也就是精神战胜物质之时。一个人思考得越多,对物质和名望、地位的追求也就越淡 泊,内心真正的快乐也就越牢固。历经千万年的发展,人类的智慧宝库已经非常的庞大了,任何一个人终其一生都难以将人类的各种智慧都理解透彻。但是一个人涉 猎的面宽广一些,有助于消除傲慢和偏见。接触的面越广,内心的傲慢和偏见就会越少,逐渐可以趋近于无。欲望、傲慢和偏见,是人类纷争的源泉。

如果我们仅理解自己是怎么想的,不理解别人是怎么想的,我们就很难宽恕别人。虽然两个人之间,不一定 需要很亲密,但是,两人之间,互相仇恨和埋怨则是大可不必有的。一个人若想用躲避世间来解决与人的纷争是无济于事的,能成功的躲避世间者并不多见。真正能 够解决与人之间的纷争靠的是通达的智慧和包容的胸怀,具备通达的智慧和包容的胸怀,我们就能理解和宽恕任何一个人,那样就没有人可以引起我们的不良情绪。

所以精神上要想获得真正的自由,并不是靠躲避他人来实现,而是靠理解他人来实现。扩大自己的视野,增进智慧,拓展胸怀,才是获得精神自由的根本出路。

宽恕并非无分是非,无原则的容忍各种作恶现象。若见作恶现象,应该毫不犹豫的阻止。若以宽恕而无视作 恶现象,这样的宽恕是有违基本良知的,是缺失社会责任心的表现。理想的社会是各种作恶现象都能得到有效的约束,这种约束既要靠人自我约束,也要靠社会来约 束。一个人有时候自己作恶,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作恶或者明知自己在作恶但是却控制不住,此时就需要靠社会来约束。社会约束的途径有两种,一是法律的制裁, 二是他人的及时阻止。

大千世界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所以作恶的规则定的越宽松越人道,只要是未损害他人的利益,任何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均应被视为是合理存在的。但是当一个人的行为

2015年7月25日

追求越少越快乐,在意越多越痛苦。最大程度的放下才能最大程度的自在,放下恩怨,没了仇恨;放下贪 欲,没了忧患;放下痴迷,没了焦虑;放下邪念,没了不安;放下傲慢,没了争执;放下偏见,没了磨擦;放下虚荣,没了做作。放下一切,做一个平凡的人,心中 就能最大程度的一片澄明,剩下来的是轻松和愉悦。

经济学家林毅夫说,影响一个时代的根本因素,是这个时代中涌现出的各种思潮,这句话是很正确的。思 潮,是一种对大众影响最大的流行思想。有时这种流行思想是非常有害的,比如希特勒信奉的纳粹主义、日本的军国主义和中国文革时期全民兴起的疯狂的革命热 情,事实证明,这些思潮是非常有害的。

但是正如法国哲学家勒庞所研究的那样,当一个群体陷入某种思潮之中的时候,不会有多少人会去考虑其害处的。所以勒庞把各种群体都命名为“乌合之众(the crowd)”,并认为对群体而言,独立思考是不存在的,一个人一旦陷入某种群体之中,智商会明显下降。

我对此是深有体会的,我现在喜欢离群索居的状态,除了工作需要与人打交道之外,其他时间都会安静的读 书、思考和写作。所有的狂热的宗教徒朋友都被我屏蔽了,不管是佛教徒,还是基督教徒或者天主教徒,我一概屏蔽掉。原因无它,这些人长期生活在宗教徒群体之 中,思想近乎狂热和偏执,他们总是试图把身边的每一个人同化成他们自己一样的人。

同时,我也把各种怀抱着某种理想主义,并试图以这种理想主义来一统世界的人保持遥远的距离。芸芸众 生,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精彩,一定要把这些众生全部同化,实在是对他人进行精神阉割以快己心。所以普渡众生者,无论其自我标榜自己多么的伟大和善良, 其本质都是邪恶和极端的。只是他们根本就意识不到,他们把自己的快乐和成就感建立在其他人意志被践踏的痛苦之上。

有时候,他们所掀起的各种狂热的同化运动,造成了无数无辜人员死伤,但是这个代价他们认为值得。这些 狂热份子是一种偏执型认知障碍患者,他们只认识得到他们自己所看到的“美好”,认识不到别人所看到的“美好”,世界因为各种希望把自己的“美好”标准强加 于其他人的理想主义分子而纷争不已。

一个人若看不到别人的美好和自己的过错,那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他身边的人和他所处的社会,都是一场 灾难。一个认为自己将来会升天堂而其他人要下地狱的人,内心深处有很强的报复心理,对世界和他人充满了挑剔和怨恨。即便假装得再温和,实际上还是很有攻击 性的。真正温和包容的人,多属于博学多知,见多识广,胸襟开阔者。

如果一定要找个人来佩服佩服,那我可能会找中国古代的药王孙思邈这样的人,他的《大医精诚》篇令我很 感佩。他提出,一个医者,即便仇人求诊到门前,也一样要放弃仇恨,竭尽全力去救治。对于病家的各种物质犒劳,一概无视。在疾病面前,无分地位尊卑,以尊重 生命为第一位,平等的救治众生。

我现在一有时间就学医以提高自己的诊治水平,也许我将来老了,会像药王孙思邈一样的悬壶济世,了此残生。孙思邈的这种胸怀,一定让他自己和他的患者都受益匪浅。孙思邈年过百岁遐龄是可以肯定的,至于有些书记载的认为他年过一百五十岁,可能不属实,其真实 年龄应该在一百零六岁到一百二十岁左右。

我从实践中意识到,站在医生的立场之上,对所有人进行理解和同情,帮助他们解除他们的痛苦,可以最大 程度的帮助自己保持平和的状态。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希望成为一个对他人有害的人,但是无数人因为过去接受的教育和经历的世事,形成了自己一时还改不掉的性格 特征,他们作出的一些行为,从根本上来说,不是自己能够控制得了的。

我们把自己和其他人撕裂成不同的社会阶层,恰恰是因为我们不打算理解其他人,只在意自己的看法。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工作微信号:36641(或加zhouzhiyuan1979,工作微信仅加求诊的癌症患者或患属,不提供免费的咨询,咨询请主动付费)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