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养生之道

几乎每个找我看病的患者或者患属,见到我都会说一声:“这么年轻啊!”

一方面这是个事实,不惑之年,虽然人生过半,但是对于相信医生越老越有经验的我国人来说,四十岁的中医,还是年轻人。

另一方面是因为我长得比较有欺骗性,看起来像是三十岁上下的样子。我告诉一些人我真实的年龄,他们都不大相信。

等到终于明白了我没在年龄上骗他们时,他们才感叹,你们学医的,看来真是很知道保养自己,居然如此年轻。

三四年前,我在北京龙泉寺义务搬砖时,工地上的师傅对我说:“小伙子,你不在学校里上学,跑到这里来不耽误学习吗?”他们以为我是大学生。

虽然我向来不看重自己的这具臭皮囊,但是说的人多了,不免也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翘起尾巴,得意洋洋起来。

就让我厚着脸皮,自恋一回,以嫩卖嫩,谈谈我的养生之道吧!反正我这脸皮足够厚,心也足够大,说错了,挨挨嘲讽,就当给自己的心灵洗洗澡。

其实我的养生之道,说起来都是穷闹的。

我从小家里就穷,我们村几百户人家,我家算是最后有电视的几户人家之一,而且是我小姨家买了彩电后,把她家黑白电视机送给我们的。我2005年结婚时,我家才有自己购买的第一台彩电。

所以我家里的生活条件可想而知,常年的粗茶淡饭。

家父供三个孩子读书,两个儿子先后都考上大学,开销很大。我妹妹实在是因为读书时太皮,读不进去,所以最后辍学的,她小学留级了三四年。

那时家里捉襟见肘。家父一直说,钱全部用于几个孩子的智力投资上,只要孩子有一点希望,就一定供他们上学。所以虽然他脾气暴躁,没少打我,但是我还是很尊敬他。

我们家是逢年过节才有肉吃,而且很难吃过瘾。家父一辈子面黄肌瘦,一看上去就是一副缺乏营养的样子,多年前我们那里有个医生就跟他说,他那样缺乏营养,活不长。

说话的医生已经过世多年,那医生面色红润,一看气血就很旺盛,可惜五十不到就去世了。家父现在七十多了,尚且体健得很,一个人在家种着几亩地,不让种还不干。

去年我有个患者林大哥,一定要给我介绍一个师父,据说他中医水平很高。我和他一起去看了一次,老人家比家父小几岁,但是弱不禁风,走路颤颤巍巍,家父一个人可能打得了他十个。

出来后我就跟林大哥说,学医人自己弱不禁风到这种程度,可能水平不怎么样,我就不跟他学了。

很多人跟我说素食营养不够,身体不怎么样,我都懒得听。我还有个姑姑,比家父大十岁左右,今年年届八旬,也常年在庄稼地里忙活着。

今年过年我去她家拜年,姑姑精力还旺盛得很。为了留住我吃饭,她拽住我不放,那拽人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八十岁的北京老太太所能有的。

我姑姑常年吃素。为啥吃素呢?因为我祖母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我姑姑随着我祖母,也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吃一辈子素。到现在,初一十五去庙里上香,翻山越岭,她一点也不累。

顺便一提,我的祖母八十多岁时,每逢初一十五,也是照样翻山越岭的去庙里上香。她八十四岁那年夏天,天气太热,热死的。

所以我的这个养生之道中的饮食习惯,可能要算家族遗传了。我常年以素食为主,但是不像我姑姑和祖母,我是吃鱼吃肉的,只是多数情况下还是以素食为主。穷日子过惯了,过不了大鱼大肉的生活。

我老家的老人瑞们,这两年过世了两个,都是以百岁高龄过世的。

一个一辈子没用过电灯,她家房子是我村唯一的没有通电的房子,至于说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和各种电器,摸都没摸过。

她一辈子没怎么去过医院,一直自己照料自己,直到去世前不久,还是自己照料自己。她没有信仰,荤的素的都吃,但是贫穷限制了她饮食中的肉食比例,她最后是真正的无疾而终,终年一百岁。

另一个是我老婆的干奶奶,也是去年夏天去世的。她活了99岁,一辈子吃剩菜剩饭,总是大家全吃完了,她才吃大家吃剩下的或吃头天剩下的。一辈子吃了不少的致癌物亚硝酸盐,每顿饭一杯小酒,倒也逍遥自在。

她有长寿基因。她出身于地主家庭,文革时被抄家,心理承受能力强。

这两个老人瑞共同的特点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强,对生活不挑不拣,活得很随性。据我所知,她们都是一辈子很少与人结怨的。

佛家说“业力”,前世来生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但是此生的“业力”还是有的。我治疗了很多病人,这些病人在生病期间,颇受过去的“业力”所干扰。

比如六亲不睦,就足够人喝一壶的。有些人生病了,亲友中有人故意来找茬泄愤,实在是生病前人际关系没处理好,人家怀着报仇的心理,来落尽下石。

还有些人过去经常看不起别人,生病了之后,不自觉的就觉得别人现在也在笑话他们,躲着不敢见人,活得很压抑。

这都是业力。一个人平时如果能处理好人际关系,少与人发生冲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心平气和,平等待人,可能就会少生很多病。即便生病了,也不存在这些问题。

良好的心态,其实大多伴随着良好的人际关系和良好的生活习惯。

我以上所举的这几个高寿而体健的例子,都有另一个特点,就是早睡早起。

这也是我自己这么多年坚持的生活习惯,我基本上都是八九点钟就入睡了。偶尔会熬熬夜,但是这样的情况很少见。

睡眠其实是人最需要的“人体大药”,人的肠胃黏膜和神经系统都会在睡眠中自我修复。熬夜多的人,容易头痛,容易肠胃不好,心脏也不会太好。现在一线城市很多所谓的精英,都死于熬夜过多,而且是猝死。

我入睡快,头沾上枕头,不会超过一分钟就入睡了。半夜偶尔会醒来,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操心的病人太多,其中有相当多的是重病号,半夜醒来后睡不着。

现在我控制患者的数量,半夜醒来,如果睡不着我就卧在床上看一会儿很枯燥的书。比如哲学类或者佛经类的对我来说乏味透顶的书,一般看上个三两页,又会鼾声四起。我绝不会在睡不着时看金庸,那就更睡不着了。

前一段时间我身体状况不怎么好,但是最近通过减少病人,减少工作量,多睡觉,我的身体状况又调整好了。

我自认为自己脸皮厚,心大。我大概是什么话都听得进去,听进去了都是哈哈一笑。当然,不好听的话,我会避免去听。

比如说我老家有恶俗,一到过年就有左邻右舍或亲朋好友问你收入多少,买的什么车。呵呵,收入我比不过人家,车我没有。

但是我可以躲开他们,不跟他们讨论这种问题。如果有人拉住了我,非让我在那里讨论,我就装聋作哑。

脸皮厚一点,可以给自己省掉很多的心理上的不痛快。聚会能躲就躲,宴会能躲也躲。亲友有喜事,礼送过去,就找个没人注意的时候,一溜烟儿走掉。

我心也够大的。只要人家不拿刀砍我,无论对我做了什么不义的事情,都全当没发生过。如果有人想找我麻烦,以后尽量避免与他们接触就是。

闲话不说,闲气不争。邀千人之欢,不如释一人之怨。我从不觉得吃亏是福气,但是多数时候一定要我吃亏时,还是心甘情愿的吃亏。吃亏可以释怨,没人因为仇恨惦记着我,我这心就踏实多了。

逗一逗小孩还是很有意思的。无论走到哪儿,小孩总是多得很,邻居家的,亲戚家的,亲戚的邻居家的,总是生生不息,源源不断的产出小孩。只要我们能陪他们玩儿,他们高兴坏了。

我每年回家,基本上大多数时间就是逗各种小孩玩。以至于我现在一回家,那些孩子们就都知道,啊哈,这个大人比较好玩,所以一窝蜂的来围着我转。

你陪人家孩子玩,人家家长也就不讨厌你了。即便你懒得理他们,他们也会觉得你是个和善的人,不会与你为仇。

我是比较勤劳的一个人,种田,扫地,洗碗,做饭,整理书房,这些都愿意自己干。饭后会散步,经常陪孩子打打羽毛球或者游泳,偶尔去爬爬山。交通基本上靠两条腿或两个轮子的车——自行车。直到现在,我也没买过车。

再加上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不喝茶,穿得简单,除了买书和学琴之外,几乎完全不花钱。

所以既无烟熏我,亦无酒灼我,也无茶让我头脑兴奋,睡不着觉,更无迫切的金钱上的需求催逼得我日夜不安。想睡了就睡,饿了就吃点粗茶淡饭。

所以我其实什么刻意的养生之道都没有,反而不知不觉的,容颜保持得蛮好,尽管也会有点小毛病。臭皮囊虽然不重要,但是它不出问题总比出问题好。

以我所见,我的很多病人,之所以频繁的遭罪,只不过是身心负担过重,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折腾了自己的肠胃。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活得上串下跳的,很不安,折腾了自己的精神。最后肠胃告急,身心崩溃。

培根说,人最难被填满的,一是自己的胃,二是自己的银行账户,信然!若能减轻身体负担,减轻肠胃负担,减轻精神负担,多数疾病不会找上门来。

当然,除掉口腹之欢,离开声色犬马,芸芸众生中的很多人会不知道自己活着有啥意义。这就只能怪自己心田太贫瘠,福薄命薄了。

那些能在生活中,自得其乐的,是有福的人。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周志远”)

作者微信:zhouzhiyuan1979(或加36641)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