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去杖汤,能治痉挛痛

张仲景的《伤寒论》中有一张很小的方子“芍药甘草汤”,该方仅两味药:芍药和甘草各四两,现代一般是各用12克的量。

在《伤寒论》中,芍药甘草汤是用来主治“脚挛急”的。

实践中,该方对部分患者因为痉挛疼痛,而导致的两脚屈伸不利,有良好的作用,故又有“去杖汤”的美名,形容服用了该药,就能扔掉拐杖。

刘渡舟教授认为,芍药甘草汤有酸甘化阴,养血平肝,缓解经脉拘挛的作用,善治血脉拘急疼痛,对于因血虚而引起的两足痉挛性疼痛或腓肠肌痉挛性疼痛,不可伸直者多有良效。

柯韵伯认为芍药甘草汤是“用阴和阳法”,用甘草生阳明之津,芍药和太阴之液,阴阳调和,所以能“其脚即伸”。

胡希恕教授认为芍药甘草汤中的芍药是主治挛急和拘急疼痛的,所以芍药甘草汤可以用来治疗脚挛急和下肢软而无力,也可以用来治疗肚子痛。

日本汉方医学家吉益东洞在其《药征》一书中,总结了芍药的功效是“主治结实而拘挛也,兼治腹痛,头痛,身体不仁,腹满,咳逆,下利,肿脓也。”

日本的另一位汉方医学家汤本求真则认为芍药的适应症是肌肉触诊时“有凝结充实之感觉而挛急也。”

至于甘草的作用,汤本求真认为也和芍药差不多,汤本求真认为甘草“有缓解组织之作用,尤以因肌肉之急剧紧缩所发疼痛及其他诸般急迫症状为宜。”

所以芍药和甘草两味药,合在一起,就有很强的缓解肌肉痉挛引起的疼痛或者拘急的功效。

这个方子还有个衍生方,就是芍药甘草附子汤,《伤寒论》中有“发汗病不解,反恶寒者,虚故也,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的记载。

这个方子小,讲的人很少,很多学者均将之一笔带过,甚为可惜。

笔者多年前遇到一个上海的宫颈癌患者,放疗后,脚一直伸不直,走路很困难。该患者向笔者求助时,笔者给她开了芍药甘草汤:芍药12克,甘草12克。

这个患者拿到方子后,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严重的放疗后遗症,就用这两味药治疗?后在笔者的坚持下,终于试了试。

结果只吃了一副药,脚就伸直了,第二天又吃了一副,可以高高兴兴的逛商场去了。

这个患者曾以为自己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因为她的西医主治医生试了很多办法没能治好她的这个后遗症,她找的中医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殊不知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小方子,会有如此好的疗效。

她之前吃的中药方子五花八门,有独活寄生汤,也有活络丹,医生们都把她当痹症治疗。就是没有人愿意把她当作一个简单的“脚挛急”来治疗。

后来又有个上海的患者来找我看病,治疗她时,她告诉我,她的父亲患一种奇怪的病,他的脚趾紧紧的粘在一起,怎么分都分不开,脚底很痛。也是各种治疗无效。

我听说后,也给他开的芍药甘草汤:白芍12g,甘草12g,吃了五付后,患者好了。

昨天这个脚挛急的患者的女儿自己脚底也是痉挛不适,又让我开方子,我就把她父亲吃过的这个方子开给她了,目前可能还没开始服药,估计也会很快就解决她的问题。

我治疗的另一个患者,整条左脚上到处都是筋疙瘩,一团一团的,看起来挺吓人。

这也是我的一个癌症患者的家人,因为自己家里人得了肿瘤,所以一出现这种症状,他直接就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肿瘤了,很害怕,求助于我。

我认为不是肿瘤,而只是脚筋痉挛。开出的还是芍药甘草汤:芍药12g,甘草12g。连续服用了十来天,所有的筋瘤都没了。

我曾见刘渡舟教授治疗过一例相似的患者,该患者是在右腿鼠溪部位长了一个肿物,形如鸡卵,表面不红,用针管抽不出内容物。

唯右脚拘挛,无法伸直,小腿经常抽筋,脚跟不能着地。刘老也是用芍药甘草汤治愈了该患者。

这个方子实在是很奇妙。我也查过《中华本草》和《中药大辞典》,按照现代的药理学研究结果,根本不足以解释这个方子为什么能治疗“脚挛急”。

我希望今后有学者能在这方面做更精深的研究,拙文仅旨在推介这个小方剂,希望有相关的适应症的患者,可以试试这个方子。

本方药味少,剂量小,白芍和甘草也都属于完全没有什么毒性的中药,所以是不会有太大的副作用的。

我再介绍一下几例医案,供大家参考。

刘渡舟教授曾用本方治疗过一曹姓患者,该患者53岁,主证是腓肠肌痉挛,而且多在晚上发作,脉弦而舌红,刘老开出芍药甘草汤,患者服用4剂就痊愈了。

刘渡舟教授还治疗过一个12岁的女孩,主证是左臀受伤后肿痛,左下肢拘紧不能伸展,而且还发热,体温37.8度,脉弦细数。西医诊断为化脓性髋关节炎。

刘渡舟教授认为是肝血不足,经脉不利且有郁热,开出芍药甘草汤。服用三副药后,患者即能行走,再服二副,基本好了。后又用仙方活命饮善后。

徐迪华曾治一28岁的男青年,小腿抽筋三月余,一工作就加重,休息后就会好转,每次发作后小腿酸痛数天不退,头昏乏力,脉软细。

徐给予芍药甘草汤,仅服用2副药,患者即痊愈。后又在此方基础上加味黄芪,党参,当归等善后了五天,后来一直未再复发。

王明如治疗了一45岁女患者,患有不安腿综合征,4个月来两侧小腿有莫可名状的酸麻胀痛感,似抽筋,似触电,静坐休息时反而加重,拍打,按捏可缓解。

王明如据其脉诊,也是给予芍药甘草汤:芍药60克,甘草5克。服药5副后,患者大为好转,又照原方服用了一个月,彻底痊愈。

刘持年治疗了一例急性胃痉挛的患者,也是给予芍药甘草汤,痊愈。

刘国普治疗过一例45岁的偏头痛患者,该患者的偏头痛呈痉挛性疼痛,西医检查均正常,故不知如何用药。

求助中医,也是多方治疗无效。找到刘国普,刘思之再三,觉得既然是痉挛性疼痛,就应该用芍药甘草汤,连服12副芍药甘草汤,病人的头痛彻底治愈。

陈汉雄治疗了一个64岁的三叉神经痛的女性患者,也是用芍药甘草汤治疗了四天,痊愈。

该患者每因吞咽或说话而引起剧痛,痛时闭目流泪,翘嘴咬牙,历10余秒可暂停,旋即又发作。用了一些养血驱风之药无效后,改用芍药甘草汤:炒白芍30g,炒甘草12g,取效。

总体来说,去杖汤(芍药甘草汤)治疗的对象,还是以拘挛性疼痛为主的。

中医传统理论认为芍药甘草合用,是酸甘化阴,有舒肝缓急之功。在没有更有说服力的研究结果出来之前,大概也只能这样总结其作用了。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周志远”)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微信号:zhouzhiyuan1979(或:36641)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