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我人生的主格调

从高中时代开始,孤独就成了我人生的主格调。

我在孤独中奋笔疾书,我在孤独中埋头苦读,我在孤独中静观这世界,我在孤独中默默思考,我习惯了在孤独中生活。

或许这也是我家的一个传统,我几乎所有的堂兄弟和堂姐妹,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小时候极为活泼,但是突然有一天就会变得沉默寡言。

只要我们进入了会思考的年龄,我们每一个人几乎都不再爱说话,更遑论结交朋友了。这其中有没有生物学遗传因素在作怪,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家族确实有此传统,却是真实不欺的。我四叔家的孩子可能更明显一些。

我不知道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们靠什么来抒发自己的心意。貌似喜欢写作的,也只有我一个人,我在写作中,自己与自己聊了几十年的天,倒也不寂寞。

当然,我们只是孤独,不是孤僻。我们每一个人都具备了与人交往的能力,但是都选择了不与人交往。

我对结交对象的选择极慎重,达到了十年交一友的程度。四十年,我交往的朋友仅三四人而已,其中有一人已经长眠地下。

而所谓的结交,亦不过在彼此寸心之中,互相知晓而已,一年见面也就一两次,每次唔面时间仅一两个小时。

而家兄,除了我这个弟弟之外,可能也只有一两个朋友。

虽然我们懂礼貌,能与人交谈,甚至交谈时还很幽默诙谐,日常生活中,与自己的邻居和亲戚,关系处理得很融洽。但是让我们去与人结交为朋友,那办不到。当然,关起门来,家庭生活却是热闹非凡的。

我记得台湾的星云大师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他这一生,跟谁都走得不远,也没跟谁走近过,我大概也是这种状态。

人是社会化的动物,但是人如果变得很社会化,似乎又不妥。与宾朋满座相比,我更喜欢孤独。

于我而言,孤独不仅仅只是一味良药,更是像粮食与水一样,一天都不可或缺的生存必需品。很难想象,我这样一个人,以前居然也曾是全校的交际明星。

从高一结束,选择孤独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越来越享受孤独。不喜欢被人打扰,亦不喜欢去打扰任何人。

总有一些人,热切的期待与我结交,以其自己的思维模式来定义我,不过这些人统统是要在我这里碰壁的。

如果我一定要说很多话,那只能是因为工作,而非友谊。

我与世界交流的途径是阅读和写作,我阅读别人,别人阅读我,仅此而已。

偶然有个把例外情况发生,那基本上都是在现实接触过程中,彼此喜欢上了,多聊几句。

包括我的一些老同学,我都不愿意接到他们的电话,寒暄式的说话超过十句,我就非常希望结束谈话。无非不过说些假大空的套话,何必浪费光阴呢?

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问题,可能就是读者多了点。以前我用勤换笔名来解决这个问题,每个笔名小有名气后,我就会换上另一个笔名重新玩过。现在用实名写作,真不知道十年二十年过后,会不会因此变得不堪其扰。

我曾用过很多的笔名在互联网上生产了几千万字的文字垃圾。偶尔,我会记起自己曾用过的某个笔名来,百度一下过去的旧作,发现还有人不断的转发或剽窃我过去写的文章,就会莞尔一笑。

人家游戏人间,我在文字海洋里游戏一下,聊解人生的寂寥。这些文字,都真实的反映了我自己成长的历程。旧我已死,新我很快也会成为旧我死去。我不眷恋的,不仅仅只有自己的臭皮囊,也有自己的文字和思想。

我不记得是哪个作家,有个习惯,他写的稿子,会放在自己的柜子里三年,三年后自己再拿出来看看,如果自己看得过眼的,就拿出去发表了,如果自己看不下去的,就烧掉。

我觉得这个习惯很好。如果按照他的这个习惯,我现在能从自己的旧作中挑出来的文字,恐怕很少。

过去我写的文章文采比现在好,我现在看着就觉得那些文字煽情和做作。如今喜欢用大白话写作,务求朴实无华,这就是对过去的一种否定。未来会不会否定现在呢?也不好说。

一个孤独的写作者,选择孤独,享受孤独,是不会在乎自己会不会被世界理解,也不会在乎自己写作的东西是不是能留下来的。所以眷恋旧我,对我这样一个在孤独中独行了这么多年的人,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孤独是人生最大的减法,一个人对孤独甘之如饴,这世界就对他无可奈何了。

我喜欢自己来左右我自己的人生,不喜欢外界来左右我自己的人生,所以,选择了孤独这种人生主格调,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正确的事情。

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周志远”)

作者微信:zhouzhiyuan1979(或加36641)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