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总统杰斐逊:每个人的灵魂都应该交由自己来打理

1

美国前总统杰斐逊有一句经典名言:每个人的灵魂都应该交由自己来打理。

我在写文章时,多次引用他的这句名言,因为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早上起来时,有个读者给我发了条信息:“您之前对龙泉寺提出的疑问都是正确的,前年看完学诚法师的书特别想出家,后来去了几次龙泉寺,加上天津学佛小组的几次共修,感觉龙泉寺给人洗脑,经常收集钱财。您在网络上的帖子也支持了我的疑惑。感谢您。”

几年前,我在天涯论坛和我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一些我对北京龙泉寺的一些看法的文章,这些文章吸引了部分读者的注意,这几年陆陆续续有读者因为我的系列文章联系我,其中就有这位读者。这些文章也遭到了很多佛教徒,尤其是龙泉寺的信众们的围攻和咒骂。

如今龙泉寺一下子因为主持学诚法师被举报而陷入舆论的风暴眼,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龙泉寺的是是非非,一言难尽。但是正如我几年前撰文时所说的那样,龙泉寺的很多问题是客观存在的,而当初那些迷信龙泉寺的信众,亦不免有盲目信仰的成分在内。

或许,龙泉寺遭遇的这次危机,正可以促进他们反思自己信仰的方式是否正确。

几年前,我不肯人云亦云的跟随大家盲目的崇拜和追捧龙泉寺,今天我也不愿意人云亦云的跟随大家埋汰龙泉寺。

以我所知,龙泉寺数万皈依的信众和法师中,绝大多数是真诚善良和有智慧的。学诚法师本人,所做的很多事情也是正派和有益于社会的,这是不容否认的。我已经过了苛求他人的年龄了,不太容易因为一件事而对某个人或某个群体产生情绪化的看法。

我也无意于去讨论宗教信仰的问题。宗教信仰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无论是汉传佛教,还是藏传佛教,或是其他宗教,都会有大量的信徒。每个信徒信仰宗教的原因不一样,但是宗教信仰是他们的自由。我过去的一些涉及到宗教信仰的文章和言论,也不是全部都是对的,自己也是一个不完美的人,就没有资格去评判他人的是非。

但是有一点我却自始至终都坚信不疑,那就是我从不把我自己的灵魂,交给任何其他人打理,也从来不接受任何人,把他们的灵魂交给我来打理。

任何迷信个人,迷信权威的信仰,都是十分危险的。一不小心,我们就会成为我们信仰的精神导师的奴隶。

一个人一旦产生了宗教信仰,是不容易分辨出真正的宗教信仰和邪教组织的区别的,有些宗教组织是处于亦正亦邪的边缘地带。概括来说,一切鼓吹对活着的导师进行个人崇拜的宗教信仰,都有发展为邪教组织的可能。

正如老子所言:“智慧出,有大伪。”那看起来慈眉善目,讲起话来很有哲理的人,有可能是真正的大师,也有可能是隐藏得很深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还有可能是居心叵测的骗子。况且,面临诱惑,君子变节,比比皆是。所以最好还是不要轻易膜拜任何一个人。

2

人性是极不可靠的。我不相信其他人能够克服人性的弱点,也不相信我自己能够克服人性的弱点。预防人性的弱点对我们造成损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任何人都要保留一点不信任,甚至对自己也不例外。

要用预防犯罪的制度来制止犯罪,而不是总是在犯罪行为发生后打击犯罪。在敏感问题上,要有提防。

曾经有个外阴有白斑的年轻女患者,一定要找我治疗她的病。我以自己不擅长治疗此病为由,婉拒了她,但是她仍然执意希望我能帮她看一看。

诊疗这种疾病,需要对该患者的生殖器官进行检查,我从内心里是排斥的。老实说,我也不能保证自己有那么好的自控力,我保证不了自己在看到患者的敏感部位后,不会产生想入非非的念头。我既怕以后出现纠纷说不清,也怕自己失控管不了自己,性侵了这个女患者,我不信任我自己。

我告诉这个患者,她必须带着同性的家人来找我,我才肯给她治疗。最后她带了她闺蜜过来,但是在实际检查时,她又让她闺蜜到卫生间回避一下。

因为她虽然觉得在一个医生面前露出自己的敏感部位很难为情,但是在自己的闺蜜面前露出自己的敏感部位更难为情。所幸的是卫生间和我给她做检查的房间仅一两米的距离。这个问题最后得到了相对较好的解决。

我曾接诊了一个抑郁症患者,她是被某个著作等身,信徒遍布全球各地的藏传佛教的上师强奸并传染上了性病之后,诱发了抑郁症的。

我曾一直劝说她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她说这位大堪布,掌握她家的全部信息,赤裸裸的威胁过她,如果她敢举报他,他就杀了她全家来报复她,而且这个患者也不想别人知道自己被传染上了性病。毕竟这样的隐私对她今后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

投鼠忌器,她就这样对这个至今仍然以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欺骗众生的淫棍无可奈何。

这件事情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我猜想是这个女患者,之所以能被这位堪布得手,恐怕也是自己太过信任他,疏于防范,被强奸后无法举证。

我希望这个女患者的亲身经历,能够警醒女性朋友,当你们在与自己的偶像会面时,不要因为完全的信任一个人,而对他们疏于防范。即便是圣人君子,也拿自己身体内客观存在的原始冲动带来的人性恶没办法。

3

家父练了一辈子的气功。气功这种健身方式,在中国有根深蒂固的信众基础。它确实对强身健体有一点点作用,但是这作用也肯定不像那些把气功吹得天花乱坠的“大师”们所说的那样强大。

我接触到的癌症患者中,十有八九会去练气功。郭林气功,真气运行法,乃至其他的各种各样的名目众多的气功,都不乏信众。

不久前我的一个脑瘤患者来北京复诊,我号她的脉发现是细弦脉,这是血压有问题的脉相,于是我问她血压是否有问题。

患者说确实有一段时间低血压过,我拿出血压仪给她量了量,她当时的血压就是低血压。

这个患者此前身体状况还算不错,但是为什么突然低血压了呢?后来与患者和患者丈夫沟通时才知道,她在练气功,同时听信了一个秘密的养生组织里的“大师”们的鼓吹,不吃饭,尽吃他们给配的养生餐。结果急剧消瘦,同时血压下降,偶尔还头晕。

患者的丈夫告诉我,患者自从得病后,频繁接触这类养生组织和气功组织。而这些组织,习惯性的套路是,把参与者的手机都统一没收管理,中断患者与外界的联系。然后对患者进行集中的精神教育。

这类教育基本都从播放佛经开始,以传播国学的名义,对患者进行精神控制。一次封闭的培训一般在一周以上,之后就以辟谷养生,推销养生食品,气功大师收入门弟子的方式,收取各种费用。

费用之高昂令人乍舌,比如某些气功师收入门弟子的拜师费,基本上都不低于两万元。

这个患者经过这样的一些折腾后,血压降低,体重下降(她本来就是个需要增肥的瘦子),身体状况变差。

而我昨天,接诊的另一个患者的经历也与她大致相同。这个患者加入了某个号称以传播国学为己任的组织,据说这个组织免费供学员吃喝,但实际上多数学员进入后,都会在他们的渲染和鼓吹下,以捐款的形式,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这个患者经过了十天的封闭培训后,出来后就开始产生幻觉。总是觉得那些老师们还在自己眼前讲课。

想想警察封闭式的没日没夜的审讯犯人后,犯人精神崩溃交代案情的情节吧。这里的培训与警察审讯犯人并无二致,最终会造成部分心理脆弱的听课者精神崩溃,产生幻觉。

但是这些幻觉在宗教团体中,解释会完全不一样,他们会认为这是开悟和见性的表现。

这个患者捐了三千块钱后,出来了,出来后直接进了精神病院治疗了一段时间。

中国目前有很多这样的机构组织,在患者群体中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以邪教加传销的方式,对患者进行封闭式的洗脑,洗脑过后,就开始以各种名目,攫取钱财,侵犯女色。

我为这种现象深深的忧虑,但苦无良策,大概也只能通过写作一些文章,警醒一下世人,让他们防范意识强一些,少上点当。

4

中国禅宗有这样一句经典名言:“我本眼正,因师故邪。”

很多人本来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因为膜拜另一个人,跟着他(或她),渐渐积累了一身的邪见,这种情况比比皆是。

我个人认为,思考本身比结论更重要。尽管有那么句话说,人类一思考,上帝便发笑,但是不思考便去盲从所谓的圣人和大师,则更糟糕。一切未经慎重思考的信仰都不过是一种盲从和迷信而已。

海洋地理学家雅克库斯托曾经做了一次实验,他从早上七点钟到晚上七点钟在巴黎散步,散步时,他带着一个计数器,每遇到一次别人向他推销他不需要的东西的时候,他就按一下计数器。结果,一天下来,他总共按了183次。

我们生活中的很多看起来不可或缺的必需品,都是这么来的。有人在竭力说服我们,让我们相信我们必须拥有这些东西,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久而久之,生活不堪重负。

我们脑海中存在的各种信条,也跟这些所谓的必需品一样,是别人努力向我们推销而来的。总有人在苦口婆心的告诉我们,我们必须这样或者那样,否则便不对。

其实有无这些物质上和精神上的“必需品”,我们照样能够好好的生活,甚至能生活得更轻松,更快乐。

一些崇尚精神生活的人误认为,在物质上尽量精简,便可以过上简单生活。殊不知,当他们放弃物质,选择精神时,只不过是在脱离物质的藩篱的同时,又进入了一个精神的藩篱而已。

真正简单的人,未必需要这些。

5

有个段子这样说:

一个求教者去请教一个大师,问大师幸福的秘诀是什么,大师说:“幸福的秘诀就是不与愚者争辩是非”。这个求教者对大师说:“大师,我完全不同意您的观点。”大师回答说:“您是对的。”

我曾经写过很多文章,招来了各种各样的非议声,其中有很多人对我恶意攻击,但是从其言谈中,可以看出他们对某些问题的认识十分的浅薄。他们加入了某个组织,拜了某个”大神“为师后,便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真理,不依不饶的要求我改变自己的看法,向他们看齐。

久而久之,我变得沉默了,懒得发表各种各样的文章了。因为每次发表一篇文章,都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争论,浪费自己的时间。但是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我们选择沉默,而变得越来越美好。有些丑恶的现象,总要有人揭露,才会减少。

所以我学会了述而不争。

我不想当公知,原因是我对一切公知的能力和目的都抱持一种怀疑的态度,每当我写文章时,我也怀疑自己的能力和目的:我是不是有真知灼见?我有没有想给人洗脑,误人子弟,以谋私利的目的?扪心自问,这两个问题都不好回答。

所以我只能提醒读者们,在警惕我给你们提的醒的同时,也警惕我自己。

不要把你们的灵魂交给别人去打理,也不要把你们的灵魂交给我来打理。更重要的是,不要指手画脚,来打理我的灵魂。

我们每个人,都来打理自己的灵魂,而且也只打理自己的灵魂吧!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