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用中药治疗各种发热性疾病的一些经验和教训

严冬酷暑,向来都是各种热病的高发季节。时值盛夏,热病往往来势凶猛,治疗不及时,病人高热不退,情状极为危险。
热病的致病原因有很多,有的属于外感热病,有的则不然,比如癌热等就和外感热病不一样。
致病原因不一样,治疗方法也便不一样,中医治病之要在辨证论治,但是辩证准确,论治精当,手到病除,却永远只能是一种理想的状态。
笔者近期治疗各种热病,既有成功,也有失败,兹笔录几则成功和失败的案例,供各位读者参考和指正。
案例一:夏季吹空调后背痛不已,尚未发烧的患者
这个患者生活在内蒙,他的亲友中有好几个在我这里治病。2018年7月1日,患者突然背痛不已,汗出不来,颈椎有如被堵塞。向笔者求助。
笔者推测这种情况,应该是夏季吹空调,贪凉取爽,致使浑身毛窍闭塞不通。属于项背强几几的葛根汤证,据其情状,虽未发烧,也离发烧不远了。宜在病初起时即以汗法治之。
遂处方:
麻黄9g,桂枝9g,白芍9g,葛根12g,炙甘草6g,生姜5片,大枣5个
患者下午近五点时问诊,收到处方后即去买药。煎好药后,喝了一顿,睡了一觉,晚上八点半醒来,已病愈。患者见效果如此迅速,遂问其病因是什么,笔者告之:吹空调吹的。
很多中医在临床治病时受“夏季不用麻黄”的古训束缚,夏日不敢用麻黄。以笔者之经验,现代人生活方式迥异于古代人,吹空调已成常事。所以夏季很多人会因为吹空调和风扇患上颈椎病和各种关节痛肌肉痛等,对这类患者,只要辩证的当,使用葛根汤,大胆的用麻黄,并无不妥。
案例二,淋巴瘤患者高烧不退
患者谈某,江西鹰潭人,今年其家人一直在给其用艾灸,今夏吃过瓜果,一次洗澡后,忽然高烧。入北医三院内科用抗生素治疗,输液后高烧越发严重。后烧至40度左右。2018年7月2日,其家人邀请我去北医三院为其出诊。
患者汗出,恶风,舌苔尚属正常,脉濡软,略有细弦象。口不苦不干,肋下略不适。此前用过小柴胡汤颗粒,无效。笔者据此情状,认为这是桂枝加柴胡汤证,遂处方桂枝柴胡汤。服药一日,无效。后改为桂枝汤,患者服药后烧退了一些,从40度的高烧退到38.5度左右。但是再退不下来。
后来笔者给患者又调过几次处方,均是这种情况。服用桂枝汤后,尚出现过一次痔疮出血的现象。患者家人自己在网上查了一下,觉得象是三仁汤的适应症,于是试了试三仁汤,也是效果不佳。
但是患者家人查三仁汤时查到北京中医药大学的裴永清教授的讲课视频,觉得挺有道理,于是去找裴教授开方。裴教授辩证后,认为还是属于三仁汤的适应症,遂在三仁汤的基础上略加几味:
杏仁9g,清半夏12g,茯苓30g,茵陈30g,白蔻仁3g,白通草6g,猪苓15g,木通6g,生薏苡仁30g,滑石30g,泽泻18g,苍术15g,厚朴3g,竹叶6g,藿香3g,生石膏(先煎)30g
二诊后又改了一方:
杏仁9g,清半夏12g,茯苓30g,茵陈30g,白蔻仁3g,白通草6g,猪苓15g,生薏苡仁30g,滑石30g,泽泻18g,苍术15g,厚朴3g,竹叶6g,藿香3g,生石膏(先煎)30g,黄芩10g,连翘10g
裴教授让患者一日两剂,每剂服用2次,一日服药4次。烧退后再改为一日一剂,早晚各一次。
三日后,患者热退身安。
刚好笔者在北京还有另外两例癌热不退的患者,经笔者治疗多日,烧未退。笔者见裴教授退热效果甚佳,遂向这两位患者推荐裴教授,劝他们去找裴教授看看。一例最终因为患者不能出门未成行,另一例因为还在进行一些西医清创治疗,尚不知去没去。
案例三:为癌热和肠梗阻折磨的晚期癌症患者
上文中这例不能出门的患者,这几日又开始出现下腹部肿瘤发热,并因该处肿瘤的缘故,引起肠梗阻的现象。患者女儿还是执意请笔者治疗,笔者遂决定用表里同解法,处方加味增液汤合白虎汤:
玄参30g,麦冬24g,生地24g,当归12g,白芍12g,芒硝30g(分二次冲服),生大黄20g(后下),生石膏30g(先煎),知母10g,炙甘草6g,大米一小把。
患者女儿煎药后,让患者服了半碗药,几个小时后,大便通了,烧也退了,体温降到37.1度。
附带一提,这个方子中的前七味药,是笔者经常用来治疗不完全性肠梗阻的一张屡试屡效方,方子中的大黄量一定要大,我用量大时大黄用到30克,这点经验,可供各位参考。
另外,白虎汤也是笔者夏季常用的一张治疗高热不退的处方,效果甚佳。今年夏季,笔者用其治好了不下十人的高烧。上面裴永清教授治笔者治疗失败的那例患者,也是在三仁汤的基础上合并了半张白虎汤的。
白虎汤的典型适应症是三大:脉洪大,大汗,大渴。这是酷暑季节,很多患者感冒后容易出现的症状。但是并不是所有患者都会“三大”并现,所以辩证时,只要有主要症状出现,即可用之。
案例四:癃闭并高烧不退患者
这是一个稳定期的胃癌患者,长期在笔者处治疗,今夏突然癃闭,小便不出,胀痛不适,西医检查无异状,一日后发高烧。求助于笔者。笔者认为,这可能是六一散的适应症。遂处方:
滑石30g,甘草梢5g(后因为找不到甘草梢,用生甘草代替了)
一日三剂到六剂。
服药一剂后,小便通畅,再服一剂,烧退。遂嘱患者止后服,吃两天清淡食物。未再复发。
案例五:不明原因的躁热不安兼水肿患者
这是我治疗的一个患者的家属,2018年6月下旬的某一天,其家人告诉我,患者近日躁热不安,胸闷,气促,浑身乏力。求助于笔者。
笔者认为这是属于虚烦,典型的栀子淡豆豉汤适应症。
遂处方:
栀子10g,淡豆豉10g
服药两剂后,患者家人告知,已经轻松了许多。但是患者家人又补充了一下,患者此次还出现了四肢浮肿的现象。笔者遂又改为黄芪防己汤,以利湿消肿。患者因为一下子买了好几天的栀子淡豆豉汤,所以没去买黄芪防己汤,竟连续喝了几日栀子淡豆豉汤,后来水肿也消了。
倘若患者听了笔者的,及时去买了黄芪防己汤,水肿会不会也这么快就消了呢?这还真不好说。有时辩证准确后,有效了不应该随便改方子。
可见治疗热病,不但不是一张方子可以通治的,而且也不是伤寒诸方可以通治的。笔者近年来研究伤寒论颇多,所以开方不自觉的总是希望用伤寒诸方取效,结果忽略了温病名方的运用,临床疗效就难以令人满意,学医终究也还是要不拘门户的多方涉猎,才能有更高的疗效。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