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很有意思的中医治疗瘫痪的医案带来的启示

​这是龚子夫大夫转述的江西名老中医姚荷生记录的大汗痹症用大剂麻黄取效的医案,医案中的两个患者都突然瘫痪了,经用大剂量麻黄后,迅速取效。

姚氏于抗战期间曾遇一四十余岁患者,男性,常近酒色,炎暑外出经商,中途步行,双足灼热难忍,于清溪中欣然洗濯,顷刻间脚痿不能任地,遂抬回家中,延姚诊治。

姚老至,见患者榻前堆置毛巾甚多,频频拭汗,尤以下肢为甚,但双足不冷,亦不恶风,口微渴,脉尺沉稍欠流利。

姚老根据季节,病史判断其属于《内经》所谓“湿热不攘”、“着则生痿癖”者无疑。但据大汗,脉尺沉以及患者的生活史,当兼有肾虚。以苓桂术甘汤合二妙散化气行湿兼清热而不碍正虚之法,自以为考虑周全,私心窃慰。

谁知患者连服6剂,仅汗出稍减,足痿毫无起色。患者焦急难耐,欲请“草药郎中”诊治,但此医常以猛药治疗顽疾,又未敢轻易领教,故而拜托姚老住持判定。姚老自酌无能速效,半出虚心,半出好奇,不得不于另室窥之。

未几,草医果来,一见未及问病,即指患者脚曰:“你这是冒暑赶路,骤投冷水得的。”姚叹其诊断之神,闻其不但确有把握治愈,并刻期3天下床行走,更觉得有观其处方之必要。

见其药用满纸,几达20余味,反复玩味,似不出麻杏薏甘法。另草药外敷未见处方。患者见处方后,对麻黄用至2两深有顾虑。

草医有所察觉而对患者说:“照本意麻黄要用4两,你们害怕,今用2两绝不可少。”为此,患者坚称姚老如不做主,绝不敢进服。姚老根据现场见闻,再三考虑,该草医既然认识本病的发病原因,用药又无原则性错误,况大汗用麻黄,《千金方》早有先例,但恐万一大汗亡阳,嘱其预备参末,以防不测。

患者闻之,认为有备无患,立即进药,与此同时,也敷了草药。服药后大汗顿减,下床行走,一如预言。姚老叹服之余,只有暂时归功于无法探询之外敷草药。

谁知不久,气候更加炎热,姚老居室主人的姨妹,因为一直从事冒暑的工作,突遇暴雨,两脚痿废,其子背负母亲登门求诊于姚老。

亦见其汗出淋漓,仓促之间,姚老乃援引前例,用麻杏薏甘汤合三妙散(姚老谨慎,麻黄连根节用量仅24g)1剂,第二天早上,患者即能步行复诊,取效之速,超出前例。

姚老细思本例与前例比较,起病为短,但并未使用外敷草药,可见原以为归功于外敷草药,其实未必尽然。现在虽时隔四十余年,姚老对此仍念念不忘。

这是一个名医和一个草头郎中同时治病,名医从草头郎中那里借鉴治疗经验的医案。姚老当年在江西中医界赫赫有名,以中医的辨证论治思路为患者治病,自以为辨证无误,但是临床完全无效,后草头郎中狠下猛药,几贴药就搞定。姚老虚心好学,此后援引草头郎中的经验,用治同类病人,也是迅速取效。

这则医案发人深省,古人云,礼失而求之于野,中医本起自于民间的各种草头郎中,他们的各种零碎的治疗经验经一些知识分子整理并建立系统化理论后,逐渐僵化成教条,反而疗效不如民间医生显著。

这种情况,在当今亦是如此。姚老胸怀磊落,分享了这则案例,不但给我们后人治疗类似的痿废患者以启发,也给我们学中医的在虚心治学上树立了榜样。

这两例患者,若据现代医学诊断,大概会被认定为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椎炎、股骨头坏死等疾病,笔者接触过同类的病人,在医院被各种抗生素治疗得完全不能下地,且长满了褥疮,生存质量极差。

但是在传统中医理论中,这是典型的外感六淫(风、寒、暑、湿、燥、火)所致的痿废,用药得当,很快就能健步如飞。

从清末至今,要求对中医进行“废医存药”的呼声烈烈,以至于现在的临床中医师,很多对中医的术语都陌生,也在走“废医存药”的路线,研究中药而不再研究中医理论,遂至中医整体的临床疗效大减,这是非常遗憾的。

据我所知,对类似患者,现在多数中医师都会开一些健脾补肾壮骨和活血化瘀的药,然后患者也理所当然的认为中医见效慢,所以现代人对中医不能立起沉疴司空见惯,这是很遗憾的。

中医的确有不少落后和不科学的地方,但是其先进和科学的地方亦不少,以本则医案为例,该草头郎中就是根据外感六淫致病的医理所开的处方。

外感六淫这是中医的提法,北欧的一些西医们最近几年热衷于研究气象医学,因为北欧寒湿过重,患风湿病和关节炎的人很多,所以他们意识到气象与人体健康是有关系的。

我国著名老中医路志正教授就被他们请过去讲传统中医治湿病的原理和方法,他的讲学在瑞士等风湿病大国很受欢迎。

气象医学这个名字一用,立即就变成了高大上的现代医学。而中医的外感六淫学说所包含的质朴的气象医学的原理和历朝历代的中医师们丰富的临床治验,就被视为落后。

另外,此医案中的草药郎中用麻黄堪为胆大,用量2两至4两,亦有医生记载一些民间治疗风湿痹痛和瘫痪的郎中,家传的秘方中麻黄的用量超过100克,有些甚至在200克以上。

在张仲景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麻黄的用量也经常超过三两(张仲景为汉人,一汉两约合今之15克),按照现代中医学院的教法,是不会有医生敢这样用麻黄的。

但是我们也不能一味的愣大胆的大剂量用麻黄,麻黄这个药,可以迅速升高血压,一些患者服用后很不舒服,素有高血压或熬夜过多的患者服用后有诱发脑卒中的风险,临床中麻黄用量过大致死也是有报道的。如今的都市人群,无分老幼,很多都有熬夜的习惯和高血压等基础疾病,所以医生开药,也需要仔细谨慎。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