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认可又何妨?

我的儿子有一次写作文,说到爸爸令他很感动的一件事是,他有一次考试不如意,回家后爸爸安慰他说不要紧,没必要把考试成绩太当回事,凡事只要他过得快乐就行,学习上努力过了就可以了。我的老婆看了儿子写的这篇作文,告诉我这件事情,我既觉得有点意外又觉得不意外。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成绩很烂,经常考倒数第一,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总是被同学们恶搞和欺负,也总是恶搞和欺负别人,所以受到的惩罚很多。

像我这么顽皮的人,老师看到就头疼,家长也不认可,反倒活得天真烂漫,自在逍遥。

不过后来突然鬼使神差似的,成绩优异,居然从倒数第一跳到全校第一名。上初中后,虽然不再如在小学时那么耀眼,也算是一颗明星,品学兼优,做到了学生会主席。

到了高中后,又一次鬼使神差的大爆发,最好时在全省统考中考到了全省前几名,成了学校宣传栏相框里的那个戴着大红花的学生标兵。

我在学生时代,饱受第一名之苦。若有一次考试考得不如别人,整个人心里都是灰色的,老远的看到老师,就跟做了贼似的心虚,绕着道儿走。

有一次我的化学考试成绩不理想,我的化学老师居然把我做错的题目都改正过来,然后给了我个最高分。事后老师跟我说:“志远,你怎么搞的?这次考成这样,我怕你这样的成绩影响你的形象,就把你做错的都改对了。”

听到老师的话后,我十分羞惭,发卷子公布成绩的时候,我直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就像自己偷了东西似的。

我的学生时代,是存在严重的心理问题的。因为一直很优秀,所以总是害怕自己不被人认可,不能接受自己的一点点失败,也不能接受自己做的一点点坏事。

不过也好,心理问题早来总比晚来好,少年时代多点烦恼,可以促进一个人更早的思考人生,思考多了,自然而然的就自己走出来了。

我现在教育自己的儿子,就不再如我父母教育我一样。我总告诉我的儿子不要那么在乎被人认可,不要那么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被认可又如何?我们活着,不是为了被任何人称赞。

不那么在乎自己被人认可,人也就不至于死要面子活受罪,不容易自高自大和自以为是了。

我过年回老家,看到自己的亲人们酒酣耳热之际,尽在倾诉自己的心声,希图被人理解和认可,每当这时候,我就躲得远远的。

我现在阅读时,看到那种从标题上一看,就知道是在寻求被认可和自我认可的文章的,就看不下去。一个大活人,总是在倾诉自己的心声,或者自我标榜自己的人生多有意义,真有点扯淡。

人生有个狗屁意义?当我们自恋的赞叹某种人生意义的时候,若能蓦然惊醒,有勇气把自己赞叹的人生意义当狗屁看待,那该多有趣。

有段时间我和一群佛教徒打交道,这些佛教徒们满怀热忱的要拯救世界,要用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来统领世界,动辄想给人洗洗脑,让人亲近亲近佛法。

老实不客气的说,这是一群肤浅无知的佛教徒,当我和他们辩论佛法时,他们多数被辩论得目瞪口呆,因为我本人对佛经的熟练程度,远远超过他们。辩论不过的时候,这些信徒们扔出一句:你这是在学而不修啊!

碰到这种情况,实在是好笑,我也可以回敬他们一句:你这是在修而不行啊!不过我没有这样干,因为那样会产生一堆的新的争论,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实在太奢侈了。

我自从意识到追求被人认可是一种自我折磨,放弃了这一追求后,活得轻松多了。

我现在学医行医,就不会再追求被每一个向我咨询的患者或其家属认可,对那些性格偏执的咨询者,我会直接拉黑了,不接受他们的预约,拒绝给他们治疗,不会在乎这些人骂我医德多败坏。但是对自己在治疗的病人,则力求尽职尽责,因为毕竟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有些人会拿道德来绑架我,我也嗤之以鼻。医生被杀的时候,又有谁想过,他们遭遇了什么?我老老实实的承认,我首先是一个自私的人,只有在保证自己安全和精神愉悦的情况下,才可以去谈道德。

当我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尊严受到侮辱的时候,任何人拿道德来绑架我,都无济于事。我凭什么要那么傻乎乎的为了活在别人的认可之中而不惜冒生命危险和承受精神折磨?

被人赞美半生,始知被赞美和被认可也是一种累赘。一个人,不被同意就来到这个世上,已经很不幸了,更不幸的是,总是不断的有人在给我们洗脑革心,让我们成为各种观念的奴隶,活得好累。

还不如把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回归到一颗赤子之心,面子里子统统不要,内心空荡荡的一无所有,率性而为,随机应变,活出真自我,这样活着,起码真实轻松。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