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问题家庭,后有问题孩子——致那些要出家的人的家属

我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突然有很多儿女要出家的父母或者自己配偶要出家的人来找我,向我求助,希望我能劝说他们的儿女或者配偶别出家,好像我多有能耐似的。

其实这不过是大家在绝望的时候试图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而已,我本人是不具备劝说任何一个想出家的人回到世俗生活中的能力的。

这也算是佛教说的“既种业因,必结业果”吧。从2000年开始,我就陆陆续续以各种笔名撰写了一些继承和批判佛教思想的文章,近两年写的这类文章更是以实名发布,所以现在大家来向我求助,打扰了我的清净生活,也算是我自己招揽的。

今撰此文,希望就这个问题统一作答一下,因为我治疗的癌症患者太多,根本没有时间,说实话也没有能力去帮助大家劝说自己的家人回归到世俗生活中来。

首先说,我这个人对世俗生活毫不热爱,尽管对出家生活也毫不热爱。我只是一个生活在世俗中的出世之人而已,装逼点说,是在以出世之心做着入世之事,和出家了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个世俗世界里的一切,对我而言,都是狗屁,我根本不在乎世俗生活里的这些狗屁,这些狗屁中也包括各种人对我的奉承和批评。

我本人其实很羡慕那些能出家为僧的家伙,如果这些家伙能够躲进深山老林,不与红尘世界里的各色人等打交道的话,那就更令我羡慕了。

这样的出家人逍遥自在,实在是妙不可言。不过据我所知,现在的出家人想真正的这么清静,已经很难了,也是一个个的想尽办法传教布道,以免除社会上对他们的吃闲饭的批评。

我之不愿意出家,也有部分原因是目睹了现在的僧人们要奔忙于传教布道和捞取香火钱,活得也不轻松,所以对出家生活敬而远之了。

若是能凭一把锄头自给自足,不用假装慈悲,奉承各位施主,只是随缘结交几个脾气差不多的家伙,那就更合乎我的性情了。

很多人以为,我对佛教有所批判,表明我是站在佛教的对立面,这是大错特错的,我在相当程度上,非常认可佛教的一些思想和观念,甚至把那些被我接受的佛教思想纳入到我的潜意识当中,时不时的受其影响那么一下。

我也希望,那些自己家人想出家的家属,不要那么急切的去否定佛教思想,佛教思想能够流传两千多年,深得那么多人喜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它帮助很多人解决了他们的精神困惑。

你们的家人之所以拥抱佛教,也是因为他们在生活中遭遇的精神困惑,通过佛教思想得到了解决,如果你们真正爱自己的家人的话,难道不应该感谢佛教思想解救了自己的亲人,使得他们免遭精神困苦吗?

我与不少的佛教徒接触过,有剃光了头的,也有没有剃光头的,多数佛教徒都曾心中悲苦,活在人间,有如在地狱中煎熬。

常常有些想出家或者已经出家的人的父母或者配偶向我表述,他们家庭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自己的家庭成员想出家,纯属不可思议。

其实这种美好只是一层把真实生活里的各种愁苦遮盖住了的障眼布而已,撕开这层布,深入到这些人的内心世界里,满是苦楚。

有一些出家人的父母,习惯了强势,习惯了不尊重自己的孩子,习惯了当命令式的家长,一生都试图左右自己的孩子的意志,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子女和这样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丝毫没有幸福可言,反倒是庙里的生活来得更快乐。

叔本华说,人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意志被人左右。在我们中国,父母或者配偶左右自己的儿女或另一半的意志的现象比比皆是,动辄来道德绑架,价值观绑架,人生观绑架,世界观绑架,根本没有尊重亲人自由的习惯,只有以爱的名义奴役自己儿女或者配偶的习惯。

倘若我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我也是会毫不犹豫选择出家的,不杀父弑母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我只能说感谢我的家人们这么多年来,不对我进行各种思想和观念绑架,任我自由如飞鸟。

所以我希望,各位遭遇这一困境中的人首先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在以自己的意志来强求自己的家人?

我们可能从小到大接受了各种思想的灌输,这些东西根深蒂固的扎根于我们自己的脑海之中,我们习惯了认为这些观念理所当然的正确,从来没有想过这些观念有多狗屁,然后我们还要求我们的家人和我们一样咽下这些狗屁,从来不想这些狗屁多么的令他们反胃。

我看多数家庭的战火,就是这样燃起的。

一个人只有倒空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不把自己的想法当作上帝准则,才能真正的宽容他人。

我常常看到一些人满怀热情的写宽容的格言,或者写心灵鸡汤类的文章谈宽容,他们根本不知道宽容的本质是什么。在我看来,一个真正宽容的人是一个意识到自己没有资格苛求他人的人。

宽容的本质其实就是承认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狗屁,承认自己的思想和观念均不过一坨狗屎,承认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和别人的一样,可能是荒诞可笑的,承认自己不能凌驾于其他人之上,承认自己没有审判世界,审判他人的资格,承认自己是卑微的。

而这,十分的困难。我们中的多数人总是习惯性的认为自己是对的。我们习惯了大义凌然的教训他人,好为人师。

地球上最自大和愚昧的物种,就是我们人类了。人际间无数的矛盾和烦恼,正是由于我们自己的自大,偏见和狭隘造成的。假如没有傲慢和偏见,相信很多家庭都会过得其乐融融。

解铃还须系铃人,把自己家庭搞得冰冷,搞得不适合自己家人在其中寻求温暖的庇护的,是我们每个人自己,不是什么和尚来给自己的家人洗脑了,不是自己的孩子或者配偶读书走火入魔了。家庭环境一日不改善,可能自己的家人就一日不愿意回到家中来。

我再来说说我个人对现在社会上流行的种种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看法,从我个人来说,现在什么观都空空如也了,我不想往自己的大脑里装任何累赘。我觉得所有一切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如猪粪一样,毫无意义可言。

但是我们社会上却流行着太多的在我看来纯属傻子说的胡话一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之类的东西。无论是追求功名利禄,还是追求所谓的清高,其本质都是作茧自缚。

只是被自缚的人自己不觉得,因为是自己绑缚自己的嘛,所以绑得心甘情愿,跟喜欢自虐的人简直没区别。有的人求钱多,有的人求活得有面子,有的人求清高,有的人求被人尊重。说到底,统统不知道自己为啥活着。

我个人对以上这些统统不追求,我追求我自己的乐趣。只要我把自己娱乐了,我就高兴了,就认为这活得有意义了。王小波先生说,他觉得这世界上,最需要拯救的一个人是他自己。我对此看法深表同意,自己一生拯救自己就好了,不对其他人指手画脚,也不活给其他人看。

我们大家,恰恰总是在希望自己活得体面些,活得在别人的眼里令人羡慕些,有些人假如没有这个东西,简直就一天都活不下去,觉得自己会受人歧视,倍感煎熬。

他们不但习惯了自己这样生活,还习惯了把这样的习惯强加给自己的家人,要求他们为了这些流行的价值观和人生观而奋斗,甚至不惜损人利己。

这种扯淡的人生模式在整个社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的身上重复着,就是一国之首富或者政治领导人,可能也不例外。

有那么一小部分人不乐意这样活着,不乐意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靠着表演给别人看来求生,但是多数像动物园的猴子们一样靠着表演过活的人,却喜欢拼命的把这些人往自己的群体里拉,希望把他们拉回所谓的现实世界,继续为车子为房子为面子而生活,冲突必然会发生。

想出家的人中,多数属于不愿意再当猴子耍宝给人看的人,他们之所以想出家,是因为自己的家庭这个大环境现在已经很难与他们在思想上达成一致了。所以“辞亲出家,而为沙门”。

我觉得假如说我们自己无法改变自己,无法从这社会上流行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中脱离出来,成为独立特行的少数人,那就不如放我们家庭中的某个已经脱离了常规的成员出家算了吧。

如果我们真爱他们的话,为了他们一生的幸福,不要自私的把他们留在我们身边,和我们一起为一堆莫名其妙的狗屁争来争去。

而如果我们自己能够从这些世俗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中挣脱出来,那一定能够和自己已经脱离了社会常规的家庭成员沟通的,也一定能够与他们达成理解,形成新的家庭凝聚力。

我作为一个早已从这个荒诞的社会中脱离出来的人,作为一个被我的老师和家人们多年来认为完全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人,被你们寄托了劝说你们的家人重新回归到这个扯淡的社会中来的希望,我觉得这本身就是很搞笑的一件事情。你们想“挽救”的亲人和我沟通后,我估计多半出家的欲望更加强烈,因为我从不认可世俗社会。

我特别要感谢的是我自己的家人,他们接受了我的独立特行,接受了我的所谓的叛逆,接受了我的各种奇异的思想和习惯,接受了我这个人在其他人看来无法容忍的种种“缺陷”,我必须说,这些,才是我愿意与他们在一起,共度余生的根本原因。

不要去否定别人,先来试试否定自己。不要去改变别人,先来试着改变自己。

家人要出家,这种重大的人生冲击,是业已发生的事实,面对这个事实,重新认识世界,重新规划人生,反思自己,或许,我们会迎来一种全新的更加快乐的生活,而不是悲苦。

我对您们的答复,只有这些了,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能告诉您们什么。

因为我始终觉得,我自己是一个一无所知的人,一个卑微的人,一个只有资格教训自己和改变自己,没有资格教育他人,改变他人的人。

也希望您们不要再来恳求我放弃我正在做的工作,去“挽救”您们的家人,也许您们的家人也希望我“挽救”您们呢。

我只是一个专门研究治疗肿瘤的医者,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治疗肿瘤上,每天要写几千字的病历,要看好多病人,这些已经够我操心的了,实在无法一心二用,再来帮助各位劝说自己的家人别出家了,望体谅!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