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的苦难

在真实世界里,苦难似乎是没有极限的。按照佛经的记载,佛陀释迦牟尼在当王子的时候,是不知道真实世界的苦难的,当他走出王宫,看到真实世界的苦难的时候,才决定了要往丛林之中寻找解脱之道。

这几个月我一直在到处奔波,多数时候是在抢救一些已经令群医束手无策的病人,所闻所见,均超出了我以前所知的范畴。我见过巨大型肿瘤破溃后,溃口处有蛆虫的患者;见过身体已经溃烂有孔,可以从这溃疡口看到人的内脏的患者;也见过身体溃烂至血肉模糊分不清人体组织的患者。这种见闻对人的心理的冲击是巨大的。

因为忙于诊务,也因为所见所闻太过骇人,我渐渐的在最近一段时间很少有空也很少有心情来写文章。我的感受是,人类的苦难是没有下限的。这些患者令我深深同情,我为我自己不能手到病除,迅速缓解他们所受的苦楚而惭愧。

人人皆非自愿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大自然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让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当人恋生时,又让人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必须得面对死亡。生了一场恶疾之后,想尽量无痛苦的死亡还不能够。在这样的命运面前,我高度的认可老子所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说法。刍狗者,牺牲品也。我们的确是自然规律的牺牲品。若我无生,何来此苦?

倘若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生子的话,我大概是不会再愿意生小孩的。把一个新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让他(她)去经历人生的这万般苦楚,实在是很残忍的。所谓的生之快乐往往有如昙花一现,瞬息就不存在了,而人要经历的种种肉体和精神上的苦楚则如影随形,片刻不离。

一个医者所面临的,最多的就是深陷苦难的人类同胞。对这苦难的深刻的认识,使我心中常常对我所服务的对象悲悯不已。医者并非神,但是人类对医者的期望却与对神的期望并无二致,在患者和患属的心目中,医者是把他们从苦海之中拯救出来的最后的希望之一。我们身为医者,在这种期望面前十分惭愧,因为我们往往达不到他们的预期,但是作为人道主义工作者,我们必须履行我们的天职,尽最大可能的满足他们的期望。

在这种真实的苦难面前,我深深体会到人类医学之渺小与不足,深深体会到自我的渺小与不足。倘若不是存心想欺骗患者的话,我想多数从医经验丰富的医生,都会走向谦卑。因为太多的患者在我们治疗的过程中,痛苦的撒手人寰。人类的一切发明和所有财富,在最后的绝症面前,都会被嘲讽得一塌糊涂,我们是如此的无能为力,不能减轻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同胞所受的深切的苦难。

有个极度痛苦的患者有一次动情的跟我说,对他而言,这世界上有一个医生能够理解他所遭遇的苦难和所承受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这就令他好受多了。但是对我们医者来说,面对这样的苦难,束手无策,我们的内心是不好受的。

曾有一个刚刚工作几年的医生放弃了工作,到处寻找医术高明的医生学习医术,我们俩相遇在一次求师的路上,他告诉我,当他看到患者痛苦的推向他所在的科室,一段时间后更加痛苦的离开他的科室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精神要崩溃,他所追求的救死扶伤的自豪感被这种真实的经历击溃了,他对医学的信心也摇摇欲坠。

我想他的这种经历是我们选择从医的人大多会经历的,我们怀抱救死扶伤的理想走向医者的岗位,眼见多数患者无法在我们的帮助下逃脱病魔的折磨,丰满的理想因为这残酷的现实而破碎。无论多骄傲的人,走上医者的岗位,都很难再骄傲得起来,因为我们这种职业所经历的挫败,可能是所有职业中最多的,我们没有理由骄傲。我们所见到的痛苦,大概也是所有职业者中最多的,我们很难对此置若罔闻。

一个合格的医生要经历最少二十年的磨练才能成才,所有我们要经历的,我们都需要慢慢去经历。唯有这些经历,才能让我们真正的成长为一个合格医生。从医之路很漫长,慢慢的往前走就是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个人微信号:zhouzhiyuan1979微博:@周志远1979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