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的难传之巧在于量

日本人说,中医之不传之秘在于量,中药用量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这秘诀究竟是不传还是难传呢?窃以为不是不传,是难传,而且也不是秘,而是巧。

最近在治疗一些晚期的癌症病人和一些久治不愈的慢性病人,其中有一些病人经多个医生治疗,百般思路均无效,吃完后胃就难受,三下两下病人就受不了。我接手治疗后,对其中的一些用减少药量法,将很多药的用量从10g剧减到1g到5g,大量的用2g和3g的量,持续投药一周以上,多见效了。

而我自己治疗的病人中有两例,其中一例只要投方,不管是从哪个思路出发,病人立即气喘,中气提不起来,十分难受,而且只需要一顿药就能达到这个效果。好不容易用补中益气丸配合肾气丸,上提下纳,终于让病人平复如初。再到后来,我对这个病人就大量的用3g的量,或者一副药三天吃,结果安然无恙,病情据说有缓解。

另一例病人用的药过多,病人胃口不振,佐以健脾开胃药,也是百般无用。病人本来服用易瑞沙后胃口就差,为中医所说的胃气不足。得胃气者生,失胃气者死,胃气不足,预后不良,结果我用药也在促进病人胃口恶化,这是一个败笔。

虽然病人身体其他状况改善,但是长期胃口不振,真非善事。最近病人去接受西医的治疗,这个病人使我感到很愧疚,开处方如果不深思熟虑,开的方不对路,病人吃了真的有害无益。其实对这个病人药物用量就该小,以小剂量药缓慢调理,逐渐养其胃气。

李东垣在用药方面上独钟情于药量少,很多经方派的医生批评温病派的医生用药轻省、杂乱,认为不会有效果,不过我自己在临床上以李东垣的多张名方为基础组方, 药量也很小,效果都非常好。李东垣自己的母亲死于庸医虎狼用药,所以对医生虎狼用药有切肤之痛,制方用药处处顾护病人脾胃。这是东垣老人留下来的非常宝贵 的经验,我们应该好好继承。

另一方面,在治疗腹水时,我在用济生肾气丸时药量调到时效果非常显著,小剂量根本无效。在用西黄丸时,我将药量调到单次12g的时候,常常有出其不意的疗效。这均是在常见用量上翻了四倍的用量,正规医院的医生根本不敢开的用量。

在治疗严重虚损时,我用熟地、灸首乌、黄精之类,常常用到90g以上,病人服完后精神状态立即改观。并无任何书上记载的腻膈之类的副作用。

用药之巧,只能在具体的临床中自己亲自体会,仔细观察,慢慢摸索,然后自己才会有自己的一套思路。这种思路师父又怎么传授得了呢?所以说药量还真是中医的难传之巧,师父就是想传授给弟子,也是办不到的。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工作微信号:36641(或加zhouzhiyuan1979,工作微信仅加求诊的癌症患者或患属,不提供免费的咨询,咨询请主动付费)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