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懦民

这是我2010年写作的一篇旧作,最近看到社会的各种不公,有相同的感触,整理一下,重新发出来。虽然我现在已经从当初的那个热血青年转为一个温和很多的中年人,政治主张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本文中的主要观念,依然为当下的我所认可。

中国目前有很多的问题,社会不公,法制不彰,恶势力横行霸道,权贵资本家嚣张跋扈,在社会上做着大量缺德的事情,多数老百姓依然是习惯了当沉默的顺民和绵软的羔羊,以至于中国民生多艰,每天都在发生着大量的不幸和不公平的事情,这都是令人痛心疾首的,需要进行国民文化改良的。我亦希望执政阶层认识到种种问题的根源,正在于老百姓的不觉醒,应该允许知识阶层在不造成社会动荡的情况下,大胆的开展社会批评,如果中国的知识阶层不这样做而是长期的唯唯诺诺的话,中国的社会文化永无提升之可能。

以下为旧文:

我们常常热衷于谈论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但是事实却显示,在真正的关系到民生的问题上,这种宏观调控能力却无法发挥作用。这说明政府的背后,是能够左右政府的庞大的权贵资本家集团。无论是人大代表,还是政协代表,成员基本上都有深厚的政治、经济背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平民阶层的代表,屈指可数。最近政协某官员居然厚颜无耻的说,中国不能让民众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因为民众还不成熟。其口吻就仿佛父母在评价三岁小儿,俨然以人民的监护人自居。

何谓政治?不是一群精英在那里自言自语就叫政治,而是三教九流,贩夫走卒们在共同协商大家在社会上共存的原则的一种机制。是大家对经济和社会利益瓜分的协商机制,不是几个人或者少数利益集团说了算的例行通知。少数几个人或者几个利益集团在那里自说自话,他们考虑问题毫无疑问是在为自己打算。

最可悲的是我们这个国家从古到今,形成的最鲜明的一个特征就是大国懦民。政府和士绅阶层力量庞大,百姓百分之九十九是懦夫。因此力量悬殊,要想改变这个政治格局,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人们常说中国没有启蒙运动,其实春秋时期、明朝末季乃至清末至民国时期,中国的启蒙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今天来读这些时期的思想家、作家们的著作,十分叹息在中国开展启蒙运动之难。前辈们不是没有尽心尽力,而是呕心沥血,而且人数众多,一股一股的思潮汹涌澎湃,一代一代的有志之士前赴后继。但是风雨过后,在极短的时间内,通常是在一代人的时间内,社会马上又故态复萌,回归到大国懦民的状态之中去了。

我年轻时,有次春节回家跟我的四叔讨论中国是否会发生新的革命的问题,我认为有可能。四叔狠狠的嘲弄了我一番,说儿女哪有不听父母的,中国大多数人是农村人,农村父母有几个愿意子女去造反的,真要造反,父母一句话就能把绝大多数人叫回来。四叔说得多么现实,这就是费孝通先生所言的乡土中国的特征。它再强大,它也只是一个乡土中国,乡土才是他的根,乡土决定了它必定只能按照乡土的思维运转。

乡土的思维是什么?就是我四叔的思维。简单,务实,胆小。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抛头颅洒热血,若有人那么干,大家伙就一起嘲笑他傻。所以在中国,碰到不公平的事情,多数人选择忍气吞声。

因此我对中国的社会和经济,能否真正的健康发展是存疑的。经济的协调发展,取决于社会各阶层力量的均衡,如果社会各阶层的力量永远是不对等的,那么社会和经济发展也就永远不会协调。因此,那种纺锤形的社会就很难出现。这就注定了中国社会波动性很大,总是问题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后,开始爆发大规模的动乱,动乱过后,短暂的平衡一段时间后再重新积蓄不平衡,直至新的动乱的发生。

就像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所说的那样,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朝代逃过了这一宿命性的规律,从眼下的种种迹象可以看出,我国目前社会发展也处在这样的临界点,值得高度警惕。

这也注定了中国社会重权谋的传统,权谋之术在全世界都有,但是在中国最甚。大街小巷上的书摊摆满了各种权谋类的书籍。有需求才有市场,权谋这种需求也是被逼出来的。为什么在中国,人人学权谋?这个从叔本华的意识哲学中可以得到很好的解释,叔本华说老鹰博兔的过程中,老鹰因为是强悍的侵略者,所以从不伪饰自己的意图。但是兔子因为是弱势的被侵害者,所以兔子非常狡猾,经常装死,在老鹰搏击兔子的最后一刻,突然袭击,给老鹰一个措手不及的打击。兔子的这种诡计,就是权谋。

在中国社会中,力量不均衡是常有的事情,强弱对抗时刻都在发生,所以中国的懦民重视权谋。这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生态体系,有强势的政府和既得利益集团,所以就必然有老奸巨滑的国民。

中国社会同样重视关系,攀龙附凤是很多人的愿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千百年来不断重复的现实。小市民们趋炎附势的背后,隐藏的是大国懦民们的生存哲学。因为强弱势力太过悬殊,所以等级制度自古至今都根深蒂固的存在于中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如果一个人对这样的社会不能适应,则他投生在中国,无论是投生在中国的哪一个朝代,都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和痛彻肺腑的悲哀,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得不深陷在自己所厌恶的环境之中。

人际关系是懦民们在无法与利益集团角力的情况下,融进利益集团的一种最有效的手段。我相信中国的宗族制度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宗族制度是懦民们融进利益集团的一种十分高效的制度保障。只要宗族中有一人能够脱颖而出,整个宗族就会受到保护。因此,宗族很有动力去共同培育自己宗族的人才。但是一旦这个人才被培育起来后,那么这个人所要背负的担子就相当重。

据说明朝的大儒归有光搬家的时候,他们整个宗族数百口人也跟着他迁移,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家离开了他,就没有饭碗,在受到侵害时也会失去保障。而万历年间的思想家李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不顾自己的妻女,出家避责。当代政治家中,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愿意回老家,究其原因,难道没有躲避宗族制度的因素?

对中国的这种大国懦民的本质的认识常使我自己十分沮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志向是改造社会,是希望自己能够从事某种能够在深层次上改变中国社会乃至中国国民的工作,但是在阅读历史和前人的著作和自己实践自己的这一愿望的过程中,我逐渐明白自己的理想无异于水中捞月。就像前人所做过的一样,即便我成功了,也只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对中国社会稍有影响,并不能使整个中国社会发生根深蒂固的改变。

历朝历代,并不缺仁人志士,他们的智慧和能力,都是令人倾佩的。但是他们的努力最终都被湮没在乡土中国的袅袅炊烟中,湮没在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屋檐下淳淳教导子孙的乡下老汉的吐沫星子中。这样的国民,真是乏善可陈,他们总在幻想大英雄的出现,总在幻想有人能秉承侠义精神把他们自己从苦海中救出来,但他们自己在别人帮助他们打跑欺压他们的土豪恶霸时,却躲在一个角落里哆嗦着旁观。时刻都在算计着自己的一己之私利,完全的没有公义可言,因此也就很难生活在一个真正公正的社会之中。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