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一个人是让他(她)做他(她)自己

叔本华说,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意志惨遭别人改变。一个人若不能按照自己的性情和意愿活着,内心始终是痛苦的。尤其对一些个性很强的人来说,若是抹杀他们的个性,让他们像一般人一样蝇营狗苟的活着,对他们绝对是一种精神摧残。

在我们中国,很多人活着,是为了让人“看得起”,为了面子上好看。这种扯淡的文化传承,压抑了很多人真实的性情。我们的家庭成员之间,最为可悲的就是互相对对方有太多的要求,要求他们为了体面而奋斗。一切不是因为情感和精神的感召而产生的要求,都有强奸他人意志的嫌疑。

我上中学时,我的老师有一次在课堂上讲《红楼梦》,突然叹息了一声,说中国是个缺乏爱情的土壤的国家。那会儿我还不太能理解他所说的,等到长大后,逐渐明白,中国的爱情确实存在一定的盲目性。我们的爱情一旦进入婚姻状态之后,就会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之中泛滥成灾的“面子”的问题,变质为一场为虚荣而奋斗的义务。

所以我们的爱情捆绑了太多的非爱情的杂质,我们常常强迫我们所爱的人,放弃自己的性情和爱好,去在虚荣的世界里争口气,活出个人样来。结果在中国,活出个人样来的标准最后就统一化了,无非不过钱多、房子大、车好、人牛逼。

在中国,不仅是夫妻之间的爱情掺杂着这样的杂质。父母对孩子们的爱也是这样的,自己的孩子只要被别人的孩子比下去了,做父母的就如丧考妣,整天唠叨个不停。我回老家,听得最多的就是家父对我的批评,批评我如何的不争气,如何的没有村子里的谁谁谁赚钱多。

老头子从不关心我过得开心不开心,只关心我活得是否让他有面子。恪于中国传统的孝道文化,我还是得经常死皮赖脸的回家探望他,在他把我贬得一无是处时,厚颜无耻的对他咧嘴笑着。好在我结婚早,总算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丢父母的面子。家兄就很不幸了,因为至今未婚,每次回家都难逃各种谴责。

钱学森先生曾经感叹,中国目前投入了这么巨大的教育经费去教育,却造就不出一个民国时期那样的大师来。这个钱学森之问,拷问了我们这个社会的劣根性。

倘若我们中国家人之间的爱,夫妻之间的爱,恋人之间的爱,不是建立在种种虚荣的基础之上,中国大量的有才华的人,可能都会投入到自己所爱好的事业当中,而不是追名逐利。以中国人独有的勤奋,如果不是纠缠在面子问题上,只怕早已在各行各业群星璀璨了。

我们总是吹嘘我们是文明古国,但是这个文明古国里的很多文化渣滓,实在是令人难堪。我们的道德沦丧,社会上各种丑恶现象,亦与这种急功近利和爱好虚荣的文化有关。正是在这种文化的驱动下,我们中国人,孜孜不倦的投入到赚钱赚钱赚更多的钱的“伟大事业”之中,最后不顾廉耻,不顾道义,不择手段,一切只为多赚点钱,回家时面子上更好看点。

所以我们的爱是畸形的,畸形的爱孵育出来的人性也是畸形的,一群人格畸形的人,怎么可能成就得出需要伟大人格为根基的大师呢?养家糊口并非一件难事,真正难的是满足家人们在面子文化的熏陶下,产生出的欲壑难填的物质需求。

若是我们整个社会的爱纯粹一点,夫妻之间,父母与子女之间,互相真实的爱着,不那么在乎面子,日子过得去就行,别天天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发达了,自己心中就不舒服。我相信,那样的话,我们中的许多人,性子会更稳重一些,目标会更纯粹一些,干出来的事业也会更干净些,更有意义些。而且,家庭生活质量也会高很多。

红尘是什么?红尘是由这错综复杂的,血缘和情缘关系构成的,无穷无尽的欲望之海。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