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日本古方派中医汤本求真《皇汉医学》有感

汤本求真为日本古方派(亦即中国所谓经方学派)代表人物,汤本求真生于1867年,卒于1941年,《皇汉医学》成书于1927年。书成,广泛流行于中日韩等崇尚中医的儒家文化圈,影响力一时无出其右者。中国近代国学大师兼医学家章太炎曾评价其著作曰:“仲景若在,则必曰:我道东矣。”

在《皇汉医学》的自序中,汤本求真提及自己学习中医的缘由。汤本氏本为一西医,明治四十三年,其长女因肠伤寒去世,痛感西医无用,精神崩溃,涉月经年,后发愤学习中医十八年。期间汤本求真颠沛流离,屡遭穷困苦厄,其志不改。

其性之沉潜,而志向之坚,不亚于中国唐代的玄奘法师。汤本求真精通中西医,十八年几乎读尽各朝各代的中医名著,由博返约,凝炼而成一部《皇汉医学》,参以西医,发遑古义,融会新知。其理论与临床功底之深厚,极为罕见。中国当代伤寒大师胡希恕自述其在反复研读《皇汉医学》后,临床疗效乃大有长进。

我有段时间静下心来,精读《皇汉医学》,每日均有获益匪浅之感。汤本求真虽然为经方派,但与中国的经方派迥然有异,汤本求真并不抵触后世任何有成就的医学家,未见任何托大保守之倾向,与部分中国经方学派医学家的自负和保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其著作中,汤本求真引用的中日两国历朝历代医家医论之多之全,实足令当代很多噱头十足的经方大师汗颜。汤本求真广泛阅读,旁征博引,说理透彻,尤其重视实证和实践。对于后世医家过度的以阴阳五行理论,偏于唯心的解释中医学的弊病,深为不满。汤本求真虽立足于经方,实于中医各门各派都有十分深入的研究。

一个医生能够如此深入和实事求是的去研究医学,临床之余,苦读不厌,笔耕不已,没有过人的毅力和思辨能力是做不到的。诚如汤本氏自己所述,其之所以能下如此苦功夫学医,实为丧女之悲痛所驱动。恨医之无术,伤横夭之莫救。如汤本氏者,还有张仲景、李东垣、施今墨等盖世名医,他们莫不是在痛失亲人后,感于疾病常有,而良医不常有,乃痛下决心,沉潜学医,而终于有所得。

医道之难,殊非常人能深入其中。从有限的文字记载中可以知道,医圣张仲景性格沉潜,不慕荣华,嗜好医术,所以终于能够集两汉之前各家医术之大成。

姜春华先生说,如果一个人冲着名利去学医,是难以学到一流的医术的,有心学医者,必须沉潜下来,将功名利禄统统抛开,苦读苦思,仔细推敲,而后方可学有所成。

汤本求真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其将悲痛化作学医之动力,十八年颠沛流离而丝毫不改初衷,一生穷困潦倒的日子居多,达到了孔子的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境界,有此精神,历数十年不变,医道之大成,诚非偶然也。

我常常听见有人说医学是极简单之事,粗浅学习一下即足以临床。有些浅薄之徒轻描淡写的将癌症等绝症描述为可以手到拈来的疾病,每当听到这种自欺欺人之谈时,我心中都有说不出的味道。

我的母亲在世之日,饱受疾病折磨,终于因为癌症英年早逝,而我之圆满的人生幸福,亦随母亲的仙逝而止。母亲在世之时,我为其四处求医问药,耗尽我所有,但终于还是未能挽回她的生命。对于古人所说的疾病常有而良医不常有,乃有深切的认同。

此为我学医之动力来源,而汤本求真则为我学医之楷模。如果要学医,我想学到的一定得是汤本求真这样的真正精深的医术。而非浅薄的,哗众取宠的和自欺欺人的半吊子医术,自误误人,使人一生虚度。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或搜名为“周志远”的公众号添加即可),工作微信号:36641(或加zhouzhiyuan1979,工作微信仅加求诊的癌症患者或患属,不提供免费的咨询,咨询请主动付费)

版权声明:本人任何文章,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要注明出处,否则必会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