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封控一个月,心情还是受到影响了

北京本轮疫情持续了整整一个月,至今未见好转,情况反而恶化,我所在的海淀区也进入了全区居家办公的提级管控状态。搞了一个月,别说别人,我自己也已经疲倦了。

儿子在我们眼皮底下宅家里上了一个月的网课,除了做核酸,没踏出过家门一步,结果昨天他的健康宝跳出了弹窗3。我和他妈妈活动范围比他宽,反而什么异常都没有。这让我亲身见识到了大数据是如何的令人啼笑皆非,精确度这么差,怪不得防控效果如此不理想。

为了解除他的弹窗,我和社区联络,社区工作人员也表示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弹窗是怎么回事,告诉我流调数据还没来,原因不清楚。学校逼着要核酸检测,核酸检测点大喇叭在喊弹窗3人员不能在此做核酸。我们知道他是被误报的,学校那边也要交差,于是带着孩子准备和核酸检测点的人解释,结果根本没人管我们是不是弹窗,直接就给我们做了。

今天的新闻报道称海淀某小区内的聚集性娱乐导致了群聚性感染,这样的新闻在我们小区掀不起任何波澜。社区活动中心仍然热闹非凡,大爷大妈们、年轻的小伙子姑娘们,还有追打嬉闹并一阵阵尖叫的孩子们,依然懒得戴口罩,没有人来管他们。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这么下去他们会闷出心病来。

2020年的抗疫,大家非常配合。今年的抗疫,市民配合度比那时候差很多。再加上奥密克戎超级强大的传播能力,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北京这波疫情难控制。看起来是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牺牲也确实不小,但是只要懂点医学常识,并在北京生活着,就能以自己的直觉判断出目前的封控措施还是不可能清零,清零过后用不了多久也会再次出现疫情。

日子大概就只能这样反反复复。如今,随着环境和气候恶化,人类与野生动物的距离越来越近,在自然界潜伏多年的各种病毒都越来越活跃了,频繁爆发的瘟疫以及由瘟疫带来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会是我们未来相当长一段日子要面临的主要问题。

活在这样的时代真不容易,连我这种一向豁达的人现在都时不时地感到压抑了。我只能想尽办法,尽我所能地把生活安排得有趣点。心情不能再像过去那么美好,那就退而求其次,找点乐趣,总不能让这疫情把自己搞崩溃了。

我在小区里收集了不少的花盆,每次小区有人装修,我都会在装修垃圾中扒拉扒拉,看看有没有值得笑纳的花盆。如今它们派上了用场,我住在一楼,自己在后院找个地方折腾出了一片花盆菜园。种了一段日子,这些花盆种的蔬菜也像模像样了——如果能早动手一个月,那就更好了。

多年来我早起惯了,每天早上四五点钟我就起床了。我基本上每天都是我们小区第一个起床的,起来后就给我的花盆菜园浇浇水,顺便呼吸一下外面自由的空气。此时的小区除我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这是我仅剩的一点室外娱乐,到了大家都在社区活动的时候,我们就不再出去了,因为太多的人在社区里根本不戴口罩。别说N95,许多人连外科口罩都不肯戴。如今,每个小区会不会有人感染,会不会被完全封控,全靠运气。

我怕被集中隔离,害怕失去这残存的最后一点自由。所以在国家放弃清零政策之前,我会尽最大努力不感染新冠,家是我想守住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么呆在家里虽然有些闷,但总比拉去集中隔离舒适。

当然,就算国家将来改变了政策,我也不打算放松个人防护。这个病毒我一直在研究它的各种数据,现在人们被压抑得很难受,所以很多人在强调它的症状如何轻微,致死率如何低。

但据我长期在新加坡的《联合早报》上看到的各国研究数据,它还是有些麻烦的,而且还存在很多未知的变量,需要更长的时间去观察,但也不像国内的一些夸张的作者描述得那么可怕。就个人而言,能不感染还是别感染的好,实在防护不了的时候那是没办法。

再熬熬吧!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