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大脑终生都在发育

科学界曾经认为人的大脑发育到一定的年龄后,就会停止发育。但最新的研究表明这种陈旧的观念是错误的,人的大脑终生都在发育,直到老年仍然如此。如果一个人觉得知识令人迷醉,愿意一辈子学习的话,那他的大脑是不会停止发育的。虽然随着年龄的增大,人的某些功能会退化,但大脑是个例外。一些年龄大但是依然思维敏锐的学者印证了这一点,比如经济学家科斯、我国学者周有光、化学家郑集教授以及钱钟书的爱人杨绛,他们都是年过百岁依然头脑灵活,思维敏锐。

对那些存在脑神经问题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消息,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掌握促进大脑发育的方法来恢复他们大脑的功能,实际上精神医学中的许多治疗理念和方法都是围绕这一原理展开的。癫痫患者、抑郁症患者、焦虑症患者、精神分裂症患者以及许多因为各种意外(比如感染病毒、罹患肿瘤或中风等)导致中枢神经受损的患者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脑损伤问题,他们会从这项研究中获益。

大脑里存在为数众多的神经元,每个人的大脑中有约1000亿个神经元,这个数量是地球人口总数的一百多倍。这些神经元能被外界激活,比如说我们看到某个人笑得很开心,自己也不由自主跟着笑起来了,实际上这背后的生物学原理就是大脑中主管我们发笑的神经元在别人同类神经元的影响下活跃起来了。再比如说,一个痴情的男子每天向他的心上人表达爱慕之情,虽然他的心上人一开始并没有爱上他,但是时日一久,她不由自主的为这痴情汉所感动,也爱慕上了他。实际上这是我们大脑中主管爱的神经元,在别人爱的行为的影响下被激活了。同样,在阅读和学习的过程中,我们大脑中的神经元也受到了别人神经元的影响,学会了跟他们一样的思考。

这就是我们大脑学习和发育的原理,非常简单,说白了就是一种模仿和重复训练。但是当大脑发育到高级阶段,它就具备创新能力——不过所谓的创新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在学习到的原有技能基础之上的提升。

人人生而具备这种受其他人影响的能力,我们的神经元非常擅长模仿。所以广场舞从来都不缺参与者,邪教教主也总会有一堆的追随者,一些“迷人”的作者总能捕获大量读者的“芳心”。表观遗传改变也可以逆转,被甲基化的神经元干细胞,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有可能实现去甲基化,所以儿童神经母细胞瘤这种疾病经常出现令医疗界意外的案例——不治而愈。究其缘由,是因为儿童神经元在发育的过程中,激活了某种生物机能,促进了神经系统的发育,实现了正常化。这些自然痊愈的癌症患儿的经历,给像我这样的癌症研究者带来了许多启示,我也在探索如何启动癌症患者自愈的开关。

我们的情绪也如此,情绪实际上是由大脑中的一系列神经递质主导的化学反应产生的。比如高兴这种情绪,就由多巴胺、5-羟色胺、苯乙胺等神经递质引起,倘若我们大脑中缺乏这些神经递质,我们便会郁郁寡欢。但我们人类的大脑历经漫长的进化,它的功能非常发达,它为我们预备了不止一套让人幸福的方案。如果你缺乏5-羟色胺,高兴不起来,但是你的血清中突然多了许多苯乙胺的话,你就会在苯乙胺的作用下高兴起来。这就像是在A计划失效的情况下启动B计划一样。

我们人体很有意思,类似的情况在免疫系统中也出现,我们的免疫系统有好几道关卡,在一道关卡失效的情况下,还有其他关卡在发挥作用。我们的基因库中有足够多的武器来应对我们在生存过程中遇到的各种挑战,这是因为我们作为生物在地球上进化的历史非常漫长,在进化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很多生命机制实际上是我们在自然界生存的最优解决方案。

苯乙胺这个词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太专业了,其实它就是两个恋人互相爱慕时被激发出来的神经递质。是不是很有意思?我们常常说我们的恋人就是治愈我们的良药,的确如此呢,这句话存在生物学依据。

爱可以促进人的大脑发育,如果我们的下丘脑、杏仁核和海马体出了问题,处于焦虑、抑郁、恐惧状态,海马体里记录了一大堆的负面情绪,我们大脑的这一片区域就貌似瘫痪了。但是当有人爱我们的时候,我们大脑中主管爱的神经元被激活,血清中充满了苯乙胺这种神经递质,我们快乐的B计划就启动了。它很快就把我们海马体里那些不愉快的录消除掉,把我们下丘脑和杏仁核的受损部分修复,让我们重新焕发生机。我们大脑的这一片区域会迅速发育,我们被治愈了。

所以人们经常在有了新的恋情之后,忘记了失恋的痛苦,重新焕发出生命的活力。有些抑郁症患者在谈了一场灵魂之恋,遇到了一个旗鼓相当的恋人时,彼此的大脑共同发育,抑郁症不治而愈。当然坏的恋情恰好相反,坏的亲密关系甚至是诱发抑郁症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些情绪不稳定的人有时需要借助碳酸锂这类心境稳定剂来稳定自己的情绪,但是当他们遇到一个特别好的倾诉对象和爱人时,他们不需要碳酸锂也能稳定自己的情绪。因为他们所爱的那个人在给予爱、理解、关怀与同情的时候,激活了他们大脑中的相关神经元,情绪不稳的问题被解决了。

有许多人在失恋时常常把“从此以后我要爱我自己”这句话挂在嘴边,其实这句话存在语义上的错误。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单独一个人不存在爱。爱像一样是一种相互作用,单独一个人只是自我保护,不是爱。我们只能说保护我们自己,说爱我们自己没有意义。我们的爱也不是靠自己关怀自己来体现,而是爱我们的人给予我们关怀时,我们就感受到了爱,然后我们再用爱回报对方,对方也感受到了爱。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一个人关怀自己的行为产生不了苯乙胺这种神经递质,不具备爱的性质。你不可能为自己对自己的关怀激情澎湃或感动得一塌糊涂,但恋人爱你时,你会如此。

不但两性之爱能促进大脑的发育,亲子关系也能促进大脑的发育。母子间存在牢固的纽带,彼此促进各自大脑的发育很自然,这就不用去说了。就连父亲也能在孩子出生后得到一次很好的大脑发育的机会。父亲每天陪伴孩子一段时间,既能训练孩子的大脑,也能训练自己的大脑。带过孩子的父亲和没带过孩子的父亲在许多方面不一样,带过孩子的父亲大多数情绪稳定性更好,智力也更发达。因为在与孩子互动的过程中,也需要动脑子。

有意思的是,我们常常说童年是最快乐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儿童和成人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爱和孩子玩的老小孩性格的人往往具备和孩子一样的天真。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我在任何年龄都更愿意和孩子们在一起玩。我的那些小堂弟堂妹,以及我的外甥和侄子们,甚至邻居家的孩子们,一看到我回家了就会围过来和我嬉闹。所以我更具备与未成年人交往的能力,在与成年人交往方面比一般人欠缺。这使得我自己的心智也更像小孩。

老子在《道德经》中最推崇的就是返璞归真,他主张人应回归到童真的状态中。如果我们掌握了大脑运行的规律,那么这个目标就很容易实现,多与小孩玩即可。孩子们大脑中的神经元也能激活我们大脑中的同类神经元,我们在与孩子一起玩的过程中,孩子们快乐的情绪很容易感染我们,受其感染多了,久而久之,我们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老顽童,这是我个人保持快乐的秘诀之一。

除了与我们的同类交互,我们还可以从阅读和学习中促进自己大脑的发育。语言文字是人类这种高级智能动物的独创性发明,我们从语言文字中也能接受到大脑发育所必需的信息,这些信息促进我们大脑的发育。所以越学习者越聪明,在智商这个问题上,先天的基因只决定了我们的一半,另一半决定因素是后天的学习环境。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