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土黄色的天空下

有两件事情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但对于宇宙是否无限,我还没那么确定。

——爱因斯坦

今早,北京城的天空是土黄色的。从春节过后,北京基本上都是处于雾霾状态,但今天应该是状况最严重的一天[……]

阅读全文

春暖花开,垦地种菜

3月13日,农历二月初一,柳梢头已是一派嫩绿,早樱也已开放,地上的野草开始发芽了。春天来了,是时候垦地种菜了。

我们专门抽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菜地里翻垦土地,此前的一天正好下了一场透彻的春雨,菜[……]

阅读全文

活在爱中,知足而又幸福

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在繁星满天的夜晚,趁着皎洁的月色,牵着心爱之人的手,在幽静而又温馨的乡间小路上漫步,耳边响起由蛙鸣和虫鸣组合而成的夜曲。我们一边走着,一边互相诉说着已经重复了无数遍,但是[……]

阅读全文

郊区租间大棚种,不辞长作北京人

正月初八,收到一个朋友寄来的一堆中药白芨幼苗。我没有地方可种,恰好我认识了多年的一位皮肤科主任医师李大夫去年看到我租地种菜后,也按捺不住,在北京房山区租了间大棚种菜,他的地方挺大,于是我提出把这些白芨[……]

阅读全文

开始了新一年的骑行生活

立春过后,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最近两天的白天,北京的气温居然有十几度。虽然还没有到“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时候,但室外已经不再像冬季那么冷,我们又可以骑行了​。

今天是我们在阳历20[……]

阅读全文

安守孤岛,自礼空王

周末,午休后,沿着三环路走到了人民大学一带,然后再沿着中关村南大街,走到紫竹院公园,途经农科院、北京理工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和国家图书馆。一路所见,都已经是另一番模样。

来来往往的人,绝大多数都戴[……]

阅读全文

亦真亦幻又一年

昨晚和孩妈一起看电影频道的电影时,孩妈突然问我,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像电影中一样,大家都不戴口罩,恢复从前的生活呀?我告诉她,得益于现代科学,可能得5-10年。假如科学不像今天这么发达,那这个过程需要15[……]

阅读全文

在生命科学领域,我们还无知得很

在生物学的核心地带,存在着一个未知的黑洞。坦白说,我们不知道生命为什么是现在这样。地球上所有的复杂生命拥有一个共同祖先,它从简单的细菌演化而来,在40亿年的漫长岁月中只出现了一次。这究竟是一个反常的孤[……]

阅读全文

开启新一年的工作

服用了几袋麻黄汤和葛根汤,再休息了两天后,我的颈椎基本上算是完全康复了。但是我不打算再次用大量的工作把它压垮,所以从今天起,我将开启2021年的工作,但在新的一年,我会给自己安排出更多的休息时间。[……]

阅读全文

步入寂静与澄明之境

傍晚,书桌上最后的一抹夕阳消失了的时候,我站起来伸展伸展身体,透过窗户看向远方。太阳虽然落山了,但是晚霞还在,远方的西山在金色晚霞的映照下,轮廓清晰可辨。附近的一处锅炉房的两个烟囱往外冒出的两缕白烟,[……]

阅读全文

淘书记

淘书的快乐,只有热爱淘书的人才能体会到。袁枚曾说书非借不能读也,照我看,对我们这些爱淘书的人来说,书也是非淘不能买也。多金的买书人进了书店,自然是不必考虑价钱,也不必考虑自家书房的容纳能力,一顿狂扫,[……]

阅读全文

昔日偶像的意外死亡

我二十出头时,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新型的国际贸易——与传统的国际贸易商不同,我们是通过互联网来寻找客户。那时候我对一位名叫谢家华的华人企业家很崇拜,他创办了zappos.com,这是一家专门卖鞋的网络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