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心中无恩怨,门前少是非

陆陆续续的折腾了一个多月,在家中终于又再造了一个世外桃源出来。把在外租的那间书房退了,减轻租房的经济压力后,心中也轻松了许多。

我总算是又给自己腾出了更多的读书时间,与佛陀相伴的时间也比过去多了[……]

阅读全文

战胜中年危机

今天早上起床,我量了一下体重,64.8kg,两年前我的最高体重是75kg,我整整瘦了二十斤。我的身高是168,标准体重是55.4-67.7kg,我的体重超标已经有十多年了。我多年前就想减肥,想把体重控[……]

阅读全文

日日是好日,处处皆乐土

搬家之后,我的精神家园由过去的一间五十多平米的独立房间变成了家中一块面积只有两平米的小阳台。我家还有一块7米长的长阳台,靠墙的地方倒是也都被我征用来放置落地矮书柜了,书柜的顶上再放置花花草草和各种杂物[……]

阅读全文

书到搬时方知多

不搬一次家,我是意识不到自己买的书多到了什么程度的。

家中和我租的书房里的书柜加起来共有七个,每一个都被我里三层外三层的堆满了书。因为如果不这样放置,是没有足够的空间放下那么多书和书柜的。我买的[……]

阅读全文

打磨岁月,雕琢生活

9月1日,孩子开学了,孩妈也去上班了,家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比暑期冷清了许多。我喜欢清净,一个人在家,敲几下佛音钵后看看书,整理医学资料和患者病历,写点东西,做做家务,过得也很充实。

上午处理完[……]

阅读全文

惜别五年舒适的书斋生活

上苍总是厚待我,它让我过了五年非常舒适的日子。过去五年,我有一间独立的书房。书房虽然是租的,但是我也把它打理得生机勃勃,收拾得不染纤尘。走进这间书房,就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它把红尘隔绝在外。

我[……]

阅读全文

年届四十二,无甚话可说

不知不觉间,我四十二周岁了。四十二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我最喜欢的一部佛经是《四十二章经》,这部平易如论语的佛经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虽然不是佛教信徒,但是却反复读《四十二章经》,从中获益良多。《四十[……]

阅读全文

来时日薄西山,归时月上树梢头

这段日子我很忙,因为要完成一些重要的工作,所以整日泡在一堆医学资料中,阅读和整理文献,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好好写文章。每日一篇的更新文章都像是在应付,更没时间认真种菜。但是菜地里的菜既然已种下了,总得去浇[……]

阅读全文

胸无大志,性喜农耕

端午节,我种植的风雨兰盛开。早起推开窗户就看到了阳台上盛开的花朵,心中甚为喜悦。

我不知道该用素雅还是该用娇艳来形容它,也许它是既素雅又娇艳的,我懒得像贾岛那样辛苦的为它“推敲”出一个最贴切的形[……]

阅读全文

种菜一年,体重减了15斤

2020年6月15日,我在北京香山脚下租赁了一块小菜园,从那开始,直到现在,我已经种了快一年的菜了。经常骑着自行车往返于紫竹桥和香山之间,加上在菜地里干点农活儿,我的身体状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一年我[……]

阅读全文

十年前的“前缘旧梦归尘土”

今天把一本多年前读过的肿瘤学专著重新翻阅一下,在书的空白页看到自己三十多岁时写的一首很蹩脚的诗:“追名逐利三十年,母病束手徒吁天。前缘旧梦归尘土,身外之物尽淡然。琴书相伴度余生,岐黄路上常自勉。沉潜治[……]

阅读全文

画眉鸟,新菜园,半天忙碌半天闲

早晨,我打开书房的窗户,总能听到画眉鸟清脆婉转的叫声。我不知道那是楼下人家养的画眉鸟,还是楼底下树林里野生的画眉鸟,虽然我从未见过它们,但我开启一天的新工作时的心情却因为这画眉的叫声而无比美好。[……]

阅读全文

一岁一枯荣

书房阳台上种植的中药白芨开花了,我种的是朋友所送的一种变种白花白芨,开的花洁白素雅,状似水仙,成了我的书房里的一道景观,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谷雨过后,蔬菜生长的速度快了许多,韭菜、菜花、莴苣、卷[……]

阅读全文

土黄色的天空下

有两件事情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但对于宇宙是否无限,我还没那么确定。

——爱因斯坦

今早,北京城的天空是土黄色的。从春节过后,北京基本上都是处于雾霾状态,但今天应该是状况最严重的一天[……]

阅读全文

春暖花开,垦地种菜

3月13日,农历二月初一,柳梢头已是一派嫩绿,早樱也已开放,地上的野草开始发芽了。春天来了,是时候垦地种菜了。

我们专门抽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菜地里翻垦土地,此前的一天正好下了一场透彻的春雨,菜[……]

阅读全文

活在爱中,知足而又幸福

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在繁星满天的夜晚,趁着皎洁的月色,牵着心爱之人的手,在幽静而又温馨的乡间小路上漫步,耳边响起由蛙鸣和虫鸣组合而成的夜曲。我们一边走着,一边互相诉说着已经重复了无数遍,但是[……]

阅读全文

郊区租间大棚种,不辞长作北京人

正月初八,收到一个朋友寄来的一堆中药白芨幼苗。我没有地方可种,恰好我认识了多年的一位皮肤科主任医师李大夫去年看到我租地种菜后,也按捺不住,在北京房山区租了间大棚种菜,他的地方挺大,于是我提出把这些白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