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秋风起,漫山黄叶飞

吃完中饭后,我又到隔壁村后山的药王庙去散步。昨夜刮了一阵秋风,家乡颇有一夜入秋之感,漫山遍野都是黄叶。北京或许早已满地落叶,但是湖北却只在这一阵秋风后,才算入了深秋。

还没到药王庙,老远就听见庙里传来诵经声。我颇感诧异,难道庙里有僧人在做法事?走近一看,果然是僧人在做法事。前两天一个僧人都没有的寺庙,突然神奇的出现了好几个僧人和居士。四个僧人各司其职,分列在大雄宝殿两侧,后面有五六个身穿海清的女居士跪在蒲团上,跟着僧人们一起诵经。十来个人在这片安静的山谷里齐声诵经,场面也颇为壮观。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自己村附近看到像模像样的佛教法事,正为之欣喜不已之际,庙里诵经声突然变成了西游记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的旋律。我以为自己听错了,静下来仔细听,没错,僧人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的正是《敢问路在何方》的旋律。《敢问路在何方》结束后,又是一段黄梅戏的调子。至于他们是把什么经文改编成这些曲子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到全国许多寺庙里听过僧人们诵经,但从未听过这么有趣的诵经声。听着听着,我忍不住躲到一旁大笑起来。我在微信上问我熟悉的一个法师有没有听过这种诵经声,她也乐了,说这是黄梅戏。她还告诉我,地方小庙做法事时有很多地方唱法,各种花腔都有。

我之前还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其实这很符合佛陀本人的宗旨。佛经中记载,佛弟子问佛陀,他们在各地传教时应该用什么语言?佛陀告诉他们应该用本地方言与信徒们沟通,将佛教思想与地方文化相结合。所以佛教在传播过程中很重视本地化,只有百姓对佛事喜闻乐见,佛教才能达到传播的效果。

我不喜欢权威和严肃,所以对这种颇有创意的,充满了乡土气息和时代感的诵经法很能接受。那些有名的寺庙爱惜自己的羽毛,生怕信徒们指责他们不务正业,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搞这种创新的,反倒是这种无人光顾的小庙不必担心有人说三道四。一个人或一个组织一旦有了怕人非议的顾虑,便免不了要走教条主义的道路,众所周知,传统和正规的另一面是死板和呆滞。

大饱耳福后,我拾级而上,到半山腰的小庙中去了,这里仍然空无一人,山下大雄宝殿里那花式诵经声已听不到了,做完法事的僧人们开着小轿车离开了。上山的台阶上有许多落叶,这些落叶把山间铺垫得秋意正浓。我的那位唐代同行——留下了《千金方》这部中医巨著的被后人誉为“药王”的孙思邈如今在我们当地的香火很差,但本地村民们在前几年凑钱把这里修建得很漂亮。如今,这一切都让我一个人在享用,我能不知足么?

早上看到新闻说北京市为了防疫,让外出的居民们暂缓回京,我在饭桌上和父亲开玩笑说这真是出京容易回京难。乡下这么有趣,我是一点都不想回北京去的,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在家多赖一段时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家过冬季了,湖北湿冷的冬天对我来说已经是遥远的回忆,也许这个冬季我有机会在家乡体验一下靠跺脚取暖的生活呢。

 

下山的时候,看到山坡上到处都是野生的苎麻。我小时候,麻制品流行,麻的价格高得吓人,家家户户都种麻,我们这些小孩也帮家里剥过麻皮,那时候野外的苎麻一根都难寻觅到。如今,麻织品不值钱了,山中成片的苎麻无人问津。这多像人间的现实,一个人有利用价值时宾客盈门,无利用价值时门可罗雀。

 

这让我想起庄子那著名的“有用”“无用”论,太“有用”和太“无用”的树木都无法得享天年,前者因为市场价值高而被人砍去卖了,后者因为太没价值又占了地方也被人砍了,只有那介于有用与无用之间的树木,才可以活得逍遥自在。既然这样,我这一生就做个介于有用与无用之间的人吧!既不当毫无价值的人,也不去争大伙儿抢破头了的大佬的位置。在天地间逍遥游,不也很快乐吗?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