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阻且艰,既痛亦悲——悼念一位神经母细胞瘤患儿

凌晨五点左右,我醒来后打开手机,看到朋友圈里有条讣告:一个15岁孩子的父亲告知大家,他的孩子往生了。这个孩子与我儿子一般大,是一个神经母细胞瘤患者,我曾一度治疗过他,效果不满意,孩子又去化疗了。这是一个已经存活了多年的神经母细胞瘤患者,许多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和患属都知道他。他们一家为了救他,这些年过得很辛苦。

大多数人不用面对这样的场面,但是我不得不经常面对。我们看着一些年幼的孩子们为病痛所折磨,想尽各种办法救治他们,最终都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可爱的小天使们魂归天国,心中的伤痛难以言表。在离世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中,15岁的孩子已经算是年龄较大的了,许多孩子只有几岁便不治身亡。

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今天上午,我还是在佛前烧了一炷香,敲响了佛音钵,祈祷佛陀接引这个孩子往生到一个无病无痛的幸福的世界去。这些年我逐渐模糊了有神论和无神论的界线,不再像年轻时那样认为有神论是不对的。当至亲之人无奈的离开人世或自己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人们需要一种信仰来安慰自己,缓解心中的悲痛。这样的人相信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是合情合理的,我们这些无神论者又何必惊扰和非议那些心灵已经破碎的人们呢?

昨天上午另一个15岁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找我,当孩子的父亲说孩子生于2005年时,我的心刺痛了一下,又是一个与我儿子同年出生的孩子。多么可怜的孩子们!人生对他们而言才刚刚开始,便要遭受死神的威胁。这孩子的父亲诚恳的说,周医生,如果你解决了我孩子的血象问题,我将到我加入的各种神母肿瘤群里去宣传你。我让他不必这么做,我不需要太多的病人。

但是孩子父亲还是执意如此。其实我已经用不着他去宣传了,在神经母细胞瘤患者和患者家属群体中,多年前我已经略有薄名了。他之所以知道并且找到我,也是因为这一点。况且,个人的毁誉与患者们的生命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我是不会在意的。多年前我是拒绝接诊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因为我的内心没有强大到可以面对这些可爱的孩子们饱受疾病折磨的局面的程度。只是有很多神经母细胞瘤患儿的家长苦苦恳求,才松了这道口子。

我的书房兼诊室中有许多供孩子们玩的玩具,有些人初次见到很不理解,还以为是我童心未泯。这只是因为我要与这些小患者们打交道,接诊他们的时候,经常需要用玩具来哄孩子们配合。我是个很喜欢孩子的人,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王,回到老家,亲戚和邻居家的孩子们总是喜欢和我嬉闹。但是我当初却特别不忍心接诊儿童肿瘤患者,因为见证他们的痛苦,本身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有许多人惊讶的问我:小孩也得癌症呀?我总是平静的回答他们说:是的,而且发病率越来越高了。

2013年,有个高龄西医大夫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他的意思是说我不同于一般的医生,我的写作能力较大多数医生出色,我的文章可以影响许多人。如果我能唤醒大家对肿瘤问题的重视,或许可以降低肿瘤发病率,从根源上减少肿瘤患者数量。

我不知道这位老人家是否还在世,他自己治疗了一辈子的肿瘤,看着急剧飙升的肿瘤患病率,年迈时心情还是很沉重。我很惭愧,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有能力,即便我的文章偶尔也有很大的传播量,但是对人类行为的影响仍然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在金钱和健康之间,大多数人选择了前者。

众生共业已经形成,许多与健康相关的问题积重难返。昨天我看到一篇报道说新西兰国家水事和大气研究所日前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新西兰周边海域采样的鱼类中,不仅鱼的内脏中有微塑料成分,甚至鱼的肌肉组织中也发现了微塑料成分。这些微塑料成分不但影响鱼类的健康,也正在通过食物链作用,影响其他的的以鱼类为食的动物(包括人类)的健康。

我们制造的污染物正在通过食物、大气和水回流到我们的身体内,摧毁我们的健康。谁还能逃脱这张无所不在的巨网?衣着光鲜亮丽,住在豪宅别墅中,出入受人追捧,开辆豪华跑车就能免于死于疾病么?我这些年见证过许多成功人士和普通的贩夫走卒们一样,在饱受病痛的折磨后,充满遗憾的告别人世。无疾而终,寿终正寝才是一种真正的奢侈品,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享用它。

作者网站:www.zhouzhiyuan.com,微信公众号:zhouzhiyuan360,工作微信:zhouzhiyuan1979(仅加有咨询需求的癌症患者和患属)。尊敬的咨询者,您好!咨询和联系前请阅读《咨询须知》和我的《个人简介》。请不要咨询一些很容易在我的网站上找到答案的问题,避免占用我过多的时间。咨询请文明礼貌,互相尊重。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祝您生活愉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人任何文章都可转载但是不可抄袭,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